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胎记

  解莲尘突然间的呓语,惊得不知立马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随即那张俊丽的容颜上,仿佛是做了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情之后被人发现了一般,瞬间飞上了两朵红霞。
  不知此刻心跳的厉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是如此反应,真是的,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自己怎的...怎的还生出了做贼心虚的感觉来...
  好在,解莲尘仿佛是因为伤口疼痛,所以下意识的发出了两道呼痛之声。
  见此情形,不知心下竟暗松了一口气。
  收敛好了情绪,不知又转头看了他一眼,见着他刚刚扭动的这么一下,就将盖在身上的被褥给挣开了。
  “连睡个觉都是这么个不得安分...”
  不知语气颇嫌的一边弯下了腰,一边伸手去替他将滑落的被褥重新拉扯了起来,正要准备给他盖上,不知的目光却在不经意间撇见了解莲尘左肩处的那个金色的纹身。
  霎时间,不知顿觉自己仿佛是被一道惊雷击中了一般。整个人瞬间楞住了,下一秒,她的眼前便如走马观花一般,闪过了无数混乱的片段。
  在一片刀光剑影,飞沙走石,满是无脸人尸体的修罗场,不知看见了孤身一人站在层层死尸堆叠起来的庞大尸山上,迎着凌冽的寒风,手执长剑浑身是血孤身迎敌的自己...
  尸山底下密密麻麻皆是不断涌上前来的无脸人,不知看见自己在不断挥剑劈斩着,那隐隐颤抖着的执剑的手臂,在提示着她自己现下已然是强弩之末。
  灰沉的天空之上,不断的飘下鹅毛大雪。前一刻还尚且温热的血液,下一刻便被这寒凉的空气给冻凝在了不知手中的长剑之上,但很快,那凝结的血液,又被下一具尸首主人的血,重新温热,融化...如此,反复...
  飞溅的血花,已经将她身上的那件雪白的披风,给浸染成了暗红之色,随着披风吸收的血水越来越多,重量也愈发的沉重,最后,她索性将那披风大力扯下,朝着尸山底下随手一抛。
  血红色的披风,被冷冽的寒风吹得猎猎作响,那犹如逝去的彼岸花一般坠下的醒目红色,看得人禁不住的心生悲凉。
  画面一转,眼前出现的,竟是一股股透着刺骨寒凉的冰水,犹如那猥琐阴森的毒蛇一般,肆无忌惮的从自己身上的领口,袖口,不断的浸透了她的全身。那几欲令她心肺炸裂的窒息感,让不知忍不住的想要挣扎逃生,仰天呐喊!!
  “额...啊!!!”
  “女善人,哎哟...嘶...女善人...贫道,贫道...快支撑不住了...”
  就在不知感觉自己就要窒息而亡之时,耳边竟忽然传进了解莲尘那厮的声音。下一刻,不知顿觉自己犹如被人从那寒凉刺骨的冰水之中拉扯回了现实一般,整个人突然瞬间清醒,猛的睁开了眼睛,并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
  可当她的眼神对上了距离自己极近的解莲尘那双犹如深渊一般的双眼之时,不知呆愣了两秒,随即便如那受惊的猫儿一般,瞬间弹坐了起来。
  “啊...嘶...呜~~女善人,我们都一年没见了,你怎的还在记仇呀。我要是有罪,就请痛快的给我两剑,而不是...不是这般来折磨我呀...”
  “什么...”
  还未从刚刚突然出现的情境中回过神来的不知,下意识的便应了一句,随后她便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是趴在了解莲尘的...胸口上...
  再加上她方才下意识的坐起来,好死不死的就正好撞在了解莲尘腰侧的伤口上。如此这般失态的情形,是不知这四年以来,从未有过的。
  真是的,见了这解莲尘,自己就准没好事。
  等等,她怎么会突然不清醒了呢,是了!!刚刚自己明明是要去给这厮盖被子来着,后来...后来...对,那个金色的刺青!
  思及此,不知伸手便一把掀开了解莲尘身上的被褥,吓得那厮立马惊呼出声。
  “呀...非礼,非礼啊!!你你...你要干嘛...贫道虽然身不富裕,但好歹是个清白之身,女善人,你怎能趁我病,对我如此...如此粗暴!!”
  “闭嘴!!”
  “呜~~”
  “我叫你闭嘴,你没听见吗?!”
  “呜~~贫道不干净了...”
  “咻!!嚓!”
  “...”
  见着解莲尘这厮口无遮拦的一通乱说乱嚷,一再警告不起作用,不知一把便抽出了手中的长剑,一剑便插在了解莲尘脑袋下面的枕头上。果真,还是只有这招好使,这厮立马便不再做声了。只是那双明亮呼扇的眼眸里,竟隐隐的泛出了点点泪花。
  哦!解莲尘这眼眶含泪,身姿瑟缩,面色苍白的凄惨模样,如何还整出了点儿楚楚可怜的意思在里面呢。
  可不知却对他这幅柔弱可怜的病娇模样,丝毫不见怜惜...
  “我问你,你身上的这个刺青,是从何而来!?”
  “安!?刺青...什么,什么刺青嘛?”
  “就是这个,你左肩上的这个!”
  “哈?哦,你说这个啊,这是只有在我重伤,或者体虚之时才会显现的天生胎记啦...”
  “胎记?”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的眼神,瞬间暗了暗,本以为...或许通过这个刺青,能够弄清楚自己从何而来也未可知。因为她坚信自己看见这个纹身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昏迷了过去,又看见了那样的情境,她觉得那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丢失的真实记忆。
  可如今,解莲尘却说,这是他天生自带的胎记,既是胎记,要叫她从何查起呢!
  “嗯嗯...正是。那个...那个,请问女善人,你看够了吗...”
  解莲尘小心的询问着不知,如果可以,还请放过他这可怜的病号吧。主要是自己这样“坦诚相对”的样子,他真心觉得好没安全感呐!可这姑奶奶,却像是丝毫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
  “我再问你,这胎记,可是有何特殊之处?”
  “特殊?我自娘胎出来便带着的,你若要问它有何特殊之处,恐怕是只有去问我娘亲了...”
  “你娘亲在哪儿!?”
  一听有迹可循,不知立马便又燃起了希望。
  见她如此模样,解莲尘忍不住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转头睨了她一眼道。
  “嗨哟,我的姑奶奶,我母亲自诞下我那日,就因血崩去世了,现下已然不知轮回至哪处地界,别说你找不到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因血崩去世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