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欺负人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如何会成为道士呢?因我母亲是独自在一处荒山之中产下的我,我师父发现我的时候,我正差点被那山野里的豺狼给叼走果腹,师父见我可怜,便将我带回了他修行的道观,自那以后,我便一直跟着我师父。所以,别说你找不到我这胎记的来源了,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何家子嗣,姓甚名谁呢。”
  解莲尘的话,彻底熄灭了不知重新燃起的希望。她低头愣愣的看着解莲尘肩头上,比之方才,已经逐渐就要看不清楚的那处胎记。
  无迹可寻,无人可查,难道,自己就要一辈子都这样带着不完整的记忆浑浑噩噩,不明不白的过下去吗?
  见着不知不晓得在想些什么的盯着自己的胸口发呆,饶是脸皮再厚的解莲尘,都忍不住的偷偷羞红了脸。
  “咳咳...那个,那个...女善人,可否...可否替贫道,将被褥盖上呢...”
  “等等,我再下细看看。”
  心有不甘的不知,还是不肯就这么轻易放过有可能会查到自己过去如何的机会,她想趁着解莲尘身上的胎记消失之前,牢牢记下这个图案,或许这个图案,将来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哈!?还看啊...男女授受不亲,我是男子没关系,但女善人你可是清白的女儿之身,这要是被旁人瞧了去,你岂不是后半辈子都毁了么。”
  “别动!”
  “这...”
  “这什么这,我一个女的都不怕,你一个神棍还怕这些闲言碎语了?!”
  “神棍?喂喂喂,女善人,我敬你是个文武双全的教书先生,这才对你客气有加的,你怎能如此贬低伤害于我呢?”
  “难道你不是!?”
  “当然不是!”
  “哦...”
  “哦!?你就只是哦一声就完了吗?”
  “那你还想怎样?”
  “我!我...哼...贫道不与女子一般见识,你速速将被褥给我盖上,我就不予追究...”
  “闭嘴,废话少说,别动,我叫你别动!你听不懂人话么,跟个蚯蚓似的一直咕踊什么!”
  解莲尘一直挣扎着,想要自己够着让不知给一把掀到了膝盖上的被褥给抓来盖上,可奈何稍有动弹,那伤口便会被扯得生痛,现下不过几个动作,他便已疼得浑身是汗。
  按理说,这么闷热的天儿,也不是非要盖这被子,但,羞耻,羞耻感懂吧!这哪儿是给自己盖被子,这不过是给自己那仅剩不多的自尊,找点儿最后的体面罢了。
  诶,难啊!
  “额...嘶...痛,痛...”
  “不是叫你别动么,活该!”
  “呜~~”
  “我让你闭嘴!别动!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解莲尘的不配合,让不知心下一阵恼火,索性双手一伸,轻易便抄起了他的双手,然后牢牢的禁锢在其头顶之上。
  “疼...疼...姑奶奶,你别这样,别这样...”
  “别动!”
  “哐当...啪嚓...”
  “啊...这...”
  这边的两人还在纠结拉扯着,突然一道茶盏落地的声响,以及陇章先生惊讶的低呼之声,同时传进了不知和解莲尘两人的耳朵里
  完蛋...
  这是此刻两人的脑子里,难得的同时出现相同的想法。
  不知连忙松开了桎梏住解莲尘的手,然后迅速拔出了插在他枕边的长剑,随即脸上堆笑的转头看着呆愣在了原地的陇章先生道。
  “陇章先生来了,哦,你别误会,是莲尘道长说他伤口有异,叫我...额...叫我替他瞧瞧,嗯,瞧瞧。是不是,是不是啊莲尘道长!”
  一边解释着,不知藏在身后的那只手,一边戳了解莲尘那厮两下,哪知,她好死不死的,正巧戳中了他的伤处。
  “哎哟...嘶...”
  “啧!你这瘟殇...让你应承我的话,你怎么...”
  没有听见预料中的答案,不知立即压低了声线,微微撇头冲着解莲尘小声抱怨道。
  如此这般情形,把陇章先生都给看蒙了,但,很快,他便回过了神来。
  “额...那个,那个...我好像忘记把煎好的药带过来了,我先回去端药,你们继续...继续哈...”
  “诶诶!陇章先生!!”
  未待不知追出去,陇章先生连轻功都用上了直接跃上房顶,轻易几个起落,就不见了踪影。
  妈耶,这是急着去跟其他人八卦去了!?
  哦豁,这下跳进濑溪河都洗不清了...
  “呜~~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我都提醒你不要这样对我了,你非是不听,非是不听,这下好了,陇章先生此一去,不出明日,整个出院都晓得...都晓得...”
  “闭嘴!晓得又怎样!?再者,我与你本就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又怕他们晓得什么啊!?”
  “清清白白...?嚯!你倒是清清白白,你瞧瞧我呀,我如此这般的衣衫不整,不对,是根本就没有衣衫!还被你,被你那样将双手桎梏着...我...”
  “嗨呀烦死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大不了我现下就出去找他们说清楚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清楚,就你现在这幅德行出去跟他们说清楚?嗬...姑奶奶,麻烦您找个镜子瞧瞧您现在什么样子好吗?手持长剑,气势汹汹,你这像是去找他们说清楚的样子?怕是去找他们灭口还差不多吧!”
  “这...”
  不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长剑,难怪方才陇章先生会连轻功都使出来的转身就逃了,原来是因为...
  啧,难搞哦!
  心下气累的不知长叹一口气,然后侧身又坐回了床榻边的矮凳上,脸色极其难看。
  “还不是要怪你!”
  “什么?怪我?喂喂喂,你这女善人,不讲道理也要有个极限好不好,我从头到尾就没动弹过,我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个好不好?!”
  “谁让你生个什么胎记不好,非得要生个那款样式的。生个那款样式的也就算了,还生在那种地方!”
  “嚯!怪我咯!什么叫那款样式,什么叫生在那种地方,咋的胎记长胸口这地方,很羞耻吗!?我是个道士,不是送子娘娘,我要有那本事能控制自己的胎记长什么样,长哪个地方,我还用躺在这里受这般侮辱!?真是...呜...真是太欺负人了。”
  越说越心酸,越说越绷不住情绪的解莲尘,竟瞬间哭咛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