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妙啊

  “嗯,果真是个一派正经的教书先生模样。”
  此时,站在他们身侧的那名看起来,年岁不过同这书院的学生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见着他们如此举动,忍不住的出声抱怨了起来。
  “哎呀,皇兄,你瞧瞧十九哥,我叫他这么久了,他竟只顾着你这太子,全然不搭理我。”
  原来,今日到访的两人,竟是大虞的东宫太子百里庆律,和当今皇帝最小的一个儿子,百里庆棠。而被百里庆棠唤做十九哥的拾秋,便是大虞的十九皇子,百里庆羽。
  拾秋,拾秋...
  十九,十九...
  没想到,他的真实身份,竟就藏在了这个听来十分简单的名字里。
  而这一切,都被刚刚明面上已经各回各位,各做各事的解莲尘和不知,以及陇章先生,甚至还有那半路加入进来的百树几人,躲在会客厅外,尽数听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他们刚刚就已经看出了拾秋的异常,意识到这令牌的主人定然不会只是国学院派下来的巡查人员,所以,几人就不约而同,先后脚的跑到了这里听墙角。
  此刻,众人脸上表情各异,心下虽然惊诧,倒也晓得噤声不语,继续听了下去。
  “庆棠,皇兄乃是我们大虞的太子,将来大虞的皇帝,你虽然年稚,但,顽皮也要有个限度。”
  “皇兄,你瞅瞅十九哥,我就说别送我来这老古板这里的嘛。这还没入学,就已然开始教训起我来了,哼...真是恼人。”
  “呵呵呵,你这小子,在宫里的时候,就因为没人治得了你,父皇这才遣了我亲自将你送来。让你十九哥啊,好好管教管教你!”
  父皇遣了我亲自将你送来...
  百里庆律别的话,拾秋都只听了个左耳进右耳出,只有这一句,让他眸光一暗。
  “哦,嗬...原来是父皇的旨意,好,我定当严厉约束,好好教导庆棠。”
  “嗯!就是要这样的态度。诶,十九,不是皇兄我非要说你,你瞧瞧你当年同父皇请旨说要来这书院教书,这都几年了,也没有回宫瞧瞧,这教导庆棠的事儿,你也躲脱了几年,现下呀,你皇兄我总算是要解脱了!”
  躲脱了几年...看着眼前说得眉飞色舞的百里庆律,拾秋的心下,却丝毫不能苟同他语气里的一派轻松。
  “呵呵,皇兄恕罪,是我惫懒了。皇兄与庆棠自京城而来,一路舟车劳顿,想来也是十分疲累了吧。我立马去为你们安排住处,只是这卧龙村不比京城,客栈甚是简陋,还请皇兄将就克服一下。”
  “嗯!?如何要去外面找客栈啊?我们就住在书院里便可,不必另寻住处了。”
  “皇兄有所不知,这书院因得收编了临近村落的孩子,所以已经没有空置的住处了,再者,住在书院里,人多复杂,皇兄身份特殊,需得小心谨慎才是。皇兄的暗卫,也好布防控制四周的情况。”
  听见拾秋尤其加重了暗卫二字,这百里庆律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变,不过,这只是眨眼间的事,很快,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嗬...老十九,你还是如此心思缜密,做事考虑得仔细。”
  “皇兄谬赞了,还请皇兄在此稍候片刻,我先出去打点一下。”
  “诶诶!!十九哥,带上我,带上我,我也要去!”
  “无礼,怎可让皇兄一人在此冷冷清清的候着,此后有的是你将这卧龙村逛得不想再逛的时候。且在此处等着,好生陪着皇兄,我去去便来。”
  “哈啊!~~果真还是那个老古板,一点儿都没变!!”
  “庆棠,不得无礼,你要是能有你十九哥一半的懂事知进退,父皇与我,也不用如此费心了。”
  “皇兄...”
  “好了,既是如此,老十九你只管去便是,不必顾虑于我,找好了住处,你再遣人回来接我们便是。”
  “是...”
  言罢,拾秋便冲着百里庆律拱手行了一礼,随即转身,快步出了会客厅。
  这边的拾秋一走,那躲在墙角偷听的众人,瞬间便矮下了身去,一个个猫着腰深怕拾秋发现。
  “诶诶?走远了吧...啧!嘶...百树你踩着我的脚了...”
  “哈?哦哦,不好意思陇章先生!”
  这身在最前面的百树,慌乱中不知道踩了在他后面的陇章先生多少脚,而紧随陇章先生后面的,就是解莲尘,在他之后的,就是尾随他们这一群看起来就不像是去干好事的家伙过来的不知。
  “女善人,贫道就要撑不住了...”
  “啊!这...”
  原来,方才见着拾秋突然出来了,不知情急之下,伸手就将解莲尘的脑袋朝前按在了陇章先生的后背上,而她则是将头埋在了解莲尘的后背上...
  “咳嗯...你们几个是何人,为何如此没规矩的窝在此处偷听!?”
  这猫在墙角犹如叠罗汉一般的几人身前,突然间传来了一个故作威严的青稚声音。
  几人难得的统一了动作同时抬头一看,就瞧见了百里庆棠那张好奇宝宝一般的脸,正躬身凑在他们头顶上,居高临下的瞧着他们。
  啊...这...
  这尴尬了不是...
  “我...我手上的课还未授完,这就先走了。”
  本不容易看见她参与什么群体活动的不知,第一次参与这种“群体活动”,就尴了个大尬,饶是性格再是清冷的她,现下都忍不住的红了脸。随即便像是那被踩着尾巴的猫儿一般,“噌”的一下便站起了身,然后转身就想离开此处。
  “站住!!”
  不知前行的脚步尚未走远,一个听来不怒自威的声线,就突然自她的身后传了过来。把这本就觉得心虚理亏的不知,整得越发难为情。
  哈哈,果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胆子比窟窿大,杀个人都不带眨下眼的不知,竟然破天荒的被这声“站住”,给吓了一大跳。
  这是...百里庆律那厮的声音。
  虽然很尴尬,但,现下也实在是难以避免要正面交锋的局面了,索性不知心下一横,理直气壮的转过了身来,打算...装莽,不认识!!
  “你们是前来报名的新生和家属吗?”
  哇!此言一出,听得在场仍旧蹲在地上的几人,一个个皆是朝着不知投去了崇拜加赞赏的眼神。
  此招,妙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