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解莲尘

  “哦哦,原来如此,哎,这孩子也是可怜,既然如今先生来了,正好去开导开导那孩子吧,从发现他到他清醒以后,我们就一直无法近得他身,这孩子口中一直在念念有词,说些什么辰起子归,魂灵不息...”
  辰起子归,魂灵不息...
  不知眉头微蹙的在心里重复了镇卯方才那句话的最后几个字,但很快,她便调整了心态。
  “如此,还是让我先去看看槊禹的情况吧,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开导解决的方法。”
  “行,不知先生请跟我来。”
  说罢,镇卯便领着不知进了槊家的大门。
  入得院内,也不晓得是错觉还是怎的,不知总觉得能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泥腥气息,她循着气味以目光探寻着这泥腥气的来处,却惊奇的发现这味道仿佛就是从这院子里停放着的几具尸体上散发出来的...
  见不知盯着槊家的这几具尸体似乎在想些什么的样子,镇卯以为不知是个女子,眼下突然见着那么多横死的尸体,心下定然是有些害怕的。
  “先生若是害怕,不如....”
  “他们全都是自缢而亡的吗?”
  镇卯打算让不知同自己换个位置的话还未讲完,不知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他。
  “嗯,是。全都是自缢而亡,早上来槊府送柴火的樵夫是最先发现尸体的人。”
  “不对...”
  “不对?先生说何事不对!?你是怀疑第一个发现尸体的那个樵夫有问题吗?”
  “非也,是他们死于自缢的说法,不对...”
  “啊?!”
  “你看他们的双脚,自缢身亡的人,往往会在断气之前死命挣扎,力气耗尽之后,他们的双脚,会呈自然向下的垂直状,而你看他们的脚,每个人的脚,却都是平直的,说明...”
  “说明他们是在被挂上大门之前,就已经死了。”
  不知的话还未讲完,就只听得一个利落清脆的男性声线,自两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闻言,两人不由得同时回转了身形,看向了说话的来人。
  只见一年纪瞧着不过二十上下,面容俊秀白皙,身上穿着一袭深灰色广袖八卦道袍的男子,右手抄抱着一柄红色的拂尘,左手提溜着一串明晃晃的铜钱,大摇大摆的就越过了槊家的大门,正要往里走来。乍一看去,这厮竟还算是有着几分人模狗样的神棍气质。
  门口把守的两名捕快见状,立马便抽刀上前将其挡在了门口。
  “来者何人,这里是衙门办案现场,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嘿!要说你们这帮捕快就只知道傻愣愣的给人当走狗呢,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让个仵作瞎折腾,我告诉你们,这天儿啊,可是要下雨了,院子里的这几具尸体,要是遇了水...可就要活过来了哟!”
  “你!!”
  “阿五,住手。”
  见着那名叫阿五的捕快,提刀就要上去跟这小道士理论,镇卯赶紧叫住了他。然后亲自跑回了门口,示意阿五让这厮进来。
  这阿五虽然心下气不过,可自家老大都发话了,他也只好咽下了这口气就此作罢。
  从头到尾,不知都没有搭过话,但那双清明的眼眸,却一直在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小道士。这小道士仿佛也知道她在盯着自己,倒也不躲不闪,甚至还挺直了腰板的任她打量。
  可不知的眼神,在空中与这厮有过短暂的接触之后,便挪移到了头顶的天空上。
  这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儿,现下当真如这小道士所说,竟乌云滚滚风卷树梢的有点儿山雨欲来那个架势了。
  “小道长,方才我的属下多有得罪,还请见谅。不知...您方才说的这些话,究竟...该作何理解呢?”
  镇卯拱手冲着这小道士作了一揖,语调听着颇为客气。
  要说这镇卯果真是会处事,这不请自来的小道士方才那番话听着,是个人都要气得七窍生烟了。但,镇卯心思下细,从这一家惨死的状况,再结合那独活的槊禹不正常的表现来看,他也直觉的认为此事有些蹊跷。如今又凭空来了个不请自来的小道士,说出了这一家人并非自缢而死的话,他就愈发相信槊家这事儿没这么简单。
  再者,这些道士都是修行之人,得罪了莽夫不可怕,得罪了这些会点儿旁人不会的招数的道士,那还是有些讲究的。所以,镇卯才会如此态度。
  听完镇卯的话,这小道士脸上的表情虽然算不上什么开心,但他还是将右手端抱着的那柄红色的拂尘往左手一搭,然后单手还了镇卯一个礼,随即清了清嗓子道。
  “咳嗯...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捕头大人亲自开口了,那本道长就同你细细讲讲。”
  “如此,甚好,道长里面请。哦,还未请叫道长法号是...”
  “法号!?噢,本道长法号...解(jie三声)莲尘...”
  “解莲尘...哦,解道长...”
  “别别别,别管我叫什么解道长,就叫我解莲尘便是,或者是叫我莲尘道长,这样好听些!”
  “噢,噢...好,好,莲尘道长,道长里面请。”
  “嗯嗯,我先去瞧瞧那几具尸首。”
  说着,这解莲尘便抬脚昂头挺胸的入了院儿来,径直朝着那几具尸首走了过去。
  “老大,这...这神棍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您怎么还真的信了他呢!”
  这解莲尘前脚一走,阿五便凑到了镇卯的身侧,满脸不情愿的小声道。
  “总合咱们现在也没什么头绪,出了这么大的事,县令大人定然是急着要我们查清事情真相的,以免拖得太久,引起这些百姓心下恐慌。多个人,多条路,说不定他真能查出点儿眉目,咱们也好交差了,这里你先盯着,我领着不知先生去后院瞧瞧那个孩子。”
  “哦哦,还是老大英明!”
  “行了,少拍马屁,给我把现场盯好了,有事及时向我汇报。”
  “是!”
  交代完了阿五,镇卯便快步走回了一直等在原地的不知先生身边。
  “先生久等了,且随我来吧。”
  “嗯,镇捕头请。”
  待不知同镇卯离开以后,那目光原本落在尸首身上的小道士,却悄悄的将眼神挪转到了已经逐渐远去的不知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