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朝歌夜弦之高楼,倾国倾城之舞袖



  如今凤霖国皇室也一定是听到了些消息,所以才有了凌王一事。

  只不过这些人对于他们够不成任何威胁,反而参与进来的人越多倒是更有趣了呢!

  “你说这凌王到底是个什么路子?”她这时候才想起了冷易刚才似乎提到了凌王。

  渃墨离:“总归是个有野心的,且这份野心还不小呢。”

  “嗯,那倒是!”凉依晗点了点头。

  这点她是十分认同的。

  “凌王——宇文凌,凤霖国的四皇子,乃当今宇文帝与皇后江氏所出的皇嫡子。”渃墨离对凌王的身份又进行了详细的解说。

  “宇文凌是正宫皇后所出,是皇嫡子?”这个倒是出乎意料了:“按照皇族的规矩一向都是嫡长为尊,就是立储君也是嫡长为先的?”

  “嗯!晗晗分析的不错。”

  “如此看来,皇位最后是宇文凌的机率会很大,可是到现在却是这个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人首先着急了?”凉依晗眼珠一转,随即得出了这样一条结论:“所以,只能是老皇帝那出了问题!”

  “没错,凤霖国当朝皇帝生性多疑,善于猜忌。”渃墨离轻笑着给出了答案,他的晗晗就是聪明啊,一点就通!

  “你倒是对这凤霖国了解的不少啊!”她伸手戳戳渃墨离。

  渃墨离握住她那只小手:“我的晗晗都在这了,不多了解点怎么放心。”

  “我人都在云汐楼了,就不会有危险,到是你啊以后可小心着点。”

  “好,这场大雪估计是今年冬天最后一场雪了,待过了大年天气也该回暖了。”

  “起初觉着看着漫天雪花飘飞的景象还是挺美的,可这场大雪下的久了,着实有些厌烦了。”凉依晗看着窗外那淡淡的阳光,并不灼热,可是许久不见怎么亮堂的光线了,倒是觉着有些刺眼。

  她抬手稍稍遮挡住了一些,心情还是不错的:“还好,这个冬天总算是快过去了……”

  “要不要出去走走?”渃墨离宠溺的柔柔她的脑袋。

  凉依晗顿时就高兴了:“好啊好啊!这雪下的我都快发霉了……”

  “走吧!”他就知道这丫头是在屋里待无聊了。

  …………

  几天后凤霖国的大年宫宴,设在了雪华殿内。

  这样一个名字也算是应了这天气,几日前的大雪也融化的差不多了,不过毕竟是冬日里还是会三五不时的飘几次小雪花的。

  就像现在,雪华殿内歌舞升平,彩衣飘飘,在加上这么一些小雪花倒是映出了几分不一样的美景。

  由于是大年宫宴,几乎就是所以在京官员都到了,也都带着家眷来向帝后贺岁献礼。

  殿内上首主位帝后二人并列而座,身后左右俩侧是一众嫔妃;下首左右分别是皇族皇亲,皇子公主之类的;其次才是朝臣以及他们的家眷……

  年节大宴,人们也没有平时的那般拘谨,君臣对饮,谈笑风生,气氛也是一派其乐融融之象。

  只是这样的和气下每个人却也是各怀心思的……

  就见皇帝宇文天身边一宫装美妇向着皇子席位哪位望了过去。

  正在与其他兄弟谈笑的大皇子宇文景当即悄无声息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便离开了席位。

  待到殿中央,衣袍一撩,当即一个大礼拜了下去:“儿臣恭贺父皇新年大喜,愿父皇千秋万世,岁岁安乐!”

  “儿臣愿父皇千秋万世,岁岁安乐!”

  “臣妾愿皇上岁岁长乐无忧!”

  “微臣愿陛下千秋万代,岁岁有今日,年年复今朝!”

  大皇子宇文景这一跪,其他人也不能在继续坐着了。

  所以的皇子,妃嫔,以及众臣子也纷纷上前跪拜朝贺。

  声音传遍了整个皇宫,响彻天地……

  宇文天笑呵呵地端坐在高位上,看着底下跪倒的一片人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万众拜贺,千秋万世……

  这不正是他宇文天一生都在为之努力的繁华盛世吗!

  看着下首的一幕幕,宇文天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仿佛他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权利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又享受了一会这样的盛况。

  宇文天这才正了正身,大手一挥道:“众卿平身!”

  “谢父皇(皇上/陛下)!”众人再次齐声高呼行扣谢之礼。

  众人起身,又各自退回了自己的席位,这时大皇子宇文景却又上前一步。

  拱手朗声道:“父皇,儿臣另还有一物为父皇献上,以贺新春之喜,还请您一观。”

  “哦?景儿备了何物呢?”

  事实上,每一年的大年宴都有为帝后送上贺节礼这么一个规矩。

  因着年年如此,倒是再不见什么珍奇宝物,都是献上一些常见的小玩意。虽然都是‘贵’的,却也都是一些达官贵人,富贵商贾之家就有的寻常物件而已……

  不过大过年的也不是说非要什么礼物,这么做也就是讨个好彩头而已。

  但是现在人们都对今年大皇子的礼物好奇了起来。

  就连宇文天也是一脸期待的样子……

  因为今年这大皇子宇文景的礼物——

  呃~

  确实有点太大了吧?

  就见好几个小太监将一个足有一人高的物件抬了上来,径直放在大皇子宇文景的脚边这才退了下去。

  那所谓‘礼物’被一片红包锦布盖着,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宇文景往周国扫视了一圈,见人们一个个的样子,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也不在故意卖关子了,他伸手一把将那红锦缎扯了下来:“父皇请看!”

  随着‘哗啦’一声响。

  映入眼帘之物让众人皆是发出了一声惊呼……

  “哇!好美啊——”也不知道是那个臣子家的小姐脱口而出了来这么一句。

  皇族之人倒是不至于这般失态,但就连宇文天也盯盯的看着,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喜爱……

  而这一切正是大皇子宇文景和他母妃文妃想看到的结果。

  其他人看呆了,当事人可清醒的很呢。

  文妃适时的凑上前来笑意盈盈的道:“皇上,景儿这小小心意,您可还喜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