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砍一枝,损百枝



  三皇子不理他,宇文天也不能致自己与尴尬的处境。

  反正他自认为打扰那圣女谈话,他没有那个想法。

  再看看还是跪在那里低着头的大皇子,宇文天觉得冷狱宫那圣女应该是真不打算理会了。

  应该是要他自己来处理的。于是宇文天很不待见的对大皇子挥挥手:“老大,你也别在哪丢人现眼了,行了行了,赶紧滚回自己位置去吧!”

  大皇子心里苦啊!

  他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费了大量人力财力才得到那么一样血珊瑚来讨好父皇。

  可结果没得到父皇欢心,还被厌弃了,甚至还得罪了传闻中的圣女大人……

  大皇子越想越不甘心,可他能做的只能是恭敬谢恩,然后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如获大释一般。

  宇文天观察到即便与三皇子在说话,凉依晗还是会时不时地揪那美人一眼。

  于是他试探着问道:“圣女大人可是喜欢?”

  此话一语双关,宇文天的意思凉依晗自然是明白的。

  她淡淡的一笑点头到:“倒是有几分兴趣。”

  凉依晗也是不清不楚的一句话。宇文天听了哈哈大笑:“要是喜欢,朕将这美人赠予大人可否?”

  “嗯?喜欢?”她执酒杯的手顿了一下。

  宇文天也没有听明白这是怎么了:“大人不是喜欢这美人吗?有何问题?”

  有何问题?

  这问题可大了去!

  凉依晗的声音当即就是寒气逼人:“哦!原来宇文皇您是说我喜欢女人啊!”

  “不,不,不。”宇文天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否认“朕不是这个意图……”

  可是说着说着,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他刚刚不就是这样想的?他不就是认为这圣女大人喜欢同性吗?

  因为想过所以无力辩解啊!

  凉依晗自是看到他的表情:“所以宇文皇的意思是说我不喜欢少主了。”

  “不!朕没有这样说过。”宇文天心理都打颤了。

  这圣女大人不亏是冷狱宫的人,什么都敢说。

  宇文天如今听到凉依晗的声音就感觉像是阎王催命一般,从内而外的寒冷……

  谁能不知,那冷狱宫的离少主是这圣女大人的来婚夫君啊!这话他能说吗?

  “大人,父皇定不是这样想的,我想您与离少主定青梅竹马,两心相悦的感情!”凌王替宇文天解释到。

  “对对对,朕就是这个意思。”宇文天对凌王的话是十分赞同,连声和着……

  他甚是欣慰地看了凌王一眼,这么多孩子,到头来还是老四最有用,脑子够精明,胆子也够大的……

  就这样一眼,看的四皇子心里乐开了花。为了这个,他愣是硬着头皮往前冲也是值了。

  但表面上还是对宇文天谦和的展了个放心的笑!

  明显是在告诉宇文天:有儿臣在呢,父皇放心就是……

  就在这父子两用眼神交流之际。

  凉依晗却是一阵轻笑,人们正不解这圣女大人是怎么回事。

  突然笑意褪去,凉依晗眼眉之间冰冷渗透,手中酒尊狠狠一掷,杯中酒水溅出,发出“砰”一声响巨响……

  怒气瞬间感觉席卷整个氛围:“看来你们是说我未婚夫君是女子了!”

  桌上琉璃酒杯离手即碎,四分五裂,可见这一怒是用了内功的……

  这一下人们统统一哆嗦,宇文天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他们说离少主是女子?这话谁敢说啊!

  敢这么说就是这圣女不会把他怎么样,让那离少主听了去还不得灭了自己?

  他转头就看向了宇文凌,可是宇文凌想动嘴却又欲言又止。

  这?是啊,刚才父皇的意思明显就是在说圣女喜欢女子。现在自己又说人家喜欢离少主,那可不就是说离少主是……

  想到宇文凌也知道自己大意了,这圣女完全就是专门堵他们口的。

  自己却着急,替父皇填坑。结果坑没填上到是把自己一起埋进去了。

  意识到这一点,宇文凌也是能屈能伸的聪明人。

  他“扑通”一声直接就跪倒了凉依晗的面前。

  虽然心里是不甘的,可是这有什么?大皇子也跪了,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否则总不能由宇文皇来跪吧!

  那样一国皇威可就真的丢尽了,自己在父皇面前也将被永远厌弃了。

  “是小王言语有误,请圣女大人息怒。”宇文凌就低着头认错。

  其实到底这样有没有用他心里也没有底。从一开始他就感觉这圣女大人阴阳怪气的。

  但毕竟情绪上还算是正常,语调也是淡淡地,可是这一次……

  宇文凌惴惴不安地等着即将到来的厄运,那一瞬间他明显地感觉大殿内的温度降低了……

  凉依晗突然就笑了:“宇文皇族还真是有意思啊!”

  “大皇子跪了,现在嫡皇子又跟本圣女来这一套,不过大过年的你们既跪了,本圣女不送点礼还真是显得小气了呢……”

  一段话说的人们又是懵圈了。

  这圣女大人也太阴晴不定了吧?

  前一刻还是雷霆之怒,现在怎的又笑意盈盈了……

  还送礼?

  这礼送的人们恍惚间都以为刚刚只是错觉呢,只是看见那碎裂的琉璃杯盏清晰地提醒着众人圣女大人确实发怒了……

  凉依晗说着就抬手示意妙颜将手中的承盘送上去。

  只见一个盖着红布的承盘送到了宇文天的面前,宇文天的手都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这圣女到底是个什么路数?

  宇文天觉得他真是一点也琢磨不透她的心思……

  凉依晗见他这般模样笑容更甚:“怎的?本圣女送的年礼,您不打算看看吗?还是说宇文皇今日己得至宝,对本圣女送的东西瞧不上眼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宇文天只能伸出手去,虽然以圣女的脾性宇文天猜到这所谓的礼物很有很有可能不简单。

  但就目前而言,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

  这时凉依晗看着他那哆哆嗦嗦又带着几分犹豫的手,揭一块破布慢的跟蜗牛似的。

  “原来您是在害怕啊!”凉依晗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