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先生

  将百里庆棠拎出教舍以后没多久,屋内便再次传来了不知领着一众学生们继续朗读这段词的声音。
  而从头到尾都目睹了不知教训百里庆棠的百里庆律,那落在不知身上的眼神,已然变得愈发炽热了起来。
  而同样是今日才开始授课的解莲尘,现下正趴在自己那间空荡荡的教舍里,闲得脑袋上都快开出花儿来了。
  “啊...这帮臭小子,现下已然是到了闲修时间,竟然没有一个愿意来上我的课!哼,明日...不,今晚我就去捉两只山精来吓吓他们!”
  “那个...莲尘先生...”
  正当解莲尘忍不住的开始自言自语之时,教舍门口,终于传来了一个怯怯懦懦的声音。
  莲尘先生!?
  乍一听闻这个称呼,解莲尘竟然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再一细品,嘿!这玩意儿听着,果真是比那莲尘道长要顺耳多了呀!
  他连忙从座位上端正了身形,然后喜笑颜开的冲着站在门口,只探出了一个脑袋在看着自己的槊禹,迫不及待的招了招手。
  “是槊禹呀,来来!快进来!”
  “是,先生。”
  见着解莲尘招呼自己进去,槊禹连忙站直了身形,然后先是冲着他躬身行了一礼,这才脚步轻缓的跨入了教舍内。选了一个离着解莲尘最近的位置坐下后,槊禹又冲着他行了一礼,随即朗声道。
  “先生,请问我们今天要学什么?”
  眼前的槊禹,在现下的解莲尘眼里看来,真是越瞧越可爱,比他以前带的那些个徒弟们,可是要乖顺多了。
  “嗯~~果真是不知先生手下出来的孩子,举止言行都是如此雅正端方,那么,槊禹想学什么呀?”
  解莲尘这一顿夸奖,不仅夸了学生,进连带着将学生的老师都夸奖了一番。果然是,真,端水大师。
  “先生愿意传授槊禹什么知识,槊禹便学什么。”
  “哈!?那你就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想同我一问究竟的事吗?”
  “先生想教给学生的,自然是最好的。”
  “啧,嘶!你这娃娃,你家不知先生别的没学到,这一板一样倒是学的挺像!那好吧,刚刚你在不知先生那儿,学的什么呀?”
  “回先生,今日,先生教了我们《珑江琵琶序》。”
  “《珑江琵琶序》?哟呵,你们不知先生竟也晓得如此雅致的词啊?真是难得诶,少有女子会知道这个。”
  “嗬...那么,莲尘先生定然就是不知先生所说的那种雅士所见了哦。”
  “安!?雅士!?什么雅士?”
  于是,槊禹便将今日先前的时候在不知的教舍发生的事,尽数讲与了解莲尘听。
  期间,解莲尘脸上的表情,一直跟随这槊禹描述的事情经过,十分精彩的变换着。待听完事情的全部过程以后,解莲尘忍不住的拍起了手掌,末了还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你们不知先生,果真是个育才奇人!如此解析,如此教育,妙啊!!”
  居然错过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不行,明日他也要去不知的教舍做旁听。既然那百里庆律堂堂一介太子,都能够厚着脸皮去人家教室后面旁听,他这正经的书院先生,还不能听同事的课么!
  心下打定主意的解莲尘,满脸堆笑的看着槊禹,然后右手凌空一晃,变戏法似的就拿出了一个材质瞧着像是铜制的铃铛,随即将它抛给了槊禹。
  “这个你好好带在身上,关键时刻,能保你命的。”
  槊禹连忙伸手接下了这铃铛,可奇怪的是,这铃铛碰到他的手,却并不响动。槊禹将其提溜在手上,还特意摇了摇,发现它果真是没有声响的。
  不会响的铃铛!?
  将其细细端详一番之后,槊禹也没有发现除了不响以外,这铃铛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这既是解莲尘赠与自己,还说在关键时刻能保命的东西。那定然就是好的,于是槊禹将这铃铛小心收捡了起来,然后端正了身形,冲着解莲尘又是躬身行了一礼。
  “多谢先生赠予槊禹宝物,槊禹定当好好珍惜。”
  “嗯~~果真是个乖孩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一起去道观修行啊?”
  “啊?这...”
  “哈哈哈,逗你的啦!你们可都是不知先生为我们大虞培养的栋梁之才,今后无论前程如何,切记都不可违背本心,不可生出贪念来。人这一辈子,能赚多少钱,能活多少岁,那冥界阴律司的生死簿上,皆是记载好了的,多一点儿都没有让你享受了的。”
  “是,槊禹记下了。”
  “那好,今日的课,就上到这里吧。”
  “哈?!可...可我什么都还么学呢先生。”
  “我方才不是都已经教过你了?”
  “安?教过了!?这...先生,还请原谅槊禹愚钝,先生所教是...”
  “啧,刚刚还夸你聪明来着,现下又这么呆笨了。”
  “先生是指,让我不可违背本心,不可生出贪念来?”
  “对呀!”
  这...这究竟是算哪门子教过了嘛。好吧,先前便听说过道士性格乖僻,许是这莲尘道长性格如此。也罢,这才刚刚开始。再者,他说的这番话,其实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自己再回去细细斟酌,或许,真能悟出什么大道理也未可知。
  “好,槊禹知道了。那学生就先回去了,先生告辞。”
  “嗯嗯,告辞,告辞!”
  送走了自己的第一个学生,解莲尘也总算是一扫先前没有学生愿意来上课的阴霾,反正,有一就有二,来了一个学生,回去或许一番传扬,明日就会多来几个学生也未可知呢。
  哎,这活得太久,果真是什么都能见到呢。
  自己做梦也没想过,竟然有朝一日,他还能弄个教书先生来当当。这倒是解了他平日困在道观里,同那帮山精野怪为伴的闷儿。
  不过,说是说当解闷儿,但,既然穿上了这身教书先生的衣裳,还是要对得起人才是。至少,不能辜负了拾秋如此诚恳的邀请嘛。
  “诶!罢了,坐了一整天了,出去走走先!”
  说着,解莲尘便从位置上站起了身,然后将将走到教舍门口,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不速之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