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太子

  不知来了书院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还是第一次见着朝廷来人。
  但,拾秋在看过那块令牌以后,明显的脸色变了变。那种凝重的表情,至少是不知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到。
  莫非...来者不善?
  不过,一向同朝廷没有什么来往的拾秋,又如何会同这令牌的主人认识呢?
  “你去将他们领至会客厅,说我待会儿便过去。”
  “是,先生。”
  拾秋声线有些冷清的吩咐着守卫,随即便将那块令牌递还给了他。
  这突然的一出插曲,倒是歪打正着的救了解莲尘一命,因为,察觉出异常的不知,已经收了手里的长剑,朝着明显心情凝重了起来的拾秋走了过去。
  “拾秋先生,可是有何麻烦?”
  听见不知的话,拾秋立即收敛了脸上有些凝重的表情,然后勉强露出了一个想让不知安心的微笑。
  “嗬...无事,不过是国学院下来巡查的两个高官而已,我只是不想赔笑脸应付他们罢了。”
  “既是如此,那便由我们替你去吧。”
  “不,不必了,我是书院的掌院,我不去,不合适。”
  “可...”
  “无妨的不知,总合他们也不是长期要在此处待着,应付这一两日就是了。”
  “那好吧,若是需要我们帮忙协助,只管知会一声便是。”
  “嗯,我晓得。哦,对了。不知,关于莲尘道长要来我们书院做选修玄学课的授课先生一事,还请你莫要介怀,这件事,并非道长提起,而是我主动去找道长说起此事的。我想着,玄学博大精深,或许能给那些感兴趣的学生们,带来精神上更高远层次的领悟也说不一定,总合,学海无涯,知识无量,就当是多一点见识也是好的呀。再者,莲尘道长都还未答复我呢。”
  听见拾秋的话,不知先是低着头抿唇不语,随即又转头看了一眼那一见着自己的眼神扫过去,立马就躲到了陇章先生身后的解莲尘。最后,她收回了眼神,轻叹了一声道。
  “如此,便全凭拾秋先生安排吧。”
  言罢,不知便收了长剑,拱手冲着拾秋行了一礼,随即便转身便进了教舍,不再同解莲尘起纠缠。
  见着这姑奶奶总算是走了,解莲尘和陇章先生两人不由得同时松了一口气。
  目送着不知的身影回了教舍以后,拾秋这才转头走到了解莲尘的身前,满是歉疚的朝着他深深行了一礼。
  “着实抱歉啊莲尘道长,是我没有提前知会院内的一众教书先生们一声,以至于造成了现下这般误会,你放心,方才我已经同不知先生说清楚了,现下她已经没有异议,今后,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真是对不住,这事怨我没有处理好。还请道长,宽恕则个。”
  拾秋如此模样,解莲尘倒是不好意思了。他连忙从陇章先生的身后闪身出来,伸手将拾秋先生扶正了身形。
  “拾秋先生切莫如此内疚,这本是贫道先前同不知先生结下的前孽,不关拾秋先生你的事。”
  “那,道长可是答应愿意留下来了?”
  “这...”
  看着拾秋脸上的陈恳与期待,饶是厚脸皮如解莲尘,一时间竟然无法开口说出拒绝的话来...
  “道长,您心下有所犹豫的原因是何?”
  “嗨!其实倒也没有什么,贫道就是想着,自己闲云野鹤惯了,在书院授课,恐难担重任呢。”
  “这点道长无需多虑,授课时间,全凭道长安排,不做硬性规定。”
  “这...这,好吧,拾秋先生盛情难却,贫道再是推辞,就有些太过不近人情了。”
  “呀,这可真是太好了,多谢道长成全!”
  “拾秋先生言重了,仅当是,多结善缘了。”
  “是是,善缘,善缘。如此,那就劳烦陇章先生代我引莲尘道长去辎(zi一声)重(zhong四声)院,领取我们书院的先生服饰和生活用具吧。居住之地,就暂定陇章先生隔壁空置的那处院子。”
  虽然不知道拾秋留下解莲尘的前因是何,但,陇章先生晓得拾秋一向行事稳妥。再加上方才从他和不知两人的谈话间,陇章先生也窥出了事件一二大概。
  “好的,莲尘道长且随我来。”
  “如此,就有劳陇章先生了。”
  言罢,几人便相互行了一礼,随后就分道去了各自的目的地。
  书院前堂,会客厅。
  缓缓行来的拾秋,将将踏入会客厅的大门,便见着了厅内一站一坐的两个“老熟人”。
  坐着的那名身着浅绿色束腰窄袖圆领长衫,容貌瞧着竟与拾秋有着几分相似的少年,一见着拾秋进得厅来,立马便站起了身,那张俊逸明朗的脸庞上,此刻堆满了发自心底的开心笑容。迎着将将一只脚跨进了厅内的拾秋,就疾步走了过来。
  “十九哥!”
  这声久未听闻的十九哥,听得拾秋进门的动作瞬间一顿,可他的眼神却并未看向那冲着他笑的少年,而是落在了那个从他进来开始,就一直将双手负于身后,背对着他的那名身穿一袭玄色束腰广袖长袍,袖口以银色丝线绣有蟹爪兰纹样,一头墨发,由一顶上品紫玉发冠工工整整的高束于头顶的男子身上。
  这玄衣男子听见少年的呼叫声,随即应声便转过了身来,那张看起来比拾秋应该要大上几岁,眉宇间亦有几分相似的脸,竟让拾秋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只做了简单的交汇,下一秒,拾秋便借由低头看路这个动作,率先挪开了眼神,待到再一抬头,他的脸上,已然恢复了正常的情绪。那嘴角噙着的笑容,让人瞧不出一点生硬来。只有那拢在袖袍里,借由行礼而抬起的手,在悄悄的攥紧了拳头。
  “太子殿下...”
  听见这个称呼,那被拾秋称呼为太子殿下的玄衣男子,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便露出了一副故意嗔怒的表情开口道。
  “十九弟,几年不见,你竟与你的皇兄我,变得如此生分!?”
  言罢,这玄衣男子便大步走到了拾秋的身前将他扶正了身形。然后牵着拾秋的手臂,十分亲络的将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