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一语双关,刚愎自用



  凉依晗一见这李志当即就笑了:这不就是那日大雪初停,在云汐楼门口向林掌柜打听他们消息的李老板么!

  宇文凌见她突然就笑了,十分的不解~

  宇文凌带着笑,不明就里的问她:“凉小姐,何事如此开心?”

  “这茶馆老板长的好笑,自然就笑了~”凉依晗随口就答。

  李老板:“……”

  他怎么就长的好笑了,这姑娘怎么说话的这是!

  可是主子带来的人他可得罪不起,他只能乐呵呵地陪着笑:“小姐真是会开玩笑——”

  凉依晗瑶瑶头:“本小姐可从不开玩笑~”

  李老板尴尬地笑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这话了,他向自家主子看去……

  可是宇文凌又能说什么,人家连他这个皇子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奴才又算的了什么。

  宇文凌脸色暗了暗,却是斥责李志的:“你看着本王做甚?凉小姐这般夸赞你,该感到荣幸才是!”

  “是是是~”李志急忙躬身应声,随即对凉依晗道歉说:“多谢小姐您夸赞,奴才确实生的搞笑了,不过这副相貌能逗小姐您一乐,也是奴才的福分!”

  “嗯,你这人确实挺有福分的——”凉依晗没理他,染栀来了这么一句。

  “……”

  宇文凌有点后悔了,他怎的话就这么多,人家笑了就笑了,他管得着嘛!

  “凉小姐,请您先去上面坐坐,小王随后便到?”宇文凌客气的提议。

  凉依晗也不为难他,淡淡地点了下头。

  凌王这才对李志吩咐道:“你带凉小姐去本王的茶室,凉小姐是本王的贵客,务必好生招待,万不可有丝毫的怠慢!”

  “是,奴才记得了。”主子一字一句的叮嘱,让李志明白了过来,眼前这位小姐定不是个简单地人物……

  顿时,李志面上堆砌的笑容更加浓厚了,他毕恭毕敬地对凉依晗施了一礼:“小姐,您这边请~”

  凉依晗也不跟宇文凌客气,转身便跟李志往楼上而去。

  宇文凌的茶室是在三层最大的一间雅阁里,到了门口凉依晗一眼便注意到了这雅阁的名字。

  “四海承风——”凉依晗撇了一眼那四个字,轻轻地读了出来。

  李志听到了,便以为她不懂,就替她解释说:“主子是希望全国子民都可以接受教化,如此便能达成一个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皇上也可以轻松安稳一些了……”

  “哦,原来如此~”她言语极轻,似随意一般。

  却不知对于凌王来说,一句四海承风,究竟是一个为人子者对父亲的孝心?还是为皇子者对于王位的野心……

  李志带路进入了茶室内,茶室内的装饰都是清新雅致的格调。

  一股淡淡地茶香扑鼻而来,墙壁上挂着名家画作,大师成名之笔。

  一句一句的茶禅名言笔走龙蛇般跃然在目,到是真的给人一种淡泊明志的感觉……

  就这打量的一会时间,宇文凌很快就进来了,也不见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忱。

  倒是身后跟着两个婢女,她们将手中的茶壶和两盘糕点迅速地在桌子上布置好便退了下去,李志也被宇文凌摒退。

  他这才对凉依晗笑着道:“凉小姐,请坐。”

  凉依晗也不与他客气,径直坐下。

  宇文凌将茶壶中的茶亲自给凉依晗沏了一杯,做了个请的姿势:“凉小姐,尝尝看小王茶馆的茶如何呢?”

  凉依晗端起茶杯,轻轻泯了一口:“苦!”

  只一个字,面无表情,宇文凌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凉小姐不喜欢饮茶?看来是小王思虑不周了。”他依然笑意不改。

  凉依晗轻轻摇头:“并非不喜茶,只不过品茗需要良好的心境,否则再好的茶也不过是一杯又苦又涩的水罢了。”

  宇文凌:“小姐心不静?”

  凉依晗再次摇头:“坏境影响心境~”

  “凉小姐是觉得小王这茶室不够意境?”宇文凌又问她。

  凉依晗却再一次否认:“凌王的茶室很好,却是虚而不实,凌王之心可与这茶室不符啊!”

  宇文凌:“……”

  这一次,话说的这般明白了,他真是不知如何回应了。

  “一书一茶一知己~”一副挂在墙面上的字被凉依晗缓缓念出,意味深长。

  她看的出,这一副字是宇文凌亲笔所提:“凌王所求当真如此简单?”

  一句话,宇文凌愣了愣,这问题太直白了。

  他既然有意拉拢,那么面对这样的人最好就是不要有所隐瞒,因为自己的想法逃不过人家的眼睛。

  宇文凌曾经以为只有他看穿别人的份,却没想到在这个女子面前自己也无所遁形。

  有一种感觉在他心中真是越来越强烈了……

  宇文凌决定开门见山,他微微一笑:“这只不过是宇文凌品出的茶理,却并非凌王所求。”

  他顿了顿,声音平缓有力:“身为皇子,小王自当志在天下。”

  宇文凌的志向从来都不是一个小小的凤霖国,他要的是一统整个紫阳大陆!

  “嗯!这桃花糕倒是不错呢,精致可口,甜而不腻~”凉依晗表情淡淡,手上拈着一块盘中的桃花糕慢慢品了起来。

  宇文凌也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意思,他说了那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不过凉依晗有心情品赞这糕点,他也觉得至少不会像之前那般言语逼人了。

  宇文凌陪着笑:“凉小姐喜欢,便多吃一点。”

  听他这般说,凉依晗反到是放下了吃了一半的桃花糕:“凡事切不可因喜无度才好,否则可是会撑着的,凌王你说是吗?”

  她就笑意盈盈地盯着宇文凌,等着他的回答。

  宇文凌尴尬地笑着:“……是!”

  好嘛,原来是在这等着他呢。

  宇文凌现在算是明白了,想和眼前这女子交流首先必须得具备两点才行。

  其一需要耐性,其二就是要脸皮够厚。

  不然就是没被她气死,也能被尴尬死……

  呃——

  此时此刻,宇文凌就觉得自己这脸皮真厚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