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十九

  可一转身瞧见陇章先生和百树两人脸上精彩万分的表情,解莲尘又是看得一头雾水。
  “啧...这书院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啊!?”
  仙人板板,到底是谁不对劲啊喂!!
  嗬...我们为什么这样,你心里没点儿数么!?
  “诶诶,话说回来,这拾秋先生是十九皇子的事,你们之前晓得吗?”
  比起不知,现下,其实解莲尘更想知道这个八卦。
  听见他的话,陇章和百树两人互看了一眼,随即便摇了摇头。
  “陇章先生比我来书院的时间要早上好久都不知道,我定然也是不晓得的。”
  “嗯,要说起来。我其实来书院的时间,要比拾秋先生早一些,我记得,当时我来了书院半年以后,以前的老掌院就退休了,之后,前来接手掌院一职的人,就是拾秋先生。那时候,我们还议论了好久关于拾秋先生这么年轻,就能做掌院一事,是否为朝廷哪个大臣的公子,凭关系来的书院,毕竟,我们大虞,一向是最为注重教育的。故此,能来书院教书的先生,个个皆是文才身手上等的优质人员。不过,在拾秋先生来了我们书院一段时间后,无论是他的为人处世,还是授课方式,皆是极为上成的,故此,大家对于他年纪轻轻就做了掌院一事,也没什么异议。只是不曾想,拾秋先生的真实身份,竟然会是十九皇子。”
  “就是,这也确实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诶诶,不过,我以前倒是听说过关于这太子和十九皇子之间的那个传闻,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啊?”
  “什么什么,百树先生快说来听听。”
  一听百树晓得一些关于拾秋以前的事,解莲尘这厮眼睛都发亮了。
  你说说你一个道士,生得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陇章先生都伸长了耳朵,一脸很想知道的样子。
  几个大男人,对于这些八卦的事,也是很感兴趣的嘛!现下这三人竟闲庭信步的走到了辎重院门口的台阶上,随即席地而坐,细聊起关于拾秋的八卦来了。
  “就是以前,我还未入得书院教书以前,不是在国学院待过一段时间吗?”
  “哇,百树先生你好厉害呀。年纪轻轻,竟然在国学院待过。”
  “诶嘿嘿,这都是陈年往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啦,不过是因为我从小就是孤儿,又十分幸运的被国学院的老掌院给收为了义子罢了。”
  “哟呵,不曾想,百树先生竟还有这般身世!”
  “好啦,好啦,言归正传。我以前在京城的时候,有一日我养父下朝回来,瞧着脸色不佳,于是我便下细询问。据我养父说,那日,朝堂上就歇逻国时常边境挑衅的行为如何应对一事,起了争执。当时,太子主张提出将六公主庆阳嫁过去和亲,以试图重修两国邦交关系。可谁都知道,歇逻国人蛮横凶狠,女子的地位尤其低下,让庆阳公主嫁过去,不是等同于将她推入火坑吗?所以,作为庆阳公主胞弟的十九皇子,也就是咱们拾秋先生,当时就在朝堂上提出了反对。并提出在边境搞武力军演,用以震慑,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大虞的实力。若是歇逻不信邪,继续挑衅,直接就可开打!甚至,还主动请命愿意挂帅出征。”
  “嗯,拾秋先生这主意,其实很好啊。”
  “确实,当时朝堂一半以上的官员,其实都是同意拾秋先生这个主意的,一味的忍让,甚至还嫁个公主过去,只会让那歇逻国的人认为,咱们大虞好欺负,不敢同他们动武。可是,朝堂上的如此局面,却让太子一党很是不爽,他们认为,现下还不是同歇逻国动武的时候,到时候一旦开打,国内这好不容易繁荣兴盛起来的局面,就又要受到影响倒退数年,倒不如将六公主嫁过去,息事宁人。”
  “那最后呢?”
  “最后...皇上还是采取了太子的办法,将六公主嫁了过去和亲。从那以后,十九皇子便不再参与朝堂任何政事,后面的去向,我就没有再向我养父细问过了。不曾想,他离开了朝堂,竟然是来了这里做了教书先生。”
  “自己的亲姐姐被嫁去那样的一个蛮恶之地,而自己还不能保护她,如此这情形,听着确实是叫人难免心灰意冷,对自己失去信心啊。”
  陇章先生有些唏嘘不已的做了个简单的总结,不过,解莲尘却是看出了拾秋来此做教书先生的另一层意思。
  “贫道认为,拾秋先生之所以来这里教书,其实也不全是为了逃避,你瞧,他将这书院打理得多好,书院里的学生,不说将来个个皆是国家栋梁,也都是于社会,于江山社稷有用之人呐。所谓,少年强则国强。当时拾秋先生无法阻止自己亲姐姐被嫁去和亲这件事的反对条件,说的就是那些人不想让大虞如今的兴盛局面受到影响,所以,拾秋先生才会从问题的根源处来解决。那就是,培养更多的人才,让大虞变得更加强大,然后庆阳公主在歇逻,才会不受欺负。因为,庆阳公主嫁过去,已是既定的事实,如此,只有一个强大的后盾,才是庆阳公主立足于歇逻的根本。更甚,若是将来的条件允许,把庆阳公主接回来,都是有可能的事。”
  两人一听解莲尘的话,惊得顿时瞪大了眼睛。
  “哇,莲尘道长果真心思通透,厉害啊!”
  “嗬...嗨呀,贫道在道观待了那么多年,见着的这些情非得已,却又无能为力的事,已然不在少数了,故此,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才会生出些许猜测来。只是,不曾想平日里瞧着那般春风细雨的拾秋先生心下,竟埋着如此叫人意难平的心事。”
  “是呀,啧...说起来,这天家的孩子,也是不好做呀。”
  “确实,干哪行其实都不容易,像干我们道士这行,其实跟干皇帝这行是一样的,为了世人百姓排忧解难,只不过,皇帝这行是管衣食住行,我们这行,就是管精神层面上的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