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归心似箭,龙离香飘



  悦贵妃看着她就皱眉了:“本宫不是让你们都回悦祥宫了吗?”

  “奴婢是和小竹他们回宫了。”梓婵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披风给悦贵妃披上:“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娘娘回去,奴婢不放心就出来找您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帮悦贵妃将披风整理好:“娘娘,您披上点,这大冬天的可太冷了,您说您大晚上的来这湖边也太危险了。”

  “本宫不过就是头疼,想来这湖边走走,吹吹风,有什么可危险的?”悦贵妃是真不理解这危险从哪里来的。

  梓婵一听,也是哦!

  湖面都给冻上了一层厚厚的冰,也确实不会有什么意外,可是……

  “那也不行啊,娘娘您看——”梓婵说着指向了湖面上:“您瞧瞧现在是个什么天气,湖水都给冻住了,您还来吹风?万一再给冻着了可怎么是好?”

  “好了好了,快随本宫回去吧。”悦贵妃很无奈,这梓婵什么都好,就是这话也太多了……

  梓婵一听说回去,赶紧走上前却扶上她:“娘娘头疼好些了吗,要不要奴婢去请太医给娘娘看看?”

  “不必,本宫觉得好多了……”

  俩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回走,悦贵妃回头看了一眼那座亭子。

  不由自主地就笑了:时隔多年,她终于又有机会见到了主子,真好~

  …………

  凉依晗这边刚出了皇宫,一转眼就落入了一个怀抱里。

  熟悉的温度,鼻尖传来了淡淡地龙离香味儿,凝神静气,香而不浓……

  她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肯定的语气:“渃墨离!”

  “死丫头,怎么去了这么久?”渃墨离的语气含着幽怨。

  这丫头大年夜的也不知道抽地什么风,非要往这破皇宫里跑。

  结果她这一进去,就呆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出来!

  凉依晗告诉他:“这不是借着大年宫宴,去敲打敲打宇文皇族那些人嘛,大年夜的也不能让他们过的太舒服了不是。”

  “你也知道是大年夜啊!”渃墨离无语:“你给他们添堵不需要浪费时间的啊!”

  “反正我对这些节日什么的也不在意,全当玩了呗……”凉依晗不在乎的道。

  渃墨离:“!!!”

  他在这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和她一起过个年,可是她竟然不在乎。

  凉依晗见渃墨离盯盯地瞪着她,眼看着要跟她急了,赶紧又道:“我是不在乎这什么节日的,但是我在意和你一起过的节日啊——”

  一句话哄的渃墨离的心情瞬间好了大半,他的晗晗到底还是在乎他的嘛。

  凉依晗见他这般模样,再接再厉地道:“你想啊,一个小小地宇文皇族竟然敢动我的人,这口气要是不出,我怎能顺心。”

  “要是没有作为,我这冷狱宫圣女大人的脸往那放?”她分析完了这些,又是一副讨好的样子说:“但是气归气,我还是惦记着夫君的,所以一办完事赶紧就出来了……”

  他是她的人?夫君?

  凉依晗这一番话听的渃墨离很是受用。

  不过为了得到更多的好处,渃墨离依然板着脸。

  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没一句真话!”

  “真的,真的,墨离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啊,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凉依晗很真诚的表示。

  “叫什么?”渃墨离瞪她。

  “夫君,叫夫君!”凉依晗赶紧就改了口,接着眨巴眨巴眼睛:“夫君大人啊,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哼!”渃墨离闷哼了一声:“说的好听!我看你的真实想法是把为夫冻死吧。”

  “那不能,那不能……”凉依晗一听赶紧摇头:“夫君你内力深厚怎么可能被冻死呢!”

  渃墨离听着这话怎么这般别扭:“这么说晗晗确实是这般想的了?”

  “没有没有……”凉依晗急忙否认:“再说了,这般好看的夫君我怎么能舍得冻死呢,冻死了我可上那找去?”

  渃墨离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凉依晗!”

  “啊?”凉依晗下了一跳。

  渃墨离都恨不得把这丫头打一顿:“你的意思是还要再找一个!”

  “嘿嘿~”凉依晗讪讪地笑着:“不找,绝对不找了——”

  渃墨离还是瞪着她。

  “呜呜呜~”凉依晗急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错了!”渃墨离揪了她一眼:“然后呢?”

  嗯?还有然后?

  错了就是错了,我都认错了还有什么然后?

  可是人家渃墨离就是不依啊,人家冷着脸就在哪等“然后”呢!

  太难了,凉依晗觉着自己太难了。

  这家伙她哄的都快崩溃了。

  她敢说刚才保证的话都是真的,特么的还在找一个?

  现在就是渃墨离这一个凉依晗都有一种想扔了的冲动……

  可是她做不到啊!

  凉依晗没办法了,她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吻了去。

  两唇相碰,只一下,凉依晗便快速退了去~

  可渃墨离就不依了,这丫头好不容易主动一次,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就见渃墨离在她退去的一瞬间,一把揽上了她的腰上,狠狠的吻了上去……

  良久,他终于放开了她。

  渃墨离深深地望着脸颊红晕的小丫头,笑的一脸满足。

  可是凉依晗就不乐意了,她怒目而视:“渃墨离,你故意的!”

  “你主动的……”渃墨离一脸的无辜。

  好像真是凉依晗先招惹的他一样。

  “你——”凉依晗气没法没法的,这家伙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好了好了,反正我们早有婚约,我早晚也是你的。”

  “我可以不要嘛?”凉依晗白了他一眼。

  渃墨离急了:“那可不行,晗晗你要对我负责的!”

  凉依晗:“……”我对你负什么责?我是干什么了我——

  “走吧,作为补偿你今晚的时间可都是我的。”渃墨离拉着她就要走。

  凉依晗:“去哪里啊?”

  “逛街去啊。”渃墨离说得理所当然:“这些年一直在冷狱宫,也不知道这外面的大年都是这么过的,今日正好去看看。”

  “切,堂堂冷狱宫少主这般俗气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