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头铁

  “嘘!道长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不是要贬低道长的意思哈,只是,咱们这种身份的人,最好是不要同皇上作比较呀。以免让人抓了话柄去,故做文章。好了,好了,今日我们摸鱼打诨的,天儿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干点儿正事吧!”
  “呀!完了,完了,我忘记我还上着课呢,怎能如此糊涂跑来这里闲聊呢!惨了,惨了,道长,陇章先生,我就先走了!得空再聊!”
  百树终究是年轻,还是存着些许不稳重。
  见着百树火烧屁股似的奔走远去的身影,真是看得叫人又好笑又有些羡慕他身上的这股子朝气蓬勃的样子。
  “不曾想,这百树先生年纪轻轻,竟也是有着如此身世,好在,他有个让他长大成才的养父。”
  “是了,这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了。”
  “嗯,现在想来,难怪当初我提议让不知先生在我们书院任教之时,拾秋先生能如此轻易的就替她弄来了先生教印。”
  听见这句话,解莲尘心下顿时来了兴趣。
  “先生的意思是,不知实际上并不是正经的教书先生!?”
  “额...这,也不能说不是正经教书先生,只不过她并不是像我们这般通过国学院考核才进来的。罢了,道长,我们也耽搁许久了,现下,我们还是尽快进去领取你的衣物,然后熟悉一下书院吧。”
  “啊,好!如此,麻烦陇章先生了。”
  言罢,两人便起身进了辎重院。
  给解莲尘将住处打理好了以后,都已经临近下学时间了,陇章决定先带解莲尘去饭厅用餐,之后再去找拾秋先生。
  可是,在去往饭厅的路上,两人却先遇见了仿佛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拾秋。陇章同解莲尘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便走上前去同拾秋先生打了招呼。
  “拾秋先生,打哪儿来啊这是?”
  也不知为何,平日里总是温文儒雅,见着谁都是礼数有佳的拾秋,在看见迎面走来的解莲尘和陇章先生两人之时,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先打招呼,甚至在解莲尘跟他搭话之后,他才一副从自己的心事里醒过神来的样子,拱手冲着解莲尘和陇章先生微微颔首还了一礼。
  “哦,二位有礼了,我方才去了一趟村里的上源客栈,替那两位...那两位贵客,安排住处。”
  听见拾秋在提到百里庆律和百里庆棠两人之时,语气有些迟疑和停顿,解莲尘和陇章先生两人自然是晓得他心不在焉所为是何...
  “拾秋先生,其实你心下有事,不必瞒着我们,今日,我们已经全都知晓了。”
  解莲尘的话音刚落,就瞧见了拾秋眼里露出的那抹在他预料之中的震惊之色。
  “我...”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再者,无论你的真实身份如何,在这书院里,只要你愿意,永远就只有拾秋先生,没有十九皇子。你若是不想公开,我们亦是可做没有听见过这回事。”
  见着解莲尘和陇章先生的眼里流露出满满的鼓励和坦然,方才他还因为百里庆棠即将入学书院,那么自己的身份,定然也瞒不了太久了这件事烦恼。书院里先前方没有任何人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因此,他还在思量着自己该不该提前告知书院里的众人这件事。
  哪知,不曾想,解莲尘他们居然已经知晓了。
  “我...这...”
  “哎呀,好了,好了。无妨的,今日,其实我们都已经同那太子打过照面了,诶诶,贫道跟你说...”
  说着,解莲尘便走上前去,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伸手就搭在了拾秋的肩头上,然后同陇章先生三人一起,相约着去了饭厅,这一路上,解莲尘都在说他们同那百里庆律和百里庆棠见面之时的尴尬场面。当说起百里庆律这厮,仿佛是对不知起了兴趣这件事时,拾秋眼里的眸光,瞬间暗了暗...
  之后,便是些繁琐闲聊,此处不做赘述。
  两天后,百里庆棠作为新生,正式入学了。而解莲尘,也作为玄学课试点授课先生,正式成为了一个教书先生。
  百里庆棠入了不知教的那个班,也不晓得这是拾秋的安排,还是...那此刻打着旁听的幌子坐在教舍最后面百里庆律那厮的主意。
  这厮一直落在不知身上的眼神,是来听课的么,这明明就是借着旁听的幌子,来打望的好吧!
  “少郎茕茕(qiong二声)如芝兰,妙如无根落玉盘...”
  “先生,我有疑问!”
  上面的不知正带头朗诵着今日所教的诗词,此诗形容的是一身貌气质绝佳的男子,于江畔独坐怀抱琵琶吟唱之时的优美身姿。这里教导的,是要学生们,无论何时,行事身姿都要雅正端方,作为男子,气质与魄力,皆是给人第一印象的重要根本。
  可不知的诗还未念完,百里庆棠那厮就突然站起了身来,也不事先举手示意,也未等不知提问。
  “哇...真是个勇士啊,还有人敢打断咱们家先生授课,这下惨了...”
  “可不是么...”
  这百里庆棠将将站起身,就听得身边的同学瞬间炸开了锅,无不称赞其“勇猛”,这厮心下竟然真是生出了几分不该有的自豪来你敢信!?
  本就因为百里庆律这厮在这儿膈应了她一整天了的不知,现下终于是被百里庆棠给拉爆了心里最后的那根紧绷的弦儿。
  “啪!”
  那可怜的课本,再次无辜做了情绪的发泄口,被不知一掌给拍平在了课桌上。
  “有问题要先举手示意,你以前的先生没教过你吗?这点儿规矩都不懂!?”
  不知的声音,满是压抑着的愠怒。
  可那不知死活为何物的百里庆棠,偏偏就是头铁。
  “先生,我们现下要讨论的,不是我先生有没有教过我规矩的事,而是先生方才所教的这首诗词。”
  “哦?那你有何见解呢?”
  “以先生之意,取的是此诗描述男子身姿如何一事,可,先生却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诗的背景,
  花琵琶,珑江响。
  少郎茕茕如芝兰,妙音无根落玉盘。
  游鱼恭前跃腰起,雀鸟绕云岂肯停。
  见者叹,遇仙不如初见卿。
  原本,这首诗讲的是形容那独坐江边画舫之上的花姓乐师,容貌过人,一手琵琶技巧绝妙无比。”
  说到这里,百里庆棠这厮竟还得意十分的微抬下颌,睨了盯着他的不知一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