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走蛟

  “嗬...你倒睡得安稳,竟还做起忍不住偷笑的美梦来了。”
  糟糕,一时入神,忘记表情管理了。
  好在她并未多疑,唉,他是已经许久不曾做梦的人了...
  屋内,再次静谧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解莲尘都没有再听见不知有什么动作。直到自己的胸前突然一沉,随即一个呼吸均匀的声音,就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吓得解莲尘立马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不知那张不同于平时清冷模样的绝美脸庞...
  鼻尖若有似无萦绕着的一股淡淡的草木清香味,闻着叫人顿觉心旷神怡,让解莲尘忍不住偷偷的深吸了两口气。
  看着眼前睡颜如孩童般可爱的不知,解莲尘的目光,简直柔和到了极点。这么一个平时像只刺猬一般让人不易亲近的人儿,原来在睡着以后,竟然可爱如斯。
  “嗬...你要是平常像现在这般温顺近人,又如何会生出这么多的误会来呢。”
  其实在刚刚他闭眼休息的那么一段时间里,因得自己不老不死的身体条件,腰侧的那道被走蛟咬中的伤,现下早已愈合如初。
  先前在房间里不知要看他锁骨处的胎记之时,他之所以一直故意反抗不肯配合。真实原因,是怕不知发现他那伤口处飞速愈合的非人景象而已。因为他自己知道当胎记在慢慢消失,说明身体的自愈能力已经开始启动。
  所以,他一直在将长合一点的伤口,不断的故意扯裂,甚至特意引得不知生气来碰到他的伤口,以达到阻止伤口愈合的目地。
  方才修养这么一段时间,现下他早已没有大碍。
  说起来,与其讲这是胎记,倒不如…说它是长在解莲尘心上的一道疤…
  解莲尘小心的将不知靠在自己胸前的脑袋给移动到了被褥上,然后动作麻利的翻身跃下了床榻,将将站稳身形他就迫不及待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唉,果真是个不会享福的命,连受个伤都还要如此折腾一番。好了,你就好好在此睡上一觉吧。不对,等等,这是拾秋先生那厮的房间呀,你如何能睡在此处呢,不行,不行...”
  说着,解莲尘便伸手抄起了先前拾秋替他准备的干净衣衫,随意套上穿戴整齐过后,他先是给不知点了睡穴,防止她半路醒过来,然后便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不知,将她从拾秋的房间,抱回了不知自己的房间。
  把不知安置妥当以后,解莲尘忍不住坐在床榻边,静静的看了她许久。
  “嗬...如此乖顺的模样,以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看到,好吧,贫道,就暂且先珍藏在心间了。好好睡一觉吧,小刺猬...”
  随后,解莲尘便息了不知房里的灯火,小心的给她带上了房门,还在门内一处隐蔽的地方,贴上了一张道行在他之下的东西,轻易无法进来的符咒。做完这一切,解莲尘这才消失在了书院里。
  卧龙村里唯一一条大河,就是养育了全村人的濑溪河,因得此处地势较高,所以上头没有什么污染源下来,故此,这濑溪河水,也是水质极为上成的。
  现下,离开了书院的解莲尘,就站在离着卧龙村的居民屋舍较远的一处河滩上。
  此时,下了一整天的暴雨,已然停歇了下来。近来一直少见的月亮和星子,自那厚厚的云层后面,悄然跃上了头顶挂着幽蓝帷幕的天空。
  解莲尘看着眼前因着大雨刚停,河水显得还有些浑浊的河面,那张平日里总是端着一副没什么正形表情的俊脸,现下竟眼神凌厉,满是严肃。
  只见他端正了身形,随即右手凌空一挥,那修长洁白的指尖立马便破出了一道口子,一串血珠瞬间飞溅而出。解莲尘不慌不忙的伸手将那串血珠迅速凝结于指尖,随即开始凌空画符。
  不出三五个呼吸,一道以血画就的符文,就跃然于解莲尘的眼前。
  “苍月破空,焚寂,念来!祭!”
  一串铿锵有力的咒语,自他那此刻不苟言笑的薄唇间,清晰的吐露而出。下一刻,他面前凌空而立的那张符咒,瞬间便金芒大作的照亮了这一整片地界。
  只见那发出耀眼光亮的符咒,无风自动的凭空漂浮到了眼前宽阔的河面上。
  下一瞬,那符咒突然间就如一道流星落入了河道里一般,“磅”的一道闷响过后,一圈圈金光闪闪的波纹,映着天边的月色,波光粼粼的闪耀在这濑溪河上。
  “孽畜!还不现身!”
  “昂呜!!”
  解莲尘力沉丹田发出的一声怒喝,震得这河面上的水纹瞬间沸腾了起来。紧接着,那沸腾的水纹当中,突然间跃出了一条全身布满了青色鳞甲,身体似蛇,四爪似鹰的异兽,只见其头上两只将将窜出头的犄角,好像破土而出的春笋一般,顶在那一对好像铜铃一般大小眼睛的额头之上。
  眼前这犹如一颗百年大树一般粗细的走蛟,看起来气势凌凌,不过,当他看清召它出现的人,竟然是白天同自己已经交过手的那个道士之时,这走蛟的眼中,顿时便盈上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竟然是你!你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应该死了才对是吗?”
  那走蛟未讲完的话,被解莲尘替他讲完了,这厮居高临下的细细打量着眼前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道士,一时间竟也没有再次出声。
  解莲尘抬头睨了它一眼,随即便将手中的那柄被不知一年前给斩掉了半截的红色拂尘,有意无意的放在掌心里把玩着。
  “嗬,若我真是死了,你头上的这对犄角,怕是永远也冒不出来了。”
  看见那柄红色的拂尘,这走蛟立马便震惊得瞳孔放大。
  “你...你是...莲尘道长!?”
  “哦!?不曾想,贫道的名声,竟然已经传到了你们这些修仙的异兽耳朵里了?”
  “呵呵,拥有不死不老之身的金身道士解莲尘,试问修仙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想当年,竟让你得了咸鱼道长的舍灵金身,要不是金身入体除受者自愿便无法再夺,你又如何能在这凡界过得几百年的清净日子...”
  听见这走蛟的话,原本还噙着一丝笑意的解莲尘脸上,瞬间便冷了下来。
  “看来,当年的围剿行动,你也参与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