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七章 高攀

  “大家且先回去吧,由我去向不知先生赔礼道歉。”
  “这...拾秋先生,我们...我们也该一同承担此事的责任的。”
  昨夜听得最是兴致勃勃的百树,一听拾秋要一个人承担此事,立马便心觉不安的站了出来。
  “是呀,是呀,酒是大家一起喝的...”
  “对对...”
  一众先生皆是出言附和百树的话,但,拾秋还是摆了摆手。
  “今日之事,若是闹到了国学院,大家都会受到牵连,我一人揽下,总好过大家一起受罚。”
  “拾秋先生...”
  “好了,先不提这件事了,我心下自有分寸,大家回去休息吧,准备明日的课业,我先去找不知先生了。”
  说着,拾秋先生便率先离开了教舍,转而去寻生气离开的不知了。
  大家知道,拾秋先生平日里看着温文尔雅,其实,也是个有主见且轻易不会被任何人改变的主儿,就好像之前留下不知这件事一样。
  众人说他不过,也只好依从。
  此时,天边的夕阳渐落,逐渐挂上幽蓝帷幕的夜空,已经悄然跃上了几枚星子,在自顾自的闪烁着。
  拾秋在书院里寻了一大圈,总算是在书院最高的一处瞭望观景台上,找到了独自一人凭栏而坐,此刻正双手抱膝,将下巴搁在了自己膝盖上的不知。
  “初秋露重,小心着凉。”
  拾秋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衫,一边走到了不知的身边,然后躬身替不知披在了肩头上。
  不知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伸手扒下了拾秋先生的衣裳,然后站起了身,将手中的衣裳,递还给了他。
  “多谢,我不冷,今日疲累,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言罢,不知越过了拾秋,抬脚便要离开。
  可下一秒,她却突觉自己手腕一紧。不知眉头轻蹙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拾秋先生握住的手腕,又抬头看了看他并未直视自己的侧脸。
  见他如此模样,不知的嘴角,扯出了一个带着些许标准距离感的微笑。然后轻轻翻转手腕,就轻易挣脱了拾秋的牵扯。
  “我并非拾秋先生你的上级,所以先生无需对我说什么歉疚之语。只是,我觉得,为人师表,就应该做出好的表率,而不是如此这般的轻易放纵自己。”
  听见不知的话,拾秋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然后轻笑一声道。
  “是了,不知你一向是对自己要求极高,是我们荒唐行事了。”
  “好了,拾秋先生无需再多言语什么,有一事,我想提醒一下先生,那解莲尘,定然不是什么好人。”
  “不知你的意思是...他并非正经道士?”
  “道士是道士,正不正经,这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拾秋先生还是尽量与之少有来往为好。”
  不知这话一出,听得距离他们大约百米开外的一棵参天大树上藏匿着的那人,差点儿没一个趔趄直接栽倒下来。
  在这人旁边的树杈上,还端坐着一只身形线条极其优美,除却额头生着一簇淡金色绒毛,其余满是柔软雪白的毛发,那张瞧着便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揉搓一番的可爱脸蛋上,嵌着一对天生的紫色双眸的八尾狐狸。
  “嗬...这就是你说的最近找到的新鲜乐子?”
  这八尾狐,竟开口说话了,听这柔腻软糯的声线,由此便可得见它若化形,定然是个绝色可人儿呐。
  而它旁边正仔细听着那边观景台上不知和拾秋两人说话的人,正是刚刚从书院仓促逃走的解莲尘。
  此刻的他,脸上哪里还有半丝窘迫,而是一副趣味十足的模样,在干着听人墙角之事。
  “诶~八尾,你不懂!这女子,可有趣了。”
  听见他的话,那名叫八尾的狐狸,立马便轻呲一声道。
  “嘁...是是是,我不懂~我是不懂你这几百岁的老人,对于这么个女娃娃,究竟是有何种趣味在里面,不过,我奉劝你,我总觉得这个女娃娃来历不简单,你瞧见她手上的那把长剑了吗?那可不是凡界该有的上品宝剑呐,就是在我们妖界,也没有几样能与之比肩的。”
  “你这狐狸,说事儿就说事儿,非讲我这不值一提的年岁作甚。”
  “怎么?怕我说你老,让你觉得自己不配同这么稚嫩的女娃娃玩耍了?”
  “嗬!非也,非也~与你们妖界修仙之人相比起来,我这不老不死,又不见修为增长的活死人,可是连渣渣都算不上。”
  “又是这句话,我都听腻了。”
  “好嘛,好嘛,你听腻了。那我便换个话题,上次交给你的那两只金蟾,你如何处理了?”
  “怎么?都给我了,你还想要回去啊?”
  “呵呵,说得贫道怎的如此小气呢,既然给你了,就定然是不会再同你要回来的道理啊。只是,那老蟾蜍的身上背了命债,你若是想要他们的能为你所用,冥界阴律司,你怕还是得去走上一遭的。”
  “哟?你平时从不过问我的行事轨迹如何的,今日怎的突然转性,想起来跟我说这个了。”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虽然你想复仇,但...”
  “但万不可走上邪道,修为尽毁...真是的,我都听腻了你这话,果真是人的年岁越大越唠叨!嗨呀,我知道你是担心这女娃娃那个学生的父母亲人,若是没有找到断命凶手,就要一直呆在枉死城里无法转世轮回。啧,真是没见过你对哪个人如此上过心。老人家,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女娃娃了吧?”
  “喜欢...”
  解莲尘将这两个字细细的在口中咀嚼了一遍,随即嘴角便擒着一抹玩味笑意,转头看着旁边的八尾道。
  “怎么,你嫉妒啊?”
  “哈哈,嫉妒!?啧啧啧,果真是人老脸皮厚呢,我狐族男子,哪个不比你这老人家貌美又有道行。不是我非要踏谑你,你呀,就是配那小女娃,我都觉得你高攀了。呵呵呵...走了,你且好生与你这女娃娃玩耍吧。噢,对了。你可要好生伪装你的年纪哟,可别叫人家发现,你是个能当人家祖宗的仙人板板哦!”
  话音未落,就只见八尾突然摇身化作了一缕轻烟,转而消散在了解莲尘的面前。
  细品八尾的话之后,解莲尘又再次轻笑出声。
  “果真...是我高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