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了

  “正是,这几人并非正常的阳寿到头,而是无故枉死,那阴曹司的生死簿上,平白空了几个名字,枉死城里多了几缕冤魂,冥界肯定会派人上来调查的啊。伪装成了自杀,鬼差便会认为这是突生变故引发的惨案。最后这事,便会不了了之了。再一个,此妖孽来自水下,所以那几具尸首都不能沾水,沾水便会起尸。”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冥界地府的事?”
  见着不知一脸的探究,解莲尘倒是显得落落大方的迎上了她的目光。
  “嗨哟,女善人您这话问的,贫道乃是修仙之人,对于这些神鬼之事,定然是了若指掌的啊。”
  “那行,既然你了若指掌,今晚就有劳道长了。”
  “诶诶!!我还没说完呢...嘿!合着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还未等这解莲尘再说些什么,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的不知便已然收起了长剑,又是纵身几个起落,就回到了小楼前,与守在那边的镇卯细说着什么。
  要说这不知果真是人狠话不多,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也不问他今晚的计划是什么,要怎么做才能成功擒妖,就这么果断的信任了他。万一他要跑路...额...算了,这等凶狠的女子,自己还是不要跑路得好吧,否则,她就是追杀到天涯海角,怕是都要将自己斩于她那长剑之下!
  “啧!别的女人是老虎,这女子,八成是那训虎师出身...诶,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啊。将将下山,就遇上了这么个硬茬儿,嗨哟,难搞哦!!”
  言罢,解莲尘便一副摇头晃脑,悔恨不已的模样提脚走出了入口处,许是去准备晚上擒妖要用的东西了。
  入夜
  后院的独栋小楼前的院子里,已经画好了一张巨大的阴阳八卦图,其间还在各个星宿方位上,以鲜红的朱砂,画就了一道道符文。
  而布阵完毕的解莲尘,现下正闭目盘腿,双手持印端坐于那张巨大的阴阳八卦图的正中间,也不见颂念咒语,也不见他睁眼视物,真的很容易让人怀疑这厮是不是睡着了。不过,以他这种胆小到连跑路都不敢的性格来说,此刻恐怕是在心中求祖师爷保佑的多吧。
  这本是仲夏尾巴上的天儿,今夜,竟然没了月色。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气压低迷,闷热的感觉,让人觉得隐隐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知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一刻也不曾松懈的站在了被解莲尘的符咒,给定在了阴面阵眼上的槊禹身边,警惕的四下打量着四周。
  应解莲尘的要求,在场的活人,要越少越好,以免那妖孽现身的时候,误抓生人去吸了精气,徒增伤亡。
  虽然无论是拾秋先生还是镇卯他们,对于这个小道士的做法,都很是不能信任。但,他们却是信任最为靠谱的不知的。所以,当不知说今晚由她一人守在此处之时,大家心下除却担忧其安危之外,还是极为相信不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儿的。
  时间已经临近夜半子时,此刻,夜深人静,周遭连一点儿虫鸣鸟叫的声响都没有,四下静谧的可怕。
  “子时,并非阴气最重之时,而是寅时。所以,鬼差来的时间,是寅时。”
  坐在八卦阵当中的解莲尘,突然毫无预兆的冒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所以呢?”
  “所以,那妖孽定然是会在寅时之前出现,而我们要做的,是即使不能将其擒住,也要将其困至鬼差前来。”
  听见他的话,不知只是淡淡的睨了依旧闭着双眼的解莲尘一眼,随后便不再接话。
  “呼啦...呼啦...”
  原本没有一丝风力经过的现场,突然间平地起了两道旋风,吹得眼前的这个荷塘里的那些荷叶一个劲的左摇右晃着。
  “来了!”
  解莲尘有些异于白天的瑟缩模样的冷静态度,让不知对他多看了一眼。
  只不过,眼下最紧要的不是去细究解莲尘的态度,而是专心应对即将到来的未知危险。
  解莲尘持印的双手,终于有了变动。只见其迅速咬破了右手食指,随即像是变戏法一般,忽然自他那宽大的袖袍里抽出了一把桃木剑。将指尖溢出的血珠,在那柄桃木剑上来来回回的一番游走之后,一枚鲜红的符文便跃然于那桃木剑身上。
  啧...也不是说看不起人家这专业的工具昂,只是以白天槊禹那般的厉害程度来说,仅仅只是吸入一点儿妖气就这么刀枪不入了,那正主岂不是铜墙铁壁!?
  不知那把削铁如泥的长剑都无法奈何得了,解莲尘这犹如三岁小孩的玩具一般的桃木剑,能起得了什么作用啊喂!
  算了,算了,术业有专攻,兴许削铁如泥的长剑无法奈何得了的妖物,就是需要桃木材质这样的武器才能奏效呢。
  “守心,万不可直视其双目!”
  解莲尘压低了声线,再次自唇齿间吐露出了这么一句话。
  现场的妖风,越发势头渐强了起来。地面卷起的风沙,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哗啦,哗啦...”
  两道几不可闻的水花漾动之声在他们眼前的荷塘之中响起过后,现场除却阵阵风声,就再不见任何声响。
  不知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时刻都准备着拔剑的姿势。
  现下风沙太大,让人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不知干脆就将双眼紧闭了起来。难怪解莲尘这厮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睁开过眼睛,合着他是早就知晓会有这么一出,所以提前防备着了啊。
  但,在人的双眼看不见东西的情况下,鼻子的嗅觉和听觉,却是变得十分灵敏了起来。
  一股似曾相识的水腥气,突然十分浓郁的飘进了不知的鼻腔里。这上头的味道,要不是她心理素质极为强大,此刻,怕是早就吐出来了...
  “啪叽...啪叽...”
  一种听起来像是鸭子的脚蹼走在下过雨的地面上的声响,突然在离着不知极近的地方响了起来。
  这种听起来黏黏腻腻,湿湿嗒嗒的声音,在这诡异万分的现场,真是让人忍不住的全身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