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五章 扒拉我

  见着此人如此醉态,不知的眉头瞬间便紧蹙了起来,随即一脸嫌恶的闪身离开了门边,似是一点也不想同解莲尘这厮挨近半分。
  哪晓得,不知才将将闪身离开,那脚步虚浮的解莲尘也不知是绊到了门槛,还是自己踩着了自己的脚,就只见其突然惊呼一声,随即整个人便直直往前栽倒下去。
  眼见着那张俊秀白皙的脸蛋儿就要撞实在那屋舍门口的廊柱上。不知赶紧一个闪身上前,随即伸手一抄,便搂着解莲尘这厮的腰身一个原地翻转,就将这人给捞回了正轨。
  可这酒醉之人,本就步伐凌乱,不知将将把他给纠正了身形,这厮也不知道是又绊着哪儿了,整个人突然重心不稳的朝着身后凌空的台阶一跌。吓得手臂还来不及从这厮的腰侧收回的不知,下意识的便又再次搂紧了他,想借着自己的腰腹力量将其再次牵拉回来,可是...解莲尘毕竟是个成年的男子,又高出自己半个头,后仰力加上解莲尘自身的重量,再一个他醉酒以后无法控制自己全身的肌肉,种种因素,竟让不知一只手根本没能将其拉回来,反倒是因为两人之间的牵扯,害得自己也重心不稳,整个人直接趴在了解莲尘的身前,两个人一起朝着台阶下面跌倒而去。
  完蛋,这台阶足有五阶,这要是跌下去,解莲尘这厮非得脑袋开瓢不可!
  情急之下,不知只好单手运剑,“咻”的一声将剑身自剑鞘中飞速抽出,随即将柔韧的长剑抵在了解莲尘身后的地面上,然后借着长剑的弹力,做了一个简单的缓冲,但还是难以避免两人同时摔倒在地的结局...
  “哎哟...嘶...这位女善人,你...嗝...你好重呀...”
  “你!!”
  摔趴在了解莲尘胸口的不知,一听这厮的话,气得差点儿没一剑插穿他那张满是酒气的臭嘴!
  不知挣扎着从这厮的身上爬了起来,那抓着长剑的手,简直是紧了又紧...
  最后,理智还是稍占上风,不知一再忍耐的逼迫自己咽下了心间的那口恶气,然后收敛了情绪,居高临下的睨了躺在地上伸手不断的想去够自己被剑柄给抵疼了后背的解莲尘一眼,随即便挪开了目光,转身便想去寻那掉落在台阶上的剑鞘。
  可不知将将转身,就突觉自己的小腿一紧,一个温热的物体,猛地就靠了上来。吓得她扬起手中的长剑就要戳下去,可待她定睛一瞧,入眼居然是解莲尘这厮那张盛满了无辜之色,又带着些许醉意的俊脸...
  “多谢...嗝...多谢女善人的救命之恩,贫道...贫道无以为报!不如,不如...我就以身相许吧...”
  “无耻!!”
  解莲尘的话音未落,好不容易压下邪火的不知,那将将占了上风的理智,“噌”的一下便被这厮重新点燃的怒火给瞬间焚烧殆尽。
  她本想一脚踹飞这无赖泼皮,可奈何自己的双腿都被这厮以双臂环抱之姿紧捁着,她如何也无法抽身出来。
  气极愤极的不知,抬手就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眼前着那剑刃就要落在解莲尘这厮的脖颈之上。
  “先生!!不可!!”
  槊禹的声线,及时自拾秋先生的寝舍院落大门处,传了过来。
  凌冽的剑锋,险险的应声悬停在离着解莲尘的脖颈处不过一掌之远的距离处。
  因着今日要回去处理槊家宅子的缘故,所以白天的时候,槊禹并没有在书院。晚上回来听闻不知先生从医馆回书院了,槊禹连忙洗漱了一番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这才来了先生寝舍找不知,可去了不知的住处,却并未瞧见不知的身影,槊禹想,许是不知才将回书院,大约是在拾秋先生这儿接洽课业事宜,于是便来了拾秋先生居住的院落。
  哪知,他将将跨进院子的大门,就瞧见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呀...现在想想真是后怕,要是他稍稍再晚来一丁点儿,今日...拾秋先生这院子,怕是就要见血了。
  叫住了不知以后,槊禹赶紧奔上前去,伸手强拉硬拽,好不容易总算是将八爪鱼一样缠拗着不知先生的解莲尘,从她的腿上扒拉开来。
  可这解莲尘仿佛酒劲上头,自己被槊禹给强行拽开以后,这厮就垮着那张青稚俊秀,此刻又飞着些许醉意的脸,转头撅着嘴就冲着不知告起了状。
  “先生~~他扒拉我~”
  我的天...
  顶着一张正经又俊秀的脸,以那种软糯,又让人生不起气的受气小媳妇的声线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的解莲尘,看得槊禹和不知,直接傻了眼...
  师生俩默默的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伸手抚上了自己的手臂,搓了搓那些自动冒起来的鸡皮疙瘩。
  不知有气无处撒,只得无语仰头望天长叹了一口气,随即便伸手冲着那还窝在地上,做着一脸无辜状的解莲尘后颈处大力一劈。这厮瞬间便双眼一闭,整个人顿时失去了意识的倒卧在地。
  “槊禹,你将此人弄出去丢到大街上,再在书院门口挂上一张狗与解莲尘不得入内的牌子。”
  “哈?先生,这...这不好吧。莲尘道长救过我的命呢,我如此举动,岂不是违背了先生之前所教的知恩图报一课么?”
  “啧...平日里怎么没见你那么听话!”
  “嘿嘿,先生,槊禹平日里也是这么听话的,只是先生不曾发现罢了。”
  “油嘴滑舌!!去,多叫两个学生来,把这人...把这人弄去空置的那间教舍里,今晚暂且让他住下。明天待他清醒以后,就把他轰出书院去。神棍,真是个扫把星,走到哪儿就弄得哪儿一片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听见不知软了口气,至少是不再说要将解莲尘给丢在大街上了。槊禹开心的应下了她的话,转头就回了学生寝舍,叫来了几个同住的学生,几人合力,将解莲尘这厮给弄去了空置的那间教舍。槊禹还给他找来了被褥,这夜深露重的,免得把他给冻着。
  翌日
  因得昨夜一帮教书先生都被解莲尘给喝趴下了,所以...今日书院所有的班级,都没有教书先生到场授课...
  这是大虞自开设书院以来,史无前例的全院先生旷课...不对,旷工记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