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章 承诺

  她抬眼看了看分列两边,个个眼中都是难掩激动情绪的学生们,不知顿觉心下一暖。
  “现下正是授课时间,一个个的杵在这里作甚,还不赶紧给我回去学习。”
  不知佯装生气的话,却让学生们听得有些热泪盈眶,毕竟,不知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良师益友的存在。
  一帮学生簇拥着不知进了书院的大门,送至先生寝舍门口以后,大家便识相的都回了学堂继续认真上课。
  先生们居住的寝舍,是与学生寝舍相邻的另外一个巨大的院落,院落里又分隔出了每个先生单独居住的小院。
  在医馆里待了一个月,再次回到书院的寝舍,不知的心下,竟生出了几分亲切与归属的感觉。
  “怎么?可是房间哪里没有收拾妥当...”
  见着不知站在自己的寝舍门口发着呆,待到一众学生散去以后,这才慢慢走上前来的拾秋,并肩与不知站在了同一处,然后开口问到。
  “没...挺好,多谢。”
  “你我之间,说谢谢不是太见外了么。”
  “但,还是要说。无论是三年前,还是如今的一切...”
  认识了三年,这是不知第一次对拾秋先生说出谢意。不知脸上认真的表情,看得拾秋微微一愣,但很快,他的嘴角边洋溢上了一抹笑意。
  “呵呵,好啊,既然你说谢谢,那...你要用什么来谢我呢?以身相许么?!哈哈哈...”
  很少听见以端方雅正出名的拾秋先生,会这般开口玩笑。
  听见拾秋的话,不知并未立马应声。而是低下了头,仿佛是在下细思量着什么。三五个呼吸后,只听得她忽然长舒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突然转过了身形,目光灼灼,不避不闪的看着拾秋先生道。
  “如果你不嫌弃我是个来路不明之人...”
  “诶别!不过是句玩笑罢了,你怎的还当了真。若真是要你报答,岂会等到现在?再者,你替书院教育出了这么多优秀的孩子,于书院,于我大虞的江山社稷,那都是功劳丰厚的。是我该庆幸捡到宝才是,也应是我...感谢你才是。”
  见着不知当了真,拾秋先生的心下突然莫名的一阵慌张,这种慌张,并不是害怕坦然自若的她,会真的以身相许...而是...仿佛一种心下潜藏已久的那个念头,突然被揭开了遮掩的篷布一般不耻与羞愧...
  “我说的,是认真的。”
  “嗨...怪我,怪我。是我失言,不知,你可千万别这样。你这般态度,真是要叫我今后寝食难安了。”
  “可...”
  “打住...打住!嗯...好吧,既然你非说要报答我的话,那,这样吧。不如,你许我一个今后我随时可以向你提出,但你不能拒绝的要求,怎样?”
  “好。”
  几乎是完全没有犹豫,当拾秋先生的话脱口,不知就应承了下来。
  “二位先生,原来你们在这儿啊,嗨,贵书院真是宽敞,贫道不过是出来小解,这就一不小心迷路了,呀,现下正好,遇上了二位先生,我们就一同去往饭厅吧。”
  正当不知与拾秋两人之间的气氛,稍稍显得有些微妙之时。解莲尘那厮极为煞风景的痞癞声线,就从两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闻声,不知连头都没回,就直接跨进了自己的寝舍,然后冲着拾秋先生拱手行了一礼。
  “拾秋先生,我突觉身子有些疲累,午宴我就不参加了,替我谢过各位同仁的盛情,我就先歇下了。”
  言罢,还不等拾秋先生应下她的话,眼前的房门便“嘭”的一声就关了个实在。让那将将走到跟前的解莲尘,刚好吃了个闭门羹。
  “诶~女善人这是?”
  “哦,不知说她身子有些疲累,想休息一下。哎,是我疏忽了,她当初伤势那么重,如今回来了,本就该是好好静养才是。不过没关系,今日道长赏脸光临,也恰好让我们书院借花献佛的宴请道长一次了。来,道长请随我一同去往饭厅用点简单的吃食,道长请...”
  “噢,原来如此。行,先生请...”
  于是乎,这么一出迎接不知回归书院的戏码,就以这解莲尘阴差阳错的白吃了一顿饭,最后简单结束。
  席间,大家都相谈甚欢,解莲尘此人,本就生性开朗,原本从中午就开始吃的宴席,愣是被他左一个奇闻异事,右一个捉妖趣闻的强大掰扯能力下,直接吃到了夜半三更。像解莲尘这样的习道之人,没有那么多的禁忌,酒肉结亲,皆是在允许范围内的。不过,食肉只食三净肉,即为,不见杀,不闻杀,不为己杀。还有就是,每月初一十五为斋戒食素日。
  解莲尘的酒量极好,这书院的一众教书先生全都被他给喝趴下了,只剩下定力最好的拾秋,还坚持回到了寝舍。不过,这一路上,都是被解莲尘勾肩搭背的搀扶着就是了。一到拾秋先生的寝舍,他就彻底来不起了,直接倒卧在床,昏睡了过去。
  自己也有着三分醉意的解莲尘,站在拾秋先生的床榻边,本想着坐在旁边的矮凳上稍作休息,就自行离去。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此时本该睡着了的人的声音。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认识我?”
  这是...不知那有些清冷的声线。
  以屈膝半蹲欲坐之姿打算落座的解莲尘,在听见不知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过后,原地呆愣了两秒,随即便取消了这个动作,转而站直了身,那张此刻因为酒力而显得有些陀红飞醉意的俊秀脸庞,堆满了犹如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容,转身看向了手中提着长剑,身形冷冽的站在门口,以充满了戒备的眼神在看着自己的不知。
  见她如此模样,解莲尘不由得捂嘴做出了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呀!女善人,您不是身子不适,需要静养么?怎么...这夜半三更的,如何会突然出现在拾秋先生的房门口啊?哦~~我懂了!嗨,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啊,怪我,怪我,是贫道没有眼力见儿,打搅了你们本该独处的时间。你...嗝...你放心,贫道...贫道现在就走,现在就走哈~~嗝...”
  说着,这厮就一副酒劲上头,醉得左脚绊右脚的样子,抬脚就冲着不知行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