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支走了

  “道长说笑了,如此违背修行之道的事,本座才不屑与那些妖兽同流合污!”
  “是吗?看来你还是难得的靠着自己的本事,修行得道的咯?”
  “那是自然,嗬...我们兽类修炼,本就不易,哪像道长您呐,得了金身本就可以飞升成仙,可您这偏就喜好做一凡人,连天界下来的公文都置之不理,甚至天帝亲自下凡来请,您都无动于衷。”
  “呵呵...你知道的,倒还挺详细。唉,人活在世,不过是图个平安喜乐,要那么精致的去处作甚。天界再好,也不如人间逍遥啊,你说是不是。”
  “道长是得道高人,领悟自然要比我们这些兽类要上成。不过,今日道长召我现身,应并不只是为了要同我探讨这修行之事的吧。”
  “你心思如此通透,定然是晓得我为何而来的了。”
  “道长,想来你也是理解我们走蛟化形,是有多么不容易的。我修行数年,从未恶意杀生,一心向善,如今总算是要化形成龙,可我行至这大虞临海之处,那唯一可入海的一处半月拱桥下,竟叫那些作恶的工匠悬挂了古剑。我若要自那通过,岂不非得开膛破肚方能通过?无奈之下,我只好出此计策,引发大水,如此才有机会能从那拱桥之上通过。”
  “嗯,贫道能立即你的迫切之心,只是,你也差点儿因此酿下大祸你可曾知晓?误伤了我也就罢了,可,你看见那些因你兴起的水患,从而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难民了吗?也就是幸得大虞的皇帝不是个昏庸无策的主,妥善将那些灾民安置在了各处,否则,就是那大街上死了一个人,你也永远也无法飞升化龙。”
  解莲尘的口气严肃,一条一条的,同这走蛟,细数了它差点犯下的让自己几千年的修为功亏一篑的错事。
  这走蛟听来也是觉着羞愧难当,自己急于化形,却忽略了如此行事,给那些无法与天灾抗衡的凡人带来的是多大的伤害。
  “是,道长教训得对。我愿意,在化形之后,主动附身于那大虞皇宫的龙柱之上,保得他们百年风调雨顺,以弥补我此次做下的错事。”
  “嗯,孺子可教,你倒还算是个心思通透,知错就改的主儿。看你态度诚恳,如此,我便助你飞升吧。”
  “道长此话当真?!”
  一听解莲尘竟然要帮助自己飞升,这走蛟立马便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欣喜万分的在空中一阵游弋盘旋。
  “那是自然,贫道从不说谎。”
  “如此,那便多谢道长了!”
  “走吧,子时到了,趁着天色正暗,我送你过桥。你记着,过了那悬剑拱桥,你就只管往前一直潜行入海,切勿回头!”
  “是,我记下了。”
  言罢,解莲尘便飞身跃上了这走蛟的后背之上,走蛟驮着解莲尘在空中盘旋游弋了两圈之后,随即“嘭”的一声便扎进了濑溪河里。待那走蛟纤长的尾巴完全隐没于河水之中以后,那荡漾着金色波纹的河面,就瞬间恢复了正常,连点水花都没留下,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书院内,从衙门商量完了难民安置方案的拾秋先生,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自己居住的院子。
  “唉,这一挨竟就快到了寅时,不知该是累坏了吧。这陇章先生也不晓得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急事,原本商议好的事,竟临时变卦要告假回家。”
  拾秋一路疾行,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可当他将将抵达自己的院子,瞧见里面竟房门紧闭,屋内漆黑一片没有点灯之时,拾秋的眸光,瞬间便暗了暗。
  他有些迟疑踌躇着,现在要不要进去...
  眼前的情况,毕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现下竟还熄了灯!虽然,虽然...解莲尘如今是个伤患,可...
  “啧!拾秋啊拾秋,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龌龊事件!”
  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度解读,拾秋有些恼火自己现在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思想。
  思量再三,他还是抬起了脚下往前的步伐,不再犹豫的朝前走去。
  他试探着戳了一下门板,发现竟然是虚掩着的。他有些讶异的伸手推开了房门,借着外面浅淡的月光,拾秋能清晰的看见床榻上的被褥,有一个人形起伏的弧度。
  一个人...
  呼...不知为何,看清床上只躺了一个人,拾秋竟有些暗松了一口气。
  “唔...谁?”
  正暗自庆幸的拾秋松的那口气将将吐到一半,一个仿佛是睡梦乍醒的熟悉声线,就从床榻上传了过来。
  这是,解莲尘的声音。
  “噢,抱歉,莲尘道长,是我,拾秋。我方才瞧着你睡得正好,本不打算吵醒你的,可还是...”
  “啊,原来是拾秋先生。”
  说着,床榻上的人便想坐起身来。拾秋见状赶忙阻止了他,然后转身准备去将屋内的灯盏给点亮。
  拾秋一边摸索着点灯,一边开口说道。
  “哎,衙门那边儿说要商议赈灾之事,一时耽搁,竟挨到了这个时辰。陇章先生又突然告假,诶?怎的未见不知,她不是应该守在此处么?”
  “哦,女善人原本一直在此的,不过在贫道醒来之后,发现天色渐晚,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在书院里,传出去难免会给书院和女善人带来流言蜚语,故此,贫道便借口说要自行运功疗伤,将女善人支走了。”
  “原来如此...”
  不知为何,听见解莲尘这番话,拾秋的心下,竟是一阵全然的松泛,方才那种不忍细想先前两人同处一室的画面的心结,也顿时放下了。
  可这边点着灯的拾秋,根本就没注意到他身后的解莲尘在他转过身去的一瞬间,就跃下了床榻,然后一边应着他的话,一边将一双湿哒哒的靴子给踢到了床下,还将那套同样湿透的衣衫给一并扔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依旧裸着上半身的解莲尘将将坐上床榻,拾秋就正好点完灯盏转过了身来。
  瞧见他竟然自己坐在了床边,拾秋的眼里立即盛满了惊讶。
  “莲尘道长,你怎的自己坐起来了!?你的伤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