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擒住它

  但,不知并没有收到解莲尘通知她可以行动的指令,所以,尽管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危险就在眼前,不知也不曾动弹半分。这是一种信任,一种对于选定了队友以后,就不会轻易去怀疑的信任。
  “低头!!”
  就在不知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之时,解莲尘的声音,总算是随着风沙,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因为本就全身精力高度集中,所以当解莲尘说出“低头”这两个字的当时,不知就立马躬身低下了头。
  “咻!!”
  不知将将低下头,一道利刃破空之声便险险的擦着她的头顶飞了过去。
  “滋啦!!”
  这听着就好像是烙铁贴上了皮肉一般的声音,伴随着一股好像烤鱼一般的焦腥气息,瞬间弥漫在了这风沙大作的现场。
  “无量天尊,印起!!”
  解莲尘的声音再次传进了不知的耳朵里,紧接着,一道亮眼的金光,瞬间光芒大作的照亮了此处的整个地界。
  “唔啊!!”
  一道听起来就好像是那稻田里的田鸡被闷在了锅炉里发出的惨叫,听得叫人心下一紧。
  “上啊,擒住它!!别让它下水!!”
  听见解莲尘的话,手中的长剑早就蓄势已久的不知,立马就睁开了那双盛满了杀气的眼眸,长剑出鞘,一道寒芒闪过,不知的身形以快出残影的姿势立马就杀向了前方跛着一只脚,身形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身上套着麻袋,有着成年人般高矮的怪物。
  “噹噹!!”
  两道剑刃与坚硬的鳞甲相击的声响,十分刺耳的回荡在这方地界里。那怪物被解莲尘的阴阳八卦阵给困在了金色的阵墙内,一时间竟也不得出去。不过,它好像是并没有要攻击不知的意思,无论不知的剑招来得如何凶猛,它都只是仅以它那身铜皮一般的鳞甲上来接下剑招。
  此时,风沙渐息,视线逐渐清明,不知也终于看清了这难缠的怪物真实的面目。
  只见其形似蟾蜍,身披青铜色硬甲,头顶长着两只弯曲向内的兽角,一双臌胀如铜铃一般眼睛,镶嵌着两颗有着一条深紫色细线的瞳孔,那张不断鼓气又消胀下去的大嘴,时不时的吐露出一条暗红色的舌头,那舌头每出没一次,就会带出一挂璇呼呼的黏液,吊吊拉拉的挂在好似两节紫色香肠的嘴唇边。只不过,现下它右边的脸上,多了一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烫伤了的新鲜伤口,此刻,这妖怪正伸出它长满硬甲的利爪捂着伤口,一脸防备又十分焦急的将眼神越过了不知,投放在了站在阵眼处的槊禹身上。想来,这伤口定然就是刚刚被解莲尘的那柄桃木剑所伤的了。还好,它并未主动用眼神与不知和解莲尘对视。如此,他们才能得以对其下细观察。
  还未等不知再做反应,眼前这蟾蜍怪竟突然摇身一变,一团紫色轻烟闪过,就化作了一个身姿妙曼,相貌却说不上好看的年轻女子,“扑通”一声,便跪在了不知的面前开始低低抽泣了起来。
  这...这什么情况?
  通过方才这蟾蜍并没有要伤害不知他们的意思,再加上她的眼神一直落在槊禹的身上,不知瞬间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来去...
  第一次见着妖怪化形,不知却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惊讶的表情,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像潜意识里,自己对于这样的情形,仿佛司空见惯一般,心下并未掀起什么波澜。
  “妖孽!!不好好修行,竟然生出了祸害凡人的心思来,还不束手就擒!惊动了天神,届时,你可就不像现在这般轻松了。”
  解莲尘的声音,听着颇有些严肃公正。不过,视线清晰以后的不知,却从眼前这妖怪的身上,看出了一丝不同。
  “不对…”
  “安!?何事不对?”
  “颜色不对!”
  “什么颜色不对,女善人,您这没头没尾的话,听得贫道都迷糊了...”
  “瞳孔的颜色不对,槊禹吸入的妖气,不是它的。”
  盘坐在地守阵的解莲尘一听不知的话,瞬间脸色大变,然后伸手一阵捏决掐指的盘算了一番,随即大叫一声不好。
  “呀!糟糕,失策失策!贫道算漏了一指,这妖孽恐怕并不是祸害这小公子的正主,而是它的...”
  “咕呱!!”
  解莲尘的话还未讲完,一道振聋发聩般的蛙鸣之声,震得人耳膜都几欲穿裂。
  “哗啦!磅!!”
  眼前的荷塘内,突然炸起了一道数十米高的水花,紧接着一个身形比之眼前的怪物要大上五倍左右的巨型蟾蜍,犹如天降陨石一般,轰然落脚在了八卦阵外。瞧着这厮同先前的那只好似放大版的长相,用脚指头想也知道,眼前这小山一般的巨型蟾蜍,定然就是被困在八卦阵内的这只小蟾蜍的家长了。看这模样,来的,应该是它爹没错。
  嘿,咋打不赢还兴摇人儿叫家长的!?
  “完了完了...女善人,你赶紧把那小妖孽给推出阵去,这是捅了蛤蟆窝了,本以为就是擒个小田鸡,没想到还有一只大蛤蟆!!”
  “闭嘴!什么小田鸡大蛤蟆,既然来了,今日就得一并拿下!”
  “啥!?拿下!?嗨哟,我的姑奶奶,你当是下田摸鱼么,还拿下,你瞅瞅人家那张一口能吞下十个我们的嘴,咱两再加上这小公子,都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儿的。”
  “是它...”
  “怎么,这是你旧识啊?”
  听见这句话,不知终于忍不住扭头狠狠的白了解莲尘一眼。
  “你瞎了看不见它那两只棕色瞳孔,灯笼一样大的眼睛么!”
  “哈?哦哦,果真是嘿!”
  不知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又转过了头来,她记着解莲尘先前说的不要看这怪物的眼睛,所以当这巨型蟾蜍的视线居高临下的投射过来之时,不知立即便挪开了眼神,随即伸手掏出了一张先前解莲尘给她的定身符。在这只小蟾蜍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啪”的一下将符咒贴在其额头上,随即抄起了地上的那柄方才伤了小蟾蜍的桃木剑,伸手抵在了被她定住了身形的小蟾蜍眉心处。
  “我知晓你们修行不易,我也知道你想救回你的孩子,但,你们不该祸害我的学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