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六章 冷静

  但,好在是剩了个重伤初愈的不知在...
  见着各个教舍都没有先生前来授课,不知的心下,那叫一个气啊!
  无奈之下,心中窝火的不知,只好将所有学生都集中到了教授武课的宽阔校场上,然后以各个教舍为单位,组织大家上了一天的大课。即...她一个人,教了一整个书院的学生...
  这也是,史无前例,仅此一人的壮举。
  好歹是挨到了下学时间,学生们各自有序的去了食堂用餐以后,不知便手执长剑,憋了一天的怒气值,现下彻底拉满。只见她脚下生风,一路疾行的到了昨夜她让槊禹安置解莲尘的那间教舍前。
  “磅!”
  继槊禹家那块门板之后,又一块可怜的门板,同样应声倒地。
  诶...这不知,人好是好,就是发起脾气来,有些费门板...
  “哎哟!!地震了,地震了!?”
  躺在教舍的地板上,裹着槊禹给他的棉被睡得正香的解莲尘,立马便如那受惊的猫儿一般,“咻”的一下就从地上弹坐了起来。
  当他用惊魂未定的眼神看清了站在教舍门口,手提长剑的不知时,解莲尘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然后端正了身形,一脸讨好加谄媚的表情看着怒气满满的不知说到。
  “呀,是女善人啊,真是失礼失礼,叫女善人瞧见了贫道如此蓬头垢面的样子,贫道这就起来,这就起来..”
  “不用起来了,因为你很快...就要入土为安了!”
  话音未落,不知手中的长剑瞬间便应声出鞘,凌厉的剑风吹得解莲尘只觉自己的面门凉嗖一片。
  眼见着危险袭来,这厮才终于醒过神来,可惜手边也没有趁手的物件儿能用以格挡,情急之下,解莲尘只好将身上的棉被伸手一抄,堪堪仅做抵挡不知第一招的器具,“呲啦”一声,闪着寒芒的剑刃瞬间便刺破了棉被,解莲尘心下怕怕的脸,在棉被后面险险的躲开了不知这铆足了杀意的一剑。
  “诶诶!!女善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呀!贫道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我可以赔不是,可以致歉的!别别,啊...救命救命!杀人了,杀人了!”
  “嘭,嘭!咔嚓,咔嚓!!”
  闻讯赶来的拾秋先生众人,还未走近这间教舍,远远的,就听见了解莲尘听着十分凄惨的求救声。
  身手好的几个教武先生已经率先飞身几个起跃先行抵达了“命案现场”,几人合力才勉强把那解莲尘已经逼到了房梁上的不知给拦了下来。
  “不知先生,冷静,你冷静点儿,出了何事你这非要致莲尘道长于死地啊?”
  陇章先生一边夺下了不知手里的长剑,一边惊魂未定的询问道。
  “如此蛊惑人心的妖道,不杀了他,难道留着让他继续祸害人间么!”
  “呜...贫道冤枉,贫道冤枉啊...”
  这边被众人拦下的不知,一听那倒吊着身形挂在房梁上的解莲尘还在喊冤,立马便要继续发作,想上来找他的麻烦,吓得众人连忙捁紧了她。
  “不知,怎么了这是!?”
  关键时刻,拾秋先生温润的声线,犹如那艳阳炙烤的夏日午后,突然吹进来的一阵解暑凉风似的,瞬间给这剑拔弩张的现场降下了些许温度。
  拾秋先生快步走到了被众人给围在了当中的不知身边,示意大家松开她。
  “拾秋先生,你来得正好。我怀疑,这妖道心怀不轨,恐对书院的学生不利,我们要么现下就将他送去镇捕头那儿关起来,要么...就让我立马了结了他!!”
  “天大的冤枉啊,拾秋先生,您倒是评评理啊,我一没做对贵书院不利之事,二没在学生当中散播低俗之语,敢问不知先生,贫道究竟是犯了书院哪条规矩,违了国家哪条法律啊...啊啊...要掉了要掉了...呀!!救命!!”
  挂在房梁上的解莲尘口中给自己辩解喊冤的话尚未说完,自己紧张出汗再加上力量渐失的手臂,很快便支撑不住,眼见着就要从那房梁上坠落而下,幸好离他最近的断蓝先生眼疾手快的飞身上前,及时接住了他,才不至于叫他摔了个难看。
  “呜~呜~多谢断蓝先生的救命之恩,多谢,多谢!”
  这解莲尘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将将站稳身形,就立马一把抱住了断蓝先生,给其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示感谢之后,随即便躲藏到了断蓝先生的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惊恐万分的看着那眼神都快把自己给大卸八块的不知。
  “好了,好了。莲尘道长,此事,真是对不住,原本道长是我们请来的贵客,如今却弄成这个样子。拾秋替不知先生,向道长致歉,对不住,道长,让您受惊了。”
  “拾秋先生,你怎么还向他道歉...”
  “不知,我晓得你是因为昨夜我们集体醉酒一事,迁怒于莲尘道长,可,这事怎么能怪道长呢?酒是我们自己喝的,今日旷课,也是我们的失职,于情于理,这件事,都怪不着莲尘道长,所以...诶诶,不知,不知先生!”
  拾秋先生嘴里的话还未讲完,不知就已经完全听不下去的伸手夺过了自己的长剑,然后拨开人群,愤愤然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这...哎...实在抱歉莲尘道长,您先稍事休息,待会儿我再安排马车送您回去。我先去瞧瞧不知,她重伤初愈,再加上接连动怒,今日又教授了全院学生一天的课...”
  “无妨无妨,拾秋先生且去,且去!!贫道这就收拾离开,不用送,不用送,叨扰已久,贫道这就告辞,告辞!”
  拾秋想留解莲尘再稍等片刻就安排人送他回去的话还未讲完,这厮便一脸万万使不得的表情,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还接连摆手立马拒绝了。
  言罢,解莲尘就赶紧伸手抄起了自己掉在角落里,连毛都被不知给一剑斩掉了半截的拂尘,然后匆忙与众人告了别,就跌跌撞撞的奔出了门去,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余下的一众教书先生,各个面面相觑,也想起因为昨夜醉酒,犯下了今日所有先生集体旷课的糊涂事儿。
  见着大家脸色不佳,拾秋身为掌院,也明白这个时候,该自己去承担责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