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关心

  见他如此模样,不知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刚刚的行为...确实是过分了。可,对于一个不知道自己过去如何,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来说,能找到一点有可能弄清楚前因后果的线索,任谁也是不想错过的。
  她看了看解莲尘已经有些渗血的伤口,心下不禁...生出了些许歉疚。但,一向不善言辞的不知,也不晓得该如何开口讲出抱歉两个字。
  沉默了三五个呼吸过后,不知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拿过了床头矮柜上用来包扎伤口的干净棉布,随即就想上手去松开解莲尘身上染上了血渍的纱布。
  “你干嘛!!”
  见着解莲尘防备如此,不知也并未意外,只是不发一语的接着手上的动作。看出她没有恶意的解莲尘,终于没有再反抗,而是整个人身体紧绷的抬眼望着上方的浅蓝色帐幔。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静谧过头的嫌疑。
  整个房间里,就只听得到不知的手与棉布摩擦的声音,以及她时不时传进解莲尘耳朵里的呼吸声。
  “你如何出了这么多汗?可是除却伤口疼痛以外,还有哪儿不舒服?”
  “啊...?没,没有啊。我,我大约就是有些热罢了,这个天,太闷热了。嗯,嗯,就是这样。”
  不知狐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头继续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左挨右挨,总算是等到了不知将那久违的被褥,又盖回了自己身上。
  活了这么久,解莲尘从来没有一刻是觉得自己是如此的需要被褥这个东西。
  “换好了,你休息一下吧。外面天色不早了,我去叫陇章先生来替我。你...你好生歇息,我走了。”
  说着,不知便收拾妥当了换下的带血棉布,然后提着自己的长剑,头也不回的就出了拾秋先生的院落。
  待到确定不知走远以后,解莲尘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呵呵呵,撩人不成反被撩啊老人家。”
  八尾的声音,人未到声先至的从屋内的房梁上传了下来。紧接着一团轻烟闪现,八尾那流畅的身形,就出现在了房间里。并十分熟练的跃上了刚刚不知坐过的那张矮凳上,那双紫光潋滟的眼眸,此刻盛满了笑意的正盯着解莲尘看。
  “笑甚!要不是为了给你捉住那两只金蟾,我又怎会同他们牵扯上关系...嗨,算了,你不懂...”
  “啧啧啧,又是这句话,你就不能换句新鲜点的词儿么?不过,我确实是不懂你现下这是什么操作呢。方便细说一下么,春心荡漾,情窦初开的老人家?”
  听见八尾这句情窦初开,解莲尘那张白皙的俊脸上,顿时飞上了两抹可疑的红晕。
  “你说你一个狐仙,不好好计划你复兴金狐一族的大计,总跑人间来晃悠作甚!”
  “我来干什么,肯定是为你而来啊。”
  “好好说话!”
  “嗨呀,真是无趣。近来大虞不是旱涝不断么,我夜观星象,算出是一走蛟即将化形,奈何入海的那条道,被人给阻了,于是就被困在了大虞境内,所以它才会不断兴起风雨,试图借由暴涨的洪水入海化龙。所以,我...”
  “我已经同它交过手了...”
  “嗯,我看出来了。啧啧啧,许久没有遇到能让你伤到的东西了呀。”
  “呵呵,它还不是同当年的你一样,误会我是人界的皇帝派去除它的。这厮,也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咬了我一口。好歹咬的人是我,要是旁人,早就死透透了,它那即将化龙的修为,也就全毁了。”
  “我当年咬你的事儿,你竟还记着仇呢?”
  “那是,想我当年还是那么一个如花似玉,额不对,那么一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翩翩佳公子。你怎的下得去口咬我,真是不知好歹。”
  “是了,是了!嗨,为了这事儿,你还指望我跟你道几回歉呐。”
  “为了避免你贵人多忘事,所以我决定,见你一次提一次。”
  “无聊的老顽童...”
  “诶~~跟你的年岁比起来,我连零头都不到呢。所以,贫道还年轻,还年轻着呢!”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打住,你接下来怎么处理这条走蛟?”
  “怎么处理,当然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咯。”
  “那意思是不用我帮忙咯?”
  “我本也没想叫你来帮忙啊。”
  “好吧,倒是我自作多情了。那我...嗯?来人了,我先走了,有事就找我!”
  八尾本想还说些什么,可她异于人类的敏捷听力已经听见了院外传来的脚步声。于是八尾立即摇身化为了来时的那缕轻烟,随后消失在了房间里。
  妖界修仙的动物,其实是很忌讳同人类打交道的,人的身上,多嗔痴贪念,一个交友不慎,便会容易误了修行。
  但解莲尘本就是修道之人,为人亦是正直,所以,八尾才愿意同他接触。
  这边的八尾将将消失在房间里,不知那张脸色不甚上佳的脸,就出现在了门口。
  怕两人之间的气氛再次尴尬,解莲尘赶忙闭上了眼睛假装入睡。
  他能明显感觉到方才还脚步颇重的不知,在进得房间,看见已然“入睡”的他以后,脚上落下的力道,明显减轻了。
  “咯噔...”
  碗底碰上了床头矮柜的声音响起过后,没过一会儿,解莲尘的鼻腔里,就闻到了一股十分浓烈的草药味。
  紧接着,房间里的光线,也比之方才要亮上了许多。
  随后,不知的脚步便停在了床边,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在解莲尘的耳边响起之后,自己的额头上就多了一个手指微微冰凉但掌心有着些许温热的柔夷。
  “嗯...还好没有发烧...”
  她这是...在关心他?
  “唉,这陇章先生,早不回家探亲,晚不回家探亲,偏偏这个时候回去。明明白日里都说好了,却又突然变卦,拾秋先生又去了衙门...”
  听见她这话,解莲尘差点儿一个没忍住笑喷出来。拜托,小姑奶奶,人家为什么连夜回家探亲,你心里没点儿数么!
  “嗨...罢了,你且安稳的睡会儿吧,折腾了一整天,连我都疲乏了。额...嗬...”
  没想到她平日瞧着那么冷清的她,竟然也会自言自语。还会这么斯文的打呵欠,解莲尘闭着眼睛,一直在脑海里想象着她此刻的表情和样子,不由自主的就嘴角上扬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