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知

  “翩若皎月遇渺云,
  诚如星海落凡尘。
  慎藏卿眸半剪泪,
  错将夏花葬心扉。
  何矣...何矣...”
  “先生,先生!!不知先生,出事儿了,出事了!!”
  “哐当!!咚...”
  “哎哟,嘶...跌死我了!”
  坐在主位上的人,端正着身姿,将将朗诵完毕今日要教学生们的新诗,学堂屋舍的大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听着叫人觉得心下紧绷的疾呼,紧接着,学堂的大门,就被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自外面十分突兀的急推开来,可这人许是因为太急没留神,刚一抬脚就被门槛给绊了一跤,整个人结结实实的以五体投地之姿摔趴在地!
  “哈哈哈...”
  一屋子三十来个学生见状,个个笑得前仰后合,拍案叫绝...
  众人正乐呵着,却突然接收到了那双自高位的书本后面,悄然露出的那双略带危险的眉目之时,这充斥着整个学堂的笑声,竟立刻戛然而止。
  “都背熟这首诗了是不是!?”
  一个不怒自威的女声,自那遮住了面庞的书本后面,中气十足的传了出来。
  闻言,一众学生赶紧低眉噤声,乖顺的将脑袋埋进了书本里。
  高位上的人治住了这帮年纪其实与自己相差无几的学生之后,这才将手中书本重重的搁置在了书桌上,露出了那张眉若春月柳,眼如朝霞升,肤若皎皎月,唇如秋枫叶,不娇不媚,却偏又眉眼生动顾盼生辉,叫人越看越忍不住沉浸其中的绝色容颜。
  这人,便是方才突然闯进学堂里的那人口中所叫的不知先生,虽然称呼先生,可她却是个女儿身。
  三年前,她浑身是伤,手里还提着一把尚在滴血的长剑,突然出现在了卧龙村的村口。她的出现,可是将这有着近千户人家的卧龙村给炸开了锅,正当大家纷纷猜测其身份来意之际,这女子却突然白眼一翻的昏厥在地。
  那时谁也不敢上去查看这女子的情况,只有这村里唯一的书院,惜字阁的掌院,拾秋先生一人站了出来,也不管村里人一路的议论指点,将这女子给带回了惜字阁。
  之后,这女子昏迷了足足一个月才苏醒过来,可是,无论问她来历,何方人士,家住哪里,她都只答不知。无奈,拾秋先生只好暂且收留了她,并借着她这一问三不知的情形,给她就地取材摘了一个名字,叫不知。
  起先,书院里的其他人,都是不同意拾秋先生留下这女子的。
  因为,惜字阁,乃是朝廷所办的公立书院,在整个大虞国的各地都有设立。目地,就是为了给朝廷培养优秀的人才。故此,能上这公立书院的孩子,都是千挑万选的优秀子弟。
  所以,一个朝廷公家的地盘,怎么能轻易容下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呢?谁知道她是不是敌国来的细作,这一点,哪个敢替她保证。这样反对的声音,一直到了某个大雨倾盆的雨夜,此时,正值夜半子时,天上电闪雷鸣,屋内自学堂散学开始,就一直持续到现在的议会,仍在气氛紧张的继续着。
  书院里,加上拾秋先生,一共十一个先生,教文五个,教武五个。书院里的学生们,都是文武皆习。拾秋先生虽是掌院,但也偶作顶班。这些先生里面,年纪最大的,应该是教武先生里年近三十的陇章先生,年纪最小的,是半年前刚来,年纪不过二十一二的教文先生百树。
  “大家的顾虑,我也下细深思过,可是,衙门那儿,我们也已经去备过案了,衙门一日找不到她的家人将她领走,我们就断不能将其逐出书院流落街头啊,这世上,已经有太多被迫堕落烟花柳巷的姑娘了,何苦再多她一个呢?”
  这拾秋先生,生得眉眼俊俏,性格极好,温文儒雅,举手投足皆是一派斯文。年纪虽然不过二十五六,却是朝廷钦派下来的掌院。他为人处世都很方正,往日大家都对他都是极为尊敬的,可是,自从拾秋先生决定留下不知以后,书院里的气氛,就开始逐渐改变了。也不是说大家对拾秋先生起了不服之心,而仅仅只是对他留下不知这件事,有所异议。
  “拾秋先生,现下我国与歇逻国交恶,而不知又是以那样的情况出现,万一她真的是个细作,我们死了赔命倒是无所谓,可她要是对咱们手上的这几百个孩子下手,那岂不是咱们大虞莫大的损失?谁都知道现下人才金贵,最关键的是,她偏偏在这刚刚收编了咱们卧龙临近所有村落的孩子以后,就突然出现了。这其中细末,咱们属实大意不得啊!”
  陇章先生口气有些紧张,常年待在教武场晒出来的黝黑肤色,配上他现下这副眉头紧锁的表情,在那昏黄摇曳的灯光下瞧着,竟有几分骇人的意味在里头。
  但,大家都晓得,平日里,陇章先生对待学生,其实是最为宽松的。也正因为如此,留下不知这件事,陇章才会这么在意。他可不想自己捧在手心里的那帮孩子,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给祸害了。
  “是,陇章先生的担忧,我亦是想过。但...”
  “嗨哟,拾秋先生,大家都已经商量了这么久了,左右不过是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而已,何必让大家伤了和气呢?”
  百树年轻,心直口快,这半天商量不出一个结果的议会,让他待得属实有些头疼。所以,他现下实在不想管这结果如何,只想快些回去躺在他那香软的被窝里,美美的睡上一觉,他还小,睡不够会长不高的!!
  气氛再次僵住,大家又找不到了话口,一阵气压低迷的沉默,几乎要将人逼得发疯。
  就在此时,一道在雨滴拍打着屋瓦的声响里,听起来有些几不可闻的突兀声响,忽然自众人所在的屋顶上,传了下来。
  习武的陇章和他旁边坐着的另外四位教武先生,不逝,兮骓,乌擎,断蓝,几人纷纷伸手便抄起了身侧的佩剑,浑身警觉的悄然站起了身...
  “咔哒,咔哒...”
  屋顶上再次传来了几道十分清晰的脚步挪动之声,屋内警惕着的几人正要飞身跃上房梁戒备,却听闻一道衣袂破空之声,突然自门外的院落里,先他们一步的跃上了大雨倾盆的屋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