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怎么了

  既然你没有自报门户,那他们就大可不必捅破这层窗户纸,装傻到底就对了!
  可当不知抬头直视百里庆律时,后者明显的呆住了。
  那双深邃的眼眸里透露的,是对于不知丝毫不加掩饰的来自于异性的欣赏。可惜,百里庆律他这厢端的是深情款款的欣赏,奈何站在他对面的,可是我们出了名的心比剑直的不知先生。
  所以,在百里庆律那厮,用着以往不出三秒,便能让女孩子沦陷的眼神看着不知时,却半天都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响。
  不应该呀,难道是本太子的魅力不行了!?
  “咳!那个,我也是新来报到的先生,尚未找到辎重院在哪儿呢,既然先生要回去授课,不如,劳烦先生带着我一起啊。”
  就在百里庆律正当怀疑自己的魅力出了问题之时,解莲尘突然间满脸堆笑的就自地上站起了身来。然后以他那足足高出了不知半个头以上的身高,将百里庆律那厮打量不知的眼神,给挡了个严严实实。
  观望的眼神突然被打断,本就心下懊恼的百里庆律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他的目光,不得已的落在了眼前这煞风景的解莲尘身上,眼里满是愠怒。
  当他看清这厮身上穿着的一袭显眼的道袍之时,百里庆律眼神里的愠怒,瞬间便转化为了满是兴趣的探究。
  “你又是何人!?如何会出现在皇家书院这样的重地里?”
  “你问我啊?嚯,我可是受拾秋先生邀请前来,准备在书院教授玄学课的先生。”
  哈,解莲尘此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你问老子是谁,老子可不是你这等不请自来,明显不受拾秋待见的瘟神能比的大爷。哦,不对,是仙人板板!
  是了,无论是拾秋见到那个令牌开始的表情,还是刚刚在会客厅里同这太子之间的一番交谈,只要是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拾秋对于这个太子,其实并不怎么感冒。而且,这两兄弟之间,明显是有着一些间隙甚至是矛盾纠葛在的。
  只是现下大家都不想撕破脸皮,想粉饰太平罢了。
  “教授玄学课的先生!?嗬...我大虞的书院从来就只有文武两课,何来的玄学课一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厮,倒是颇为大胆!”
  “呵呵,非也,非也!出家不打诳语,那是和尚才讲的,我们道士,向来都是直来直去,不说谎话的。”
  “直来直去...这一点,你倒是符合。不过,国学院都尚未颁布的扩学教令,你这授课先生...倒是先上任了,有趣...”
  “有没有趣,那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在场的这几位先生都可以作证,贫道说的句句属实。这位...额...这位学生家属,要是没有别的事,贫道与这几位先生都尚且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新生入学的事,会有专门的先生过来与你们对接。”
  哇!此刻声行皆是高调的解莲尘,还是当初那个能说出“死道友不死贫道,留得青山在,下次再来烧”,神棍气质拉满的半吊子道士吗?这明明就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逻辑思维满分,据理力争又有头脑的得道高人好吗!?
  说罢,解莲尘转身便十分自然的牵着不知的手腕,在扭头的瞬间,还不忘示意陇章先生和百树赶紧走。
  以前,解莲尘在不知心里的形象,向来都是欲除之而后快的神棍一枚,可现下此刻,他在前面大步流星的牵着她走着,不知有些愣神的看了看前面仿佛背影都变得不一样了的解莲尘,又看了看他拽着自己的手...
  这厮的手指,竟然是如此的修长有力,修长有力...
  等等,她怎么会去细想这些,自己如何竟会有心思对他进行欣赏了!!
  有毒,此人定是有毒!
  “放开!”
  幡然醒悟过来的不知,立马大力挣脱了那只紧拽着自己的手,然后冷着脸抬头睨了转过身来,一脸“怎么了”的表情在看着自己的解莲尘一眼。
  “怎么了?”
  嗬...这人,果真是情绪都显在脸上,连说出来的话,都跟她设想的一样。
  “男女授受不亲,你这神棍,不知羞耻!!”
  “安!?怎的又骂贫道神棍嘛,贫道方才还替你解了围诶。再者,那日你用那样的姿势对待贫道,贫道还以为,女善人你,对于男女授受不亲这种世俗的看法,不甚在乎呢...”
  “你闭嘴!!再敢提那日的事...我就立刻宰了你!”
  解莲尘这厮说点话,就跟那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就讲了出来,不知连上手想捂住他的嘴都来不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被这厮给说完了。
  不知第一个反应,就是侧过身去看走在他们后面的陇章先生和百树先生两人的反应...
  吓得陇章和百树两人,现抓了一个话题,赶紧假装聊得正投机的样子。
  “咳咳,那什么...陇章先生,您对于咱们书院未来的发展前景,有什么看法呢?”
  “啊!?哦哦...我个人觉得,拾秋先生目前的规划,就是很好的。”
  “嗯嗯,我也是如此认为的!”
  “诶!?不知先生,你们如何不走了,可是对我们在聊的这个话题,有点儿兴趣!?”
  硬掰扯完这段话的陇章先生,身上的汗都下来了,鬼知道他又想跟百树八卦,想笑又不敢笑,还硬生生的同百树两人生编了一段,必须表情严肃的才能显得他们确实是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而不是对他们的八卦感兴趣的事出来。
  见着这两人脸上都快憋出内伤的表情,不知也不想再逼迫他们。只是转头满是警告意味的瞪了一脸无辜的解莲尘一眼,随即抬脚便越过了他,径直朝着自己的那间教舍快步走了过去。这速度,就差没用上轻功了。
  “啧啧,平日里还教育自己的学生不可疾行呢,自己还一副鬼撵路的样子,就那么两根小短腿儿,还倒腾得那么快,也不怕把自己给绊着!两位先生,你们说是不是!?嗯!?你们这是怎么了,如何满头是汗,一副要中暑的样子啊?”
  看着不知飞也似的远去的背影,解莲尘这厮还不忘在背后又是一番吐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