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花琵琶

  见着这小子狂妄至此,不知竟不怒反笑了起来。
  在场的学生听见不知笑了,那一个个立马跟见了鬼一样,吓得脸都白了。因为,见识过不知这个笑容的人都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尤其是恰好坐在百里庆棠身边的林茂。
  他赶紧伸手拽了拽百里庆棠的衣袍下摆,然后小声提醒他道。
  “庆棠啊,你赶紧跟先生认个错,现下还有得救,迟了...你今天恐怕不妙啊!”
  哪知,这百里庆棠听见林茂的话,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冲着他露齿一笑,得意洋洋的说道。
  “没事儿,你且瞧好吧!”
  啧!果真头铁...
  林茂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摇了摇头便对百里庆棠彻底放弃了“治疗”...
  此时,主位上的不知,终于发话了。
  “你了解的,倒还不少,很好。”
  “嗬...那是自然,我在...”
  百里庆棠原本想脱口而出“宫里”二字,可突然记起拾秋曾千叮咛万嘱咐的不准他表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许提宫里的事,所以,话说到一半,他还是转换了说法。
  “我在家里的时候,曾听我们府上的乐师提起过这段唱词。对,我想说的就是,这段词,原本说的是,一个每日在珑江供人游乐的画舫上,有一琵琶弹得极好,模样也生得极好的伶倌儿,每每都有人慕名他的美貌与绝佳的琴技而来。”
  此言一出,底下的学生们顿时便交头接耳起来。
  “诶!?先生怎么会教这样的唱词给我们啊?这...这岂不是,在将我们当那每日供人消遣的伶倌儿相比?”
  “别胡说,先生教这个,自有先生的道理!”
  “是吗...”
  “嘘!听听先生怎么说!”
  听完百里庆棠的话,不知仍旧是脸带笑意,甚至端起了桌上的茶盏,浅浅的饮了一口。
  “你说的确实句句属实,不过,那你可曾领悟过这首唱词里,所说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真正的意义,这还能有什么真正的意义,这段词,不过就是那伶倌儿的金主们,闲来无事所做的污秽之词罢了!”
  “嚓!”
  听见这个“污秽之词”,不知手中握着的茶盏,竟然瞬间应声而裂。再瞧不知的脸上,此刻已然冷若寒霜!
  “污秽之词!?嗬,心神污浊之人,看什么东西都是污浊的,因为,什么也洗不干净你那双满是污秽的眼睛!”
  “你!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瞧瞧那“妙如无根落玉盘”几个字,无根本是形容那阉人之词,先生博学多识,难道没有听过如此说法!?啊,我倒是忘了,先生你是女子,女子...本就无根!”
  百里庆棠这段话一说完,在场的人,无一不是脸色凝重,那紧张万分的眼神,一直在不知和百里庆棠的身上,来回打着转。因为,他方才这话,着实是过分了。
  “庆棠...不得对先生无礼!”
  这时,坐在教舍最后面的百里庆律,总算是发话了。不过,他这话虽然是在招呼百里庆棠,可那双深邃的眸子,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不知的身上。
  可不知现下却根本没有心思去在意百里庆律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而是随意的抖了抖手上的茶汤,然后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戒尺,边说,边朝着百里庆棠走了过来。
  “呵呵...说得很好。女子,确是无根之人。不过,想必,你也不知道,你每日喝的水,在变成茶汤盛入你的茶盏之前,它也是...天上落下的,无根之水...”
  不知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却听得在场的人后背上,皆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就连那气焰嚣张的百里庆棠,在瞧见不知离着自己越来越近之后,竟也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待行至百里庆棠身前,不知终于停下了脚步,手中的戒尺“啪”的一声便击打在了百里庆棠面前的书桌上,随即,不知便抬头直视其有些闪躲的眼神,接着沉声道。
  “现在,我就来告诉你,这段词真正的意义,究竟为何!“少郎茕茕如芝兰”,取义此翩翩少年,身姿灼灼,如那灵芝幽兰一般,曲线优美。“妙如无根落玉盘”,是指,这少年绝妙的琵琶之声,听来竟如那天上的雨珠,落在玉盘内一般听来脆响悦耳无比。“游鱼恭前跃腰起”,是说那鱼儿听闻这琵琶之声,都忍不住游到了他的跟前,不停的翻转腰身跃出水面。“雀鸟绕云岂肯停”,连那天上的鸟儿听了,也一直盘旋在其头顶的云层里,久久不愿离去。“见者叹,遇仙不如初见卿”。所有见到过的人,都忍不住的赞叹,即使遇见神仙,也不如初见此少年时的惊鸿一瞥。我如此解释,不晓得...你现下可是全然明白了这段词,真正的含义!?”
  “...”
  不知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说的百里庆棠哑口无言。紧接着,不知又继续说道。
  “乐师对其所见,是同行业者之眼。欣赏者见,是看官者之眼。雅士所见,是取其优雅。智者所见,是取其术业之精。千万人所见,皆为其内心所见,由观而表。故此,心污者见,就是取其场所之限!”
  “啪!”
  轰!!
  不知的话裹挟着又是一道戒尺击在书桌上的声响,在现下的百里庆棠听来,那简直是如雷贯耳,晴天霹雳般的击中了他自以为是的内心,久久不知道...也不敢再作言语。他的桀骜不驯,犹如被不知刚刚的那一记拍在书桌上的戒尺,给打成了重伤一般。让他顿觉脚下无力,整个人顿时跌坐回了位置上。
  可不知却并未就此放过他,而是一把拽起了他的衣领,强迫他与自己对视,然后一字一句的道。
  “既然你以前的先生没有教你尊师重道为何物,那么,我现在就一样一样的教你!起来,去外面罚站,在没有背下书院弟子规以前,不许进得教舍上课!哪日背熟了,就哪日进来学习!”
  说着,不知便犹如拎着一只小鸡仔似的,将自信心受到了严重鞭笞的百里庆棠给提到了教舍外面。那原来本是林茂经常光顾的位置,现下,终于是有了“接班人”。
  真是没接受过社会不知毒打的年轻人,嘁!
  这也就是不知想着给拾秋一个面子,不然...百里庆棠今日,又如何会只是受这点儿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