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烟花繁,采花道



  渃墨离轻笑:“因为有晗晗在,所以喜欢!觉得沾沾烟火气息也不错……”

  “烟火?”凉依晗撇撇嘴:“我可不要!”

  “烟火不要,那烟花呢?”渃墨离挑眉。

  “有烟花吗?”

  “晗晗想要就有——”

  “要,我夫君送的为何不要?!”

  ……

  当漂亮的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它们,整个世界随着它们的绽放而光彩一瞬,多么美丽的烟花,仿佛寄托着美丽的希望,仿佛寄托着爱的光芒……

  凉依晗仰头望着那五彩斑斓的光花朵朵绽放,她的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渃墨离从始至终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见她笑了他也跟着笑:这一世唯愿你安乐无忧便好……

  大年初五日。

  杞洛传来了消息,说是凌王按捺不住了,可能近日会有动作。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宇文凌会如此的着急。

  守岁不过几天,凉依晗正在睡梦中,房门却突然被推开。

  “吱呀——”

  随着开门声,凉依晗双眸刹然睁开。随即起身,漆黑的夜就见一个人捏手捏脚的向床边移动,缓缓靠近。

  凉依晗气得直翻白眼:“偷偷摸摸地,你做贼呢?”

  真是的,大半夜扰人好梦!

  “做贼也是做采花贼呀!”那人戏笑的出了声,突然一下就把她扑倒在她的床塌上。

  两人四目相对,渃墨离笑得那样邪肆魅惑。

  “你干嘛?”凉依晗却是气得咬牙,伸手就去推他。

  可渃墨离那能那么容易被推开,他嬉笑着问她:“晗晗,你不是说我是贼嘛!是贼的话那我岂能放过如此多娇的美人呢?”

  这时凉依晗身穿白色亵衣,头发散落,没有粉黛玉装看起来格外诱人。

  凉依晗在他身下都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想当采花贼啊!你说这夜半三更,独闯本圣女房间。是不是该送你点东西,要不怎能证明采到花了。”

  “好啊,白帕一点红啊。美人!”渃墨离脑中脑补着娇羞的凉依晗。

  “想什么呢!”凉依晗说时急那时快一把反压过去。

  “美人这是要主动投怀送抱啊!”渃墨离心中甚是愉悦。

  这时凉依晗伸手说道:“一把毒粉送公子啊!”

  话音刚落,凉依晗攥紧的拳头就突然向渃墨离扬了去。

  渃墨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紧攥的拳头:“晗晗,不带这样玩的!你这可是谋杀亲夫啊,怪不得人说美丽的东西都带刺!”

  “哪来的亲夫?亲夫在哪呢?”凉依晗不解的反问。

  “晗晗——”这哪,不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么!

  凉依晗可就不以为然:“你啊?你不是什么采花贼嘛?”

  “你——”渃墨离气的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竖起来了。

  “我这是和你玩呢!进自己媳妇的闺房哪里是贼,哪里是?你说啊!”渃墨离也是越说越气。

  “哦?”凉依晗托这很长的调子里夹杂着阴阳怪气。

  “玩呢?有病吗?多大了?你知不知现在几时?”凉依晗的话语句句逼人。

  “媳妇儿,你别生气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委屈巴巴的看着。

  凉依晗白了他一眼:“你也就能偷摸进我闺房!要是别人我早把他给阉了,送给你。”

  “送我干甚?听你这么说是想让别人进你闺房?”

  “送你做男宠啊!”凉依晗戏弄这渃墨离。

  “晗晗,你若是不想让我进,那我进别家姑娘闺房便是。”

  “你敢!”凉依晗一把揪住渃墨离衣领:“渃墨离,你在说下试试。”

  渃墨离赶紧求饶:“不敢,不敢,一山不容二虎……”

  她这一松手就问到:“说吧,半夜三更找我,所为何事?”

  “丞相府起火了!”渃墨离坐起身来整理好衣服慢悠悠地道:“晗晗,可否要去看看?”

  “着火了?”凉依晗气的都想踹渃墨离:“都着火了,你怎么不早说?还闹什么采花贼?”

  渃墨离摊手,满不在乎的说道:“有什么可着急的?又不是咱冷狱宫。”

  “你懂什么啊!去晚了就没热闹可看了!”凉依晗起身一边穿衣一边向外面走。

  好吧!这丫头果然还是没那么好心……

  “愣着干嘛啊!快走!快走!”她回头催着渃墨离,自己率先往外去了。

  “哎,哎!媳妇儿你不睡觉了呀?这精神看着也是格外好呀。”他在后面喊。

  “不睡了,不睡了!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事关重大,睡觉不重要的。”凉依晗这句话未完已走出房间。

  渃墨离:“……”晗晗说的对,觉什么时候都能睡,热闹可不是时时都能有的。

  渃墨离从床榻上站起,追着去了……

  丞相府。

  此刻已经是火光一片,火势冲天,可是即便如此大火,却没有一个人去救火。

  围观群众倒是不少,却也是都是退的远远的,没有人敢靠近。

  凉依晗他们到时就看到了一副这般奇怪的场面。

  凉依晗直接看乐了:“还真是有意思啊,丞相府都快烧完了,竟然没一个人帮忙。”

  渃墨离告诉她:“这些百姓世代生活在京都,一个个的可都精着呢!”

  “你是说这大火是人为的。”凉依晗问他。

  “晗晗,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渃墨离不答反问。

  俩人相视而笑,是与不是现在都还只是猜测,只有看过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

  他们轻松避开了所以人的耳目,选了一棵离丞相府较近,却又不会被波及的大树上了去。

  繁茂的枝叶正好掩藏了二人的身影,透过缝隙却刚好可以看到整个丞相府的情况——

  凉依晗看的都愣了一下,这那里是火灾现场啊?分明就是灭门惨案!

  没错,此刻丞相府大门被人关了起来,没有人可以逃出去,很多人在大火中被活活烧死,也有还没有被的烧死的人拼命地哭喊求饶……

  可是,没有人救他们啊,非但如此,还有几十个黑衣蒙面人穿梭在火海中,清剿着这些人的性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