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 再见面

  世间,有许多爱而不得,想爱,又怕深陷其中的牵扯...
  有时候,为了避免看见花落的伤感,所以,有些人,会选择不要看见花开。
  就好比,解莲尘此人此刻...
  时间过得飞快,转瞬,又是一年盛夏。
  近来,整个大虞都深陷水涝的困扰,这三天落一次暴雨的天气,搞得大虞到处都是水灾泛滥。民众最惨,庄家被毁不说,有些地方连自己的家园都被大水给淹了。
  于是乎,这各个没有被淹的城镇街道上,就多了许多逃难的灾民。
  朝廷已经下令,命各个城镇村落,凡是有收容难民能力的地方,一律不得拒收难民入城,并开仓放粮,于各地设立施粥点,让这些灾民不至于饿死街头。
  可饶是如此,各地那些接受难民的城镇,却已然是人满为患,粥粮不济。
  卧龙村因得地势处于较高的地界,所幸还没有受到水灾的影响,因此,来这儿避难的民众,也是最多的。卧龙村虽称为村,但其实就人口量和经济收入来说,已经算的上是个面积颇广的地界了。
  站在书院大门处的屋檐下,看着面前不断降下的大雨,拾秋已经不知道叹了今天的第多少次气了。
  “连连暴雨,再这么下去,叫那些江河下游仍在坚守的城镇,该如何是好。如今,卧龙村的难民数量,早已达到饱和。别说难民的粥粮不济,连本地村民的生活,都要出问题了。”
  “是呀,村中能拿出米粮来救济的大户人家,早已米仓见底,如此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站在他身侧的,是年纪稍长他两岁的教文先生葵之,此刻,他亦是脸色凝重的接话道。
  “难民安置点,已经没办法再容纳更多的人了。而村民大多愿意施舍米粮,但不愿接受外来人士住进自己家里。”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施舍米粮已是尽了善心,这些毕竟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很难保证,这其中没有混进什么匪盗人员,趁火打劫。”
  “嗯,确实...”
  “两位先生...”
  拾秋与葵之正就现下的情形,商讨分析着,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难民住食问题。此时,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槊禹的声音。
  闻声,拾秋和葵之两人同时转过了身形,看向端正了身姿,冲着他们行了一礼的槊禹。
  “槊禹,怎么了?可是有何要紧之事?”
  拾秋先生十分关切的上前一步,站在了槊禹的面前,悉心问到。
  “额,不,先生。还请拾秋先生恕我冒昧,偷听了你们讲话。是这样,我方才听见你们说,那些灾民无处可去,容纳点就要爆满,于是,我便想到,我家的宅子,总合现在也是没有人住。家里人去世后,我便请人将屋舍里的家具摆设都收拾妥当封存起来了。如今,我家,也是空置着。不如,让那些难民住到我家去吧。先生请放心,我的家人,生前都是一心向善之人,所以,即使他们乃是横死,也不会出现冤魂索命,要找替死鬼那样的事儿来。”
  两人一听槊禹的话,立即眼前一亮。
  “嗨呀,槊禹这倒是个好法子呀。他们家的宅子宽阔,再怎么样,容纳个百余人不是问题,如此,也可解了城内难民容纳点的燃眉之急呀。拾秋先生,你认为呢?”
  葵之先生听完槊禹的话,显得有些欣喜,拾秋先生亦是。
  “是了,这真是一个好法子。如此,我们便替那些难民先谢过你了槊禹。”
  “诶诶,使不得使不得先生,能为大家做点贡献,我心下也是开心的。”
  “呵呵,真是个好孩子。如此,拾秋先生,我就先去通知镇捕头,告诉他这件事,让他将后面进村的难民,安置到槊禹家去。”
  “嗯,那就有劳葵之先生了。”
  说着,葵之先生撑起门边搁置着的油纸伞,转身就疾步走进了雨里,朝着衙门所在的方向奔走而去。
  解决了一件燃眉之急,拾秋先生心下十分欣喜的上前揽着槊禹的肩,然后正要同他一道进得书院之内。这时,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重物啪嗒落地之声。
  师生两人闻声连忙转头一瞧,就看见了一个从一匹没有马鞍的高头大马背上,脸面朝下坠落在地,身下还不断溢出鲜血的人。这人的身形,瞧着有些眼熟,尤其是他身上这袭被血水浸透了的道袍...等等...道袍!?
  “莲尘道长!?”
  “莲尘道长!?”
  拾秋同槊禹两人,几乎是同时惊呼而出了这个几近一年之久没人提起过的名字。
  确定了此人的身份,师生二人赶紧冲进了大雨里,合力将人给抬到了书院大门的屋檐下。
  “道长,莲尘道长!?”
  无论拾秋先生如何呼喊解莲尘,这人都没有半点儿反应。
  “呀,先生,您快瞧,道长腰侧,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似的。”
  拾秋顺着槊禹的话定睛一瞧,果真是看见了让他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的一道血肉翻飞的狰狞伤口。
  这伤口之深,竟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那浸透了解莲尘身上衣衫的血水,便是自这里涓涓泄出。
  “这...这如何会弄成这个样子!?槊禹,你赶紧去找人来帮忙。”
  拾秋的眉头紧蹙,立即吩咐槊禹去找人手来。
  “怎么了!?”
  恰好经过此处的不知,扭头便撞上了迎面奔来的槊禹,师生俩都不曾防备的撞了个满怀。
  “哎哟,嘶...你这小子,不是教过你勿要疾行,勿要...”
  “对不住先生,我一时慌张,哎,来不及细说了,既然先生来了,我就先去医馆一趟找孙大夫前来吧。”
  说着,槊禹就调转了身形,然后拔腿奔进了雨幕里。
  不知满脸纳闷儿的看着远去的槊禹,又将目光落在了大门口的拾秋和他怀里那个血呼啦嚓的人身上。
  “解莲尘!?”
  “不知,你来得正好,快,咱们合力,将莲尘道长弄进书院里,找个干净的地方,先给他换下这身满是血污的衣裳再说。”
  乍一初见此人的不知,本来是完全不想搭理的,可是...见着他那张平日里总是嬉笑卖怪的青稚脸庞,现下竟然毫无血色,双眼紧闭的躺在那里。不知的心下,也不晓得为什么会突然闪过一年前,那个清晨里的解莲尘的侧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