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谪

  老蟾蜍逼婚不成,恼羞成怒,妄想将槊禹以妖气变成它们的同类,再杀了他的家人,断了他在人间的念想,让他跟着它们去妖界过活。
  “你不记得其间过程,其实,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有些时候,遗忘比记得珍贵...”
  当解莲尘嘴里吐出最后这几个字时,语气里溢出的...竟是满满的怅然若失...
  躺在地上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不知,不由得转头看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解莲尘。此刻,眼前这人明明还略带青涩的面庞,竟让她瞧出了几丝与其身上的青涩,完全不搭调的落寞意味在里面。这种落寞...她真的太熟悉了,因为就像刚刚解莲尘说的那句话一样,“有些时候,遗忘比记得珍贵...”
  是了,这种熟悉的落寞感,不就是平日里独处时的自己么?
  只不过,她的落寞,恰好与解莲尘所说的这句话相反,自己是想记得,可...偏偏却又遗忘了...
  命运啊,你说...有时候它多会捉弄人呢。
  一时间,这犹如大梦一场乍然初醒的清晨,谁也没有再说话。直到天边的第一缕阳光,越过了高高的院墙,照亮了这方地界。
  “身凉...”
  不知低低的声线,突然打破了这份各带心事的静谧。
  “呀!是我疏忽了,这地板冰凉,又是清晨之时,先生您还有伤在身。来来,我扶您起来。”
  槊禹有些激动的从低迷的情绪里醒过了神,转头伸手就想要上去扶起不知,可一只白皙的大手,却忽然伸出来拦住了他。
  “等等!!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你现在动她,岂不是要了她的命。”
  解莲尘听起来有些严肃的声线,吓得槊禹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道长!!先生...先生不会...”
  “诶诶!!打住打住!清早八晨的,把你那些不吉利的话儿,都给我咽回肚子里,找个茅厕吐掉。”
  没想到,这解莲尘竟然如此讲究大清早不能讲不吉利的话这茬儿。
  “噢噢!!多谢莲尘道长教导,我自己掌嘴三下!”
  “得得得,你赶紧去把那进得后院的门儿给打开,再不打开,估计外面的那群人都要疯了。”
  “好好,我这就去!”
  “等等!你让那个姓镇的捕头,带几个得力的手下过来就行了,叫其他人先别过来,人多手杂的,到时候再生出多的差池来。”
  “是是,我记下了。”
  得到解莲尘指令的槊禹,赶紧站起了身,临走,还不忘端正了身形,冲着躺在地上的不知行了一个礼,这才撒开脚丫的奔向了后院的入口大门处。
  “你...”
  “什么?”
  槊禹走远后,不知突然开口冲着解莲尘吐出了一个没头没尾的“你”字,听见她的话,目光原本落在逐渐远去的槊禹身上的解莲尘,立马就回头应了她一句话。
  毫无预兆的四目相对,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突如其来的难以言表...
  这是不知第一次认真的看清解莲尘的眼睛,清澈,透亮,又带着一丝犹如深渊般令人忍不住想去一探究竟的吸引力。此刻的他,侧脸映耀着天边初升的阳光,好似那开在悬崖边的绝色幽兰,瞧着,竟让人难以移开双眼。
  青山影疏浓荫渡,
  错落俗人半凡仙。
  慎观绝崖独孤品,
  尤疑真谪戏此间...
  面对不知如此这般不遮不掩,甚至是有些沉迷其中的视线,饶是脸皮厚到了一个极点的解莲尘,竟也忍不住的羞红了脸。
  这...不对劲,她不对劲,自己也不对劲!!
  “先生,道长,来了来了,我把他们叫来了,镇捕头他们还带了一副转移伤患的担架来。咦?道长,道长...?”
  槊禹由远及近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这微妙至极的氛围,清醒过来的不知,率先挪开了自己的眼神。只有那微微泛红的圆润耳垂,不小心泄露了她此刻的真实情绪...
  而目光突然失去了着落的解莲尘,呆呆的愣了两秒,随即便极不自在的别过了脸去。
  “咦?!莲尘道长,您的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昨夜受了凉,感染了风寒啊!?”
  这好死不死,根本不解风情的槊禹,凑近了一瞧这解莲尘居然脸颊通红,这孩子也是实诚,不疑有他的就将自己所见给吐露了出来。
  “轰...”
  完蛋,他这话,听得解莲尘的脸直接一个爆红到了耳朵根。
  “呀呀呀,这...这怎么还越来越红了呢?不行不行,镇捕头,镇捕头!你们快些来呀,莲尘道长好像也有点儿不舒服!!”
  啧!!这死孩子!!
  心思真是直到了极点,一点儿弯儿都不带拐的!!
  “诶诶!别别,我没事儿,就是...就是这太阳出来了,我一时间晒热了而已,你别大呼小叫的,本来大家都精神紧张了一整晚,你再这么一顿咋咋呼呼,可是想吓死他们。”
  “哈!?原来是这样啊,嗨...真是虚惊一场。还好道长您没事儿,不然,我心下的愧疚,可是要更深了。”
  “行了行了...”
  “道长!!莲尘道长,怎么样,您没事儿吧?这...这不知先生...”
  这边的槊禹刚刚闭嘴,那边的镇卯,就扯着嗓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了解莲尘和不知的身前。
  诶...真是打一晚上的妖怪,都没有应付眼前这一对奇葩来的心累!
  解莲尘虽然极度的不想应付,但,人家又做错了什么呢?不过就是不解风情,不懂得看事情的苗头罢了。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嗯...是好的...
  “额呵呵...贫道没有大碍,哎哟嘶...现下就是在这地上盘腿坐得太久,腿脚有些麻木了而已。”
  他能怎么办,只有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不是...
  “哦哦!原来如此,来来,道长,我扶您起来。”
  “嗯,多谢镇捕头。”
  “道长直呼我的名字便是,你我不必客气!今次您替我们解决了一桩大案,我定会禀明县令大人,为您请功的!”
  “诶~大可不必,大可不必。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回头,你们来我的道观烧上两柱清香,给我添些人气便是!”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
  “好好,那么,眼下,咱们还是先将不知先生送去医馆救治吧,她的伤势严重...”
  “不知!?不知...”
  解莲尘的话音未落,就只听得在镇卯带来的人手后面,传来了一个听来十分温润,又有些焦急的声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