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三章 旧识

  “师傅辛苦,有劳了。”
  拾秋先生十分客气的冲着车夫拱手行了一礼,见他如此举动,这车夫倒是受宠若惊,连忙跃下了马车,端正了身形,冲着拾秋先生回了一礼。
  “拾秋先生客气了,这是小的该做的。”
  寒暄结束,拾秋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早就躲在门后蠢蠢欲动的孩子,然后冲着他们遥遥的一招手。
  得到默许可以过来那帮孩子立马便蜂拥而至的奔到了马车前,虽然激动,但大家还是十分有秩序的分列两边排好了迎接的队伍。
  见着这些学生一个个的这么乖顺,拾秋先生心下也觉得不甚欣慰。安排好了迎接的学生,拾秋先生将将转头,就瞧见了已经自己从马车内撩开了车帘,探出了头来的不知。
  这不经意的一撇...竟叫拾秋看出了神。
  眼前的不知,并未像平日里那般束发,而仅仅只是将两鬓的青丝,以一绛红色的发带,十分松散随意的束在了脑后,其余的发丝,则是披散在了胸前身后。这副打扮,让本就明媚动人的不知,增添了几分温婉可人韵味,如此这般模样的不知,是一众师生...谁也没有见过的。
  “嗨哟喂...贫道果真不是个有福之人,这马车虽是省去了腿脚之力,可颠颠簸簸...竟让人觉着有些眼晕。”
  众人正沉浸在不知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这番绝美画面中,一个听来颇煞风景的男声,十分突兀的就打破了现场美好的气氛。
  连一向温柔好脾气的拾秋先生,都不由得眉头微蹙的将眼神投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不知先生的身后,忽而又探出了一个脑袋,定睛一瞧,发现此人竟是那晚布阵捉妖的那个名叫解莲尘的道长!
  见着此人,拾秋先生便忆起了两人不甚愉快的初次见面...
  只是...这人怎么会在不知的马车上?
  心下虽是满腹疑惑,但拾秋先生还是收敛情绪,然后整理了一番衣衫,随即抬脚步上前去,冲着来意不明的解莲尘拱手行了一礼。
  “莲尘道长,又见面了。”
  嘿,这拾秋先生,倒是知晓礼数,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但,解莲尘心下对于此人的那种天然的不喜之感,还是没有减少半分的。不过,人家都主动跟你打招呼了,再怎么样,咱也不能失了礼数不是。
  于是,解莲尘便越过了自己身前明显脸色已经难看起来的不知,轻松一跃便梭下了马车,站稳身形之后,解莲尘便将手中的那柄红色拂尘往右手一抄,然后以左手行了一个作揖礼。
  “无量天尊,拾秋掌院,有礼了。”
  见着解莲尘以左手还礼,拾秋倒是明白这人也并不是个全凭性情,毫不讲理之人。
  “这...请问莲尘道长如何会与不知同乘一车,来到我们书院呢?”
  哟呵?这口气,听着怎么像是...像是丈夫撞见妻子幽会老相好呢!?
  “贫道...”
  “他腿瘸了,死皮赖脸硬说要搭一截便车,车夫师傅心好,我也拗不过他不要脸皮的纠缠,就让他上车了。”
  解莲尘还未来得及讲明原因,身后就传来了不知听起来口气不佳的话。
  是了,半个时辰前,不知将将上得医馆的马车行出去没多久,这厮就突然从街道的人群里,好死不死的跌坐在了不知乘坐的马车前。吓得那马儿扬蹄便是一阵嘶鸣,好在是那驾车师傅经验老道,所幸马儿虽然受惊,却也没有闹出大麻烦来。
  那车夫本想下去对其一通责骂,可见其年纪轻轻又身着道袍,所谓,惹谁也别惹泼妇与道士,前者你吵不过,后者...你可能还没机会跟他吵,人就莫名其妙的没了...所以,车夫只好咽下了一肚子的恼火,上去好心牵扯起了解莲尘,询问他可有大碍。
  要说人不要脸就天下无敌呢,这厮摆着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作势就倚在了那车夫的身上,说自己腿脚无力,怕是难以走道儿了。
  啧,今日出门真是没看黄历,怎的遇上这么个泼皮道士。怎么办,人家也不说赖上你了,但你又不能撒手不管。无奈之下,车夫只好前去询问车上的不知,看她是否愿意让这道士暂且与他们同行一路,待到将不知送至书院,车夫再单独将这尊瘟神给送回他的道观,权当自己今日做善事了。
  哪知,这两人一打照面,发现竟是旧识...
  虽然不知极为不情愿的不想搭理这厮,但,要是她不同意,又怕他找这车夫的麻烦,于是乎,就有了现在他们看见的同乘一车这么一出。
  “诶~我说女善人,相遇即是缘嘛,所谓...”
  “行了,你家里的灶膛怕是又忘了熄火吧,赶紧回去,免得把你那道观给点了。”
  “哎呀哈哈,莲尘道长说的对,既然大家相遇一场便是有缘,前面擒妖,道长与不知先生都是功臣。再者,按理说,槊禹是咱们书院的学生,他的家人遭遇横祸,如今,咱们书院就等同是他的家,我们就是他的家人,既是家人,那么,理应是该设宴感谢莲尘道长一番的。拾秋先生,意下如何!?”
  眼见着这不知脾气就要上来,站在旁边的陇章先生赶紧上来打圆场。
  听见陇章先生的话,不知转头就要否决,可拾秋却先她一步的开口接话道。
  “呀,还是陇章先生考虑周全,如此,快,快请,莲尘道长里面请。”
  “哈?这...这不好吧...嗨呀,既然二位先生盛情难却,那贫道,便厚这一回脸皮了。”
  言罢,这厮便将右手的拂尘往左手一抄,又是那幅神棍气质拉满的道貌岸然的模样,随着在前面引路的陇章先生就大摇大摆的朝着书院里行了进去。
  啧!见着这厮如此这般臭不要脸的行为,不知那个白眼,简直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拾秋知晓不知心下定是恼这解莲尘的,但,现在人已经请进去了,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再者,陇章先生说得也对,书院是该代表槊禹感谢一下他的。
  “不知,走吧。外面风大,现下已是初秋的天,你身体初愈,可别再感染了风寒。你瞧瞧,这帮孩子,知晓你今日要回来,个个早就翘首期盼了。”
  教书的先生,果真是惯会宽慰人。三五两句,就叫不知心下的气愤消减了大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