第4章:一卦卜一玥,一符求一笙



  “一卦卜一玥,一符求一笙。”青衣男子老神在在地说了这么一句:“小丫头便唤做玥笙吧。”

  “玥笙,珺玥笙……”对面白袍男子停下了手执棋子的动作很是认真地想了一会:“哈哈哈,此名甚好,甚好啊!”

  看到他大笑点头,青衣男子边翻了个白眼:“这可是给我闺女取名字,自然得是好的!珺琰辰,你这是怀疑我的能力呢?”

  珺琰辰才不管怀疑不怀疑他的能力,只听了前半句瞬间就不干了:“顾夕澈,你说什么呢,谁闺女?那是我闺女,我的,你这人能要点脸不,让你取个名,咋还和我抢上闺女了呢!”

  “谁要和你抢闺女了,那是你亲闺女没错,可也是我干闺女!”顾夕澈也毫不示弱。

  眼看珺琰辰又要开口了他赶紧又道:“这可是翎兮早就答应我的,你有本事找翎兮说去啊。”

  “翎兮,翎兮……”苏琰辰瞬间蔫了。

  顾夕澈一看珺琰辰这气的没法儿却又无奈的样子可乐了。

  小样儿,我说不过你,不是还有你媳妇儿呢吗,有本事别听媳妇话啊!

  事实证明‘不听媳妇儿话’这种事珺琰辰是干不出来的。

  谁不知道大名鼎鼎地至尊强者琰辰大帝,天不怕地不怕,却唯媳妇儿命是从呢。

  用人家琰辰大帝的话来说那不是怕媳妇儿,而是怕气着媳妇儿他心疼。

  可怜的琰辰大帝忿忿地挥挥衣袖,只得将亲闺女分了人一半:“罢了罢了,干爹就干爹,反正一个大名也不亲,那小名是我和翎兮取的,我俩天天叫,那才亲哪,所以啊我才是亲爹,我最亲!”

  顾夕澈都无语了,这什么跟什么啊?闺女跟那个爹亲和名字有啥关系?

  “知道知道,你是亲爹你最亲。”

  “嗯,这还差不多。”珺琰辰这才乐呵呵地点点头,很快地落下了一子白棋又去催促:“老黑,到你了,快点儿快点儿。”

  “珺!炎!辰!”顾夕澈彻底崩溃了:“你能不能别每次对奕都喊我老黑啊,我是黑子,但我不姓黑!”

  这句话顾夕澈已经强调了无数次了,从他认识这货就开始说了。

  可几万年了,珺琰辰要听早听了,何苦他现在还在重复……

  果然珺琰辰又说了:“我就这习惯,改不了,哎,老黑啊要是你乐意也可以叫我老白,嗯,你放心,我没那么小气,不会介意的。”

  珺琰辰的一番话,气的顾夕澈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给他看。

  事实是顾夕澈血没吐出来,却是棋局一推:“不玩了不玩了……”

  “哎,老黑,你可不能这样啊!你不能因为眼看要输了就耍赖不玩了,老黑啊脸面,脸面最重要。来,老黑,咱俩继续。”说着他挥手扫过,棋局又恢复的本来的样子:“来,老黑,你要实在没面子,我让你几子,快点快点,老黑……”

  珺琰宸是一口一个‘老黑’的叫,他说一次顾夕澈的脸色就黑一分:该死的,他分明就是故意的,简直不能忍。

  这样想着他一巴掌就拍了过去,珺琰宸当然不可能被他拍到。

  只见他一个闪身向后退去嘿嘿嘿笑道:“怎么?想动手啊?行,咱哥练练。”

  话是这么说,可他那意思那里是‘咱哥俩练练’那分明是‘叫你小子跟我抢闺女’。

  顾夕澈算是明白了,这家伙还记着刚才那事,他气的直翻白眼:这人还真是记仇啊!

  就这样,凤翎兮到时就成功的看到了两个人打作一团。

  她看看乱七八糟的园子,再看看空中打的不亦乐乎的俩人。

  瞬间怒了:“珺!琰!宸!”

  这一声吼把堂堂琰宸大帝差点没给吓的从空中摔下来。

  他一个哆嗦赶紧来到媳妇儿身边:“媳妇儿,你怎么来了?那啥,媳妇儿你声音低一点,别吓到咱姑娘了。”

  说着珺琰宸赶紧伸手去接翎兮抱着的闺女,生怕累着了媳妇儿。

  翎兮白了他一眼,却把孩子递到了刚过来的顾夕澈:“给,先抱会!”

  “哎~”珺琰宸顿时不乐意了,就想说他自己闺女她自己抱。

  结果话没说完耳朵就被媳妇儿给揪住了:“还知道晗儿,我让你来叫夕澈给算个好名字,你干嘛呢?啊,你看看,看看这园子被让你给毁的成什么样子了?”

  “媳妇儿,那打架是我和顾夕澈俩人打的,而且还是他先动手的,为夫总不能不还手刚挨打啊!再说为夫若被打了你也心疼不是?”

  “嗯,这倒是。”翎兮倒是赞同这一点松了手,不过:“让你办的事咋样了。”

  “好了好了,都定好了!顾夕澈说一卦卜一玥,一符求一笙,晗儿大名就叫玥笙最好。媳妇儿你觉得咋样啊,你要说不行那咱就再换。”

  翎兮也认真思考了起来。

  借着这空档珺琰宸赶紧去顾夕澈那小心翼翼的把他姑娘抢了回来。

  小家伙抱在怀里软软的,可爱极了,虽然她还小不会说话,可是珺琰宸总感觉她能听懂别人说话,就像现在他抱着她哄。

  她就咯咯地笑,真是个又可爱又聪明的小人呢!

  小家伙笑,他也跟着笑。

  “玥笙,玥笙。”翎兮显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甚好甚好,就叫玥笙,倒是与千晗这名十分相配呢!”

  说着她看向了一旁笑呵呵的父女俩也笑了开。

  顾夕澈眼中闪过一抹宠溺,他是这世间最好的占卜师,也是一陆之主,他淡漠万物,也被众生追捧。

  只是这一生却唯有一事不能做,唯有一人求不得……

  如今这样默默地守护着她,看着她平安喜乐也是人生之幸啊。

  顾夕澈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笑意: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珺琰宸也走了过来:“媳妇儿,听说你给咱闺女定了个干爹?”

  “咋的,有意见啊,孩他爹?”凤翎兮没好气的道。

  “没,没意见,夫人的话为夫岂敢不从,若不从怕是命不久矣,不过……”他给媳妇儿表完忠心眼珠一转,瞅了一眼顾夕澈。

  眼里泛着着贼兮兮的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