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授课

  一边穿戴衣服,解莲尘一边打量着背过身去的拾秋。见他如此言行,心下忍不住细想,连拾秋这样处事周全的人都不能在朝堂之上待得住,那真是不晓得还有谁能干朝廷命官这个差事了。不过,解莲尘并没有将这番话说出口,人各有志嘛,也许人家有人家不做那常伴天子的高官的苦衷呢。
  再说了,能做这书院掌院之人,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更何况是以他这般年纪尚轻的人来说。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这道士该管的了。
  话说回来,此次交往,倒是让解莲尘对于拾秋初见时的那种不待见的感觉,有所改观了。以前他只当拾秋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如今看来,这人,也许是个值得深交的主儿。
  “诶?不晓得莲尘道长有没有兴趣来我们书院,做个选修玄学课的先生啊?”
  听见拾秋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解莲尘手上系拢衣带的动作立即微微一顿。
  “安!?选修玄学课?拾秋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我教这帮孩子一些画符技巧!?”
  “呵呵,非也非也。在我看来,玄学,是立言与行事两个方面,并多以立言玄妙,行事雅远为玄远旷达。我的意思是,在书院原有文武授课的基础上,再拓宽一下学生们的知识层面。当然,这是我自作主张的事,莲尘道长是否愿意应下此事,全凭道长意愿,拾秋,不做强求。”
  “这...此事贫道倒是未曾想过,可否容贫道回去细想一下,再给先生答复?”
  “当然!这本就是我提出的唐突要求,莲尘道长没有当面拒绝,便已是超出了我的预料。”
  “呵呵,好了,贫道已穿戴妥当,如此,就先告辞了。这身衣裳,改日待贫道洗净以后,定会亲自奉还。”
  听见他的话,拾秋连忙转过了身来。
  “不用还来也是没关系的,不过就是一些寻常我也穿不着的衣裳,在书院里,都有书院先生统一的服饰,自己的衣物竟也用不上。那么,我就不留道长了。走吧,我送道长出去。”
  说着,拾秋便率先踏出了一步,想要引着解莲尘出门。
  “这倒不用了,贫道识路,拾秋先生且留步,我自行离去便是。”
  知晓解莲尘或许是要用非于常人的方法离开,拾秋倒也没有再与他客套。
  “好,如此,拾秋便不远相送了,方才所提之事,还请道长细细思考,得空,来予以拾秋一个答复。”
  “行,无论愿意与否,贫道定然会来的。”
  “如此,甚好!那么,就不久留道长了,请。”
  谈妥了后续的事,拾秋便微微躬身冲着解莲尘拱手行了一礼。
  “贫道告辞!”
  待他再抬头之时,房间内,果真就之剩下了他一人。
  见此情形,拾秋倒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摊开了掌心里的那个方才解莲尘给他的丹药盒子,细细端详一番后,拾秋便嘴角擒笑的将这小木匣小心收捡到了随身的荷包里。
  转而抬脚走到了门外的廊檐下,抬头望着天边那轮清浅的圆月,也不知在细想些什么,但,那双总是盛满了清明之色的眼眸,却仿佛是重新增添了些许坚毅在里面...
  这种坚毅,是一种对于某种曾经为之踌躇不前的事,因为现下的一个决定,从而下定了决心的表现。
  圆月悬空,尽观天下众人之千面,可它却又能独自守密,缄口不言...
  三天后
  早起准备授课的不知,站在教舍外的廊檐下,抬头看了看头顶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的蓝天,心下不由得生出一丝疑惑来。说来也怪,自解莲尘受伤那日过后开始,这天色便一直晴好,洪水退去,那些难民也逐渐离开了卧龙村,终于,所有的生产劳作,都恢复了正常。不过,无论怎样,这洪涝灾害总算结束,于整个大虞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将将踏入教舍,那一帮围在一起议论纷纷的孩子们,立即便窜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手上揣着备课教材的不知,抬眼扫视了下边儿一个个明显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的学生们。
  “啪!”
  下一刻,可怜那无辜的教材,被不知拿来当震慑之用的重重搁置在了讲桌上。吓得这些学生全都缩了缩脖子,没有一人敢用眼睛直视主位上的不知。
  “槊禹,站起来。”
  “是...先生。”
  第一个被点名的槊禹,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那紧张得小腿都要抽筋的样子,瞅着真是叫人不忍直视。
  “《记春远游》,背一遍。”
  “哈?”
  “没听清?”
  “不是,先生,《记春远游》,不是...不是今日才要教的...”
  “我昨日有没有同你们说过要回去预习此课!?嗯!?”
  “回先生...有...”
  “既然是有,那你如何今天都还记不住!?有这拉着同学交头接耳的时间,没有备课预习的时间!?”
  “这...是,先生,槊禹知错...”
  “去,教舍外面站着,什么时候把这首诗背下了,就什么时候进来!”
  “啊!?”
  “还不快去!”
  “是...先生...”
  “诶~~哪儿有你这么教学生的呀,孩子爱玩儿,是他们的天性,你怎能如此严苛的压抑他们呢?”
  槊禹收拾了桌上的课本,正行至教舍门口,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形给挡在了门口,此人,正是前来归还拾秋衣裳的解莲尘。
  “哇~真的来了!”
  “诶诶,如此看来,那天桥底下的说书先生讲的故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咯...”
  “我看是...”
  听见底下学生们的纷纷议论,不知那双不怒自威的瑞凤眼,立马便危险的眯了起来。吓得这帮忘己议论的学生们,连忙噤声端正了身形。
  镇住了这些学生的不知,随即伸手抄起了搁置在讲桌上的长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解莲尘的身前,然后将卡在中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槊禹,提溜着后脖颈给扒拉到了旁边。
  没了阻挡以后四目相对的两人之间的眼神,仿佛是火花带着闪电,空气中...似乎已经有了些许火药味。
  “诶诶,来了来了,情人见面,分外精彩啊!”
  “别瞎说,我觉得先生是有些气愤莲尘道长同拾秋先生举止不端!所以,这个眼神才不是什么情人见面,应该是...”
  “行了别说了,先生等下该罚我们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