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求来的丹药飞了



  龙烨可怜巴巴地看着凉依晗,对他就这么失去的丹药心疼的不得了:“姐啊!你怎么就不可怜可怜我?”

  凉依晗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会说了一句:“我没发现你那可怜啊?”

  嘁!一天天就你浪酒闲茶,最是逍遥自在,还搁我这装什么可怜呢。

  ……凉依晗简直都不想搭理他了!

  龙烨:“……”

  凉依晗是紫阳大陆上顶级天才的药师,一手出神入化的练毒之术‘深入人心’,人人皆道冷狱宫圣女堪称天下第一毒师。

  然而,恐怖之名在外,人们却都忽略了一点——

  毒与医自古一家,无论毒师还是药师必定是精通药理之人,故而毒便是医,医便是毒!

  是医是毒只在于用药者的选择罢了。

  凉依晗作为紫阳大陆第一毒师,医术自然亦是一绝。

  只不过她天生喜毒,且凉依晗用毒一向狠辣,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凉依晗也有着超高的医术造诣,毕竟人人都说医者仁心嘛,而凉依晗却向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只有极少的人知道,凉依晗炼制的丹药是药中极品,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但是凉依晗却偏偏不喜欢练丹药,就是答应给龙烨的这三枚玄骨丹,也是龙烨要求了好久才求来的……

  想想当初的艰辛,龙烨更是心疼的不行!

  可是这会时间那丹药怕是早被晴沫取走了,根本就什么也没给他剩下……

  想到这,龙烨就与凉依晗商量:“好姐姐,你是不是得给我重新练玄骨丹呢?”

  凉依晗看看他:“还想要?”

  “当然想要啊!”龙烨连连点头:“姐,你看看,看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

  龙烨把他的胳膊,腿在凉依晗面前又晃又捏的卖惨:“就我这瘦弱都小身板极需要增强实力的嘛!要不然,你说说要是以后遇到打斗怎么办,有危险了怎么办,难不成总让你们救我啊?那多麻烦!”

  凉依晗听他终于念叨完了,这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会,摇摇头:“烨啊,你想多了,不麻烦!”

  龙烨:“???”

  “因为既然如此麻烦,我干嘛还要救你~”凉依晗向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龙烨被凉依晗给打击到了:“姐,你简直太残忍了!”

  凉依晗:“你第一天知道嘛?”

  “我——”龙烨语噎,他是真服了,看来装可怜也不行了:“那你要怎样才能给我?”

  凉依晗轻笑了起来:“看表现咯!”

  看表现!?

  要看表现啊!

  龙烨一听有戏就兴奋了,略微一思索,挽起袖子就往门外走——

  “你去哪儿?”凉依晗看的一头雾水,这怎么还一副要干架的样子呢?

  龙烨停住脚步,回过头来不解地望着凉依晗:“你不是说看表现嘛?”

  凉依晗:“……那你现在这是打算去那表现?”

  “我啊!当然是去找那几个混蛋玩意儿,哼!敢调戏我姐,给他们能耐的!姐,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凑他们一顿,哦不!我现在就去剁了他们……”龙烨一副凶恨的模样,只觉得都是那几个白痴惹的祸。

  他牙齿磨地嚯嚯响,心里盘算着要把他们剁成肉酱,要灭他们满门……

  凉依晗无语扶额:“龙烨啊龙烨,你几岁了?你知道你什么身份嘛!”

  “知道啊,我又不傻!”龙烨翻了个白眼,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你还知道你不傻呢!”凉依晗气的不行:“堂堂冷狱宫烨公子,你去跟几个无名鼠辈打架你丢不丢人,瞧给你出息的!难不成你当真以为你是弱者无害啊?你知不知道这架一打人们就会说我们冷狱宫欺负弱小……”

  龙烨嘟囔着嘴:“那不是你要看我好好表现的嘛?”

  “……”凉依晗气的没法没法的:“我说的表现是这个表现嘛!你白痴是不是?”

  龙烨挠挠脑袋,悻悻然:“不是这个表现啊?那你想看什么?咋不说清楚呢?”

  !!!

  凉依晗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控制住了想抽他的冲动:“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婉君阁去!明日的事情若是办不好你永远也别想要玄骨丹!”

  然而,龙烨听到的重点却是:“姐,你是不是说明日的事情我若办好了就给我玄骨丹?”

  凉依晗瞪着他,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好嘞,这就滚~这就滚~”龙烨讪讪笑着,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姐,你可要说话算数哦!”

  然后在凉依晗揍他之前麻溜的滚蛋了……

  过了一会,出去送丹药的晴沫从婉君阁带着一封信纸回来了——

  她将信纸递给了凉依晗,说是从宫里传出来的,她去给阁主送药刚好碰到就给带回来了。

  凉依晗打开一看,信纸果然是悦薇送的,但是里面的消息直接就把凉依晗给看乐了!

  “小姐,悦薇说什么了?”晴沫见凉依晗乐了,也好奇的问道。

  凉依晗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将信扔给了她,示意她自己看。

  “去告诉悦薇,此事随了沈言心意便是!”凉依晗只吩咐了这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晴沫看着信上的内容,依然没看懂凉依晗在笑什么,甚至都没明白凉依晗这条命令的用意……

  但是主子的事他们不用懂,只需要服从命令便是。

  秉承这样的原则,晴沫也不做多想,立即下去办事了~

  …………

  这一晚,凉依晗一头扎进了药房,渃墨离就在旁边看着她,安安静静地陪着她,傻笑着;

  婉君阁里,龙烨依旧歌舞升平,饮酒作乐,玩地不亦说乎;

  凌王府,宇文凌一党齐聚一堂,谋划着他们天下江山;

  公主府里,艾嘉公主激动难安~

  沈府里沈言的妹妹沈如碧也兴奋地一夜未眠;

  皇宫里——

  宇文皇坐在龙椅上烦躁不安地批改着一本本的奏章;

  皇后和悦贵妃各自盘算着明日的选秀事宜,各怀心思……

  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自然,那么地理所应当~

  然而,这一夜,却终究成了沐阳城最后的平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