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二章 回来了

  解莲尘顺着这个声线,下意识的便抬头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广袖束腰长袍的俊秀男子,十分优雅的越过了前面有些拥挤的人群,不出三五个呼吸,便行至了跟前。
  可是,这人却并没有像槊禹和镇卯一样,率先向解莲尘打招呼,而是直接蹲下了身形,十分紧张的看向了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不知。
  如此这般的举动,看得解莲尘脸上本就应付的假笑,瞬间便没了踪影。他居高临下的斜睨着眼前这个虽然很着急,但从他出现开始,身上的一切举止就非常优雅有分寸的男子。
  尤其是他身上这一袭瞧着十分眼熟的衣裳...
  解莲尘的目光,自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男子身上,又挪到了躺在地上的不知身上。豁...他总算知道这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原来,这厮身上的衣裳,竟与不知身上所穿的一模一样!!
  看到这里,解莲尘那双犹如深渊一般的双眼,几不可察的眯了眯...
  “不知...不知先生...”
  这边的不知听见有人叫她,将将转过头,就看见了已然奔到了自己身前,满脸焦急关切之色的拾秋先生。
  “哎...怪我,我不该同意你说要独自守在此处的决定的...”
  咩嘢!?
  不该同意她独自一人守在此处!?这是人说的话!?
  他解莲尘不是人!?安?
  也难怪拾秋先生不认得解莲尘了,昨天他赶到的时候,后院就已经临近封锁,他只来得及听取不知口述的计划,之后便在门外等到了此时。
  “咳咳!!镇捕头,这里人太多了,空气不好,不知先生伤势严重,还是赶紧将她转移去医馆,好生静养修整才是。”
  虽然知晓他是关心不知的,但...解莲尘就是说不上来这厮无视他存在的行为,为什么会令他这么反感...按理说,自己也不是个喜好功名的人儿啊。这种莫名其妙出现的未知情绪,弄得解莲尘的心下一阵烦躁,想要将人从不知的身侧驱赶开来的话...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
  这话一经出口,解莲尘自己都愣了两秒。
  “是是,确实是不能再耽搁了。拾秋先生,来,麻烦您让让,我们好挪动不知先生。”
  镇卯十分客气的上前去通知了拾秋先生,这人明显是一副关心则乱的表情,经由镇卯提醒,他才收拾了脸上关切的表情,十分优雅的站起了身,然后退到了一旁,好给镇卯手下的人腾出地方来上手转移不知。
  这边的一群人开始忙活,而莫名其妙就站到了一起的解莲尘和不知先生两人,现下才正式的打了照面。
  “这位,想必就是镇捕头口中所说的莲尘道长了吧。”
  “呵呵...贫道穿了这么一身显眼的衣裳,想必,也没有那么难以辨认吧。”
  解莲尘的口气,不甚上佳...
  拾秋先生自然也是读出了解莲尘语气里的“不友善”,修仙之人一向性格古怪,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但,咱好歹是饱读圣贤书的人儿呢,这点儿气量还没有么。
  “失礼失礼,在下拾秋,是不知先生所在书院的掌院。方才一时情急,没来得及向道长问好,还请...”
  “得得得,贫道江湖浪荡惯了,没有那么多的曲折心思,花花肠子...哎呀,这折腾一宿了,贫道甚是疲累,这就先行告辞了,还请拾秋先生宽恕则个。”
  不想再同这厮纠缠的解莲尘,冲其微微躬身,随即十分潇洒的一甩手中的红色拂尘,转头便背影挺拔的离开了。
  留下还在原地连还礼都还来不及的拾秋先生,有些尴尬的拢了拢袖袍,遮住了自己仍做拱手之姿的双手。
  一个月后,惜字阁。
  “林茂,林茂!!据说先生今日要从医馆回书院了,是真的吗?”
  “对呀对呀,今早我听陇章先生和拾秋先生在教舍里商议着,说是要准备一些好吃的,迎接不知先生病愈出院呢。”
  “真的啊!?嗨呀,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此,我们终于不用再受百树先生的荼毒了...”
  “咳咳!!都围在一起作甚?昨日布置的功课,一个个可是都质量上乘的完成了!?”
  说曹操曹操到,这人呐,还真是念不得。
  百树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就从一堆学生的身后传了过来,一帮孩子连忙各自回到了座位上,噤声端正了身姿,等待着暂代不知授课的百树走上了主位。
  这百树的年纪与这帮孩子相差不过三四岁,但他们可都是在不知的手上教出来的学生,尊师重道是他们第一堂课就学过的。再加上,百树虽然年纪尚轻,但授课的能力还是十分受到肯定的。不然,也进不了惜字阁当先生。
  “今日,想必你们也听说了,不知先生就要回来了。”
  此言一出,底下的学生立马便是一阵躁动,但很快便自动平息下来。
  “别高兴的太早,不知先生回来以后,也仍然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你们少去烦扰先生,听见了吗!?”
  “是,先生,听见了。”
  一众学生虚心应下,随即,百树便拿出了课本,正要准备上课,就只听得学堂外突然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个声音。
  “回来了,回来了,不知先生回来了...”
  “哇...”
  方才还一个个端端正正学生们,一听说不知先生回来了,立马便如那脱缰的野马一般,瞬间便蜂拥而出的挤到了学堂外面。
  “诶诶!这帮小兔崽子...”
  百树虽是嘴上埋怨,但也理解这些孩子对于不知的师生情谊有多深厚,倒也并未认真责怪。
  书院门口,拾秋先生同陇章先生早早的便站在那里候着医馆的马车到来,马蹄“踢踏”的声音,总算是自街角转弯处,传了过来。
  “嗬...总算是来了。”
  陇章先生颇为激动的搓着手,翘首期盼着,要知道,不知养伤的这一个月内,没人陪他切磋剑法,自己那柄长剑都感觉要生锈了。如今好了,不知回来了,每天又可以找她讨教剑招了。
  “吁~~”
  车夫稳当的将马车停在了书院的门口,拾秋先生和陇章先生赶紧迎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