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谈崩了

  身后学生们交头接耳的那些话,一字不落的被站在门口的解莲尘和不知两人尽数听了进去。
  相比于不知的冷脸相对,这臭不要脸的解莲尘这厮,竟有些喜出望外暗爽不已的嫌疑是怎么回事!
  “此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请你速速离去,否则...”
  “诶~~女善人,大家好歹是相识一场,如何要这么见面就不给贫道好脸色嘛。”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抬头淡淡的睨了他一眼,随即语气不佳的冷声道。
  “抱歉啊道长,我这儿不是卖笑的风月场所,所以,想看好脸色,还请你移步别处!
  “嘭!”
  话音未落,不知伸手便将教舍的房门大力合上,将一脸堆笑的解莲尘,再次关在了门外。
  这熟练的关门动作,解莲尘简直不要太熟悉,一年前他已经“有幸”见识过一次。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
  习惯了,就好了。
  “咦!?莲尘道长?呀,果真是你,如何站在此处啊?”
  听见拾秋那个熟悉的声音,解莲尘收敛了情绪,随即转过了身去,冲着拾秋以左手作了一揖。
  “拾秋先生,贫道,又来打搅了。”
  “啊,不不,道长千万别这么说,道长能来,我求之不得呢!”
  “今日,贫道是特意来还先生衣裳的,来,已经清洗干净了。”
  说话间,拾秋伸手接下了解莲尘递过来的衣裳。其实,解莲尘也知道,当日拾秋借他衣裳,为的,就是想让他再来一趟。既是要来,那总得有个由头不是。
  “莲尘道长不必如此客气的,怎样,那晚我同你说起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哦,先生是指让我来书院开授玄学课的事吗?”
  “正...”
  “不行!!”
  “吱呀...”
  解莲尘的话音未落,身侧的那扇刚刚合上教舍的房门,突然间就被不知从里面给打开了,联合着她表示反对的“不行”二字,震得解莲尘那耳朵简直嗡嗡作响。
  “不知先生...”
  拾秋本想上去说些什么,可不知已经踏出了教舍,然后转身再次将门合上,随即伸手便一把拽住了解莲尘的道袍衣襟,那双满是威胁神色的瑞凤眼,此刻微微眯起,警惕的盯着解莲尘道。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平日你祸害旁人便罢了,现下竟然想来祸害这些学生,今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妖精变的!”
  “咻!!”
  不知的话音将落,解莲尘便只觉领口一松,下一秒,那明晃晃的长剑闪着骇人的寒芒,裹挟着一道猛烈的罡风,直直的就朝着他的面门刺了过去!
  “啊!!救命,救命!!又杀人了,又杀人了!!”
  “闭嘴!!给我站住,还不速速显出原形,我今日定要拔了你这层神棍的外皮,好好瞧瞧你是个什么祸害!看剑!”
  “呀呀呀,你那日不是什么都看清楚了吗!?还要看什么,我的天王老爷,算我怕了你了,怕了你了还不行吗!我走,我走,这就走!”
  院子里,不知提着手中的长剑,杀气腾腾的追在其解莲尘身后,一副不杀其不足以泄心头之恨的样子。
  站在旁边急得不行的拾秋,想上去救下解莲尘呢,可又奈何他的武力不济,只能站在旁边好言相劝。
  而此时,教舍里的门缝儿,窗框缝隙处,早就围满了看好戏的那帮学生们。
  “诶诶!!瞧瞧,这明显谈崩了呀!”
  “哈哈,没错没错,瞧瞧咱们先生这幅杀气腾腾的样子,看来真是气得不轻呢。”
  “你小点儿声,待会儿让先生听了去,指定得收拾你!”
  “快看快看,拾秋先生那干着急的模样,呀...真是精了个彩!”
  “林茂,林茂,你赶紧开个盘啊,咱们赌先生能不能追上这道长。”
  “安!?开盘?别了吧,我还想多活两日呢!要是让先生知道了,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嘁...没意思...”
  “诶诶,陇章先生回来了!”
  “哈哈,这下更有意思了,据说,陇章先生就是他们这复杂三角关系的发现者呢。”
  一帮平日里在不知的手上乖顺无比的学生,现下一个个的瞬间现了原形,都是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啊。
  干着急的拾秋一见着出现在不远处的陇章先生,简直就像是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连忙迎了上去。
  “嗨哟陇章先生诶,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赶紧,快去将不知拦下,晚了,那莲尘道长怕是要被她给大卸八块了。”
  “哈!?我去!?”
  嗬...说的好像让人家去,就不会被大卸八块了一样...
  他今日出门是没有看黄历么,怎的一来就遇上了这么一出,老天,他还想多活几年,至少让他在这里干到退休嘛!
  见着陇章先生仿佛是被人给点了穴一般呆愣在原地,拾秋急得不行的连忙冲上前去,硬是将他拽到了解莲尘和不知两人“战场”的边缘处。
  “陇章先生,靠你了!若是不成,放心,你发小家的满月酒,我替你去!”
  “安!?满月酒,什么满月...诶诶!!别,别推我,我怕...”
  陇章先生嘴里的话还未讲完,拾秋就一把将他推入了不得不拔剑的战斗圈内。
  “呀!!陇章先生,快救救我呀!!”
  这将将入局,解莲尘这厮就立马躲藏到了他的身后。
  “啊...别拿我挡呐,我也怕呀...”
  要知道,他有好多剑招,可都是不知教他的呢。
  “陇章先生,你且让开,我今日非要宰了这妖道不可!”
  “不知,不知先生,有话好好说,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咱们心平气和,坐下来谈谈嘛,大家都是熟识了,别伤了和气!”
  “谁要跟他和气!你且让开...我...”
  “拾秋先生,拾秋先生,门外来了两个人,说要见您。我说咱们这是书院,不是闲杂人等能进的地方,那人便拿出了这个,说是让我给您看过,便知晓他们是谁了。”
  这边的几人混战眼见着就要再次开打,此时,门房处的守卫突然来报,说是门口有人要见拾秋先生。
  这一打岔,缠斗着的几人都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了守卫递给拾秋的那块在阳光底下散发着耀眼金色光芒,有着巴掌大小,好似某种令牌一样的东西。这玩意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东西啊,黄金的,还那么大一块儿,指定得是朝廷才有的呀。
  难道,来者是朝廷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