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毒打

  “哟!?这位学生家属,怎的还在我们书院逗留呢!?这里可不是闲杂人等能四下闲逛的地方,既然选择了将孩子交来我们书院,就安心离开。要实在不放心,我劝你还是尽早将孩子接走为妙哦,免得呀,学生又学不进去,你们家属又不放心,还白占一个学生的名额,让别的有心求学的孩子,无法入学,你说是不是。”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解莲尘给劈头盖脸数落了一顿的百里庆律,此刻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啊!
  要说这解莲尘,果真还是天生当道士的料呢,就只凭这一张溜嗖无比的嘴皮子,可以说是,他要是不当道士,那可真是修真界的一大损失。
  “你怎么跟我皇...跟我大哥说话呢!?”
  这百里庆棠,还没学乖呢,刚刚在课堂上被不知教育了一番,现下竟然还敢同他来顶嘴!
  看来,他不是没挨过社会不知的毒打,而是没挨过社会道士的毒打吧!
  “嗨呀!你别动,我见你印堂发黑,近
  来好像是有血光之灾。啧,既然你已经入了我们书院,身为书院的先生,那我就有义务一切为了学生好!来来来,术业有专攻,驱邪避祟是我的强项,我这儿有一打神鞭,顾名思义,连神仙都能打,任何胆敢纠缠于你的妖邪,都将在先生我的打神鞭下现行!”
  说罢,就只见那解莲尘右手一挥,一柄通体黑亮的,其间布满了一看就觉得肉痛的鳞结的长鞭,瞬间就闪现在了他的掌心里。
  “啪!”
  炸啦啦的脆响,让人听得头皮一紧。
  吓得那先前便受过精神重创的百里庆棠,瞬间便躲藏到了百里庆律的身后。
  “啊!!大哥救我!”
  “诶诶,你别躲呀!我这免费驱邪,不另收费的,人家求着我都不一定愿意呢!”
  “啪!啪!”
  言罢,解莲尘这厮手中的鞭子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分明那百里庆棠就躲在百里庆律的身后,可这“呼呼”两鞭出去,竟然无一虚发的抽在了百里庆棠的身上,疼的那厮瞬间犹如掉进油锅里的耗儿一般,“咻”的一下便蹦跶了起来。
  “啊呀!!好疼,好疼!大哥救命,大哥救命!”
  “哟,这妖孽还挺顽固!你别动,七七四十九鞭,还剩四十七鞭就完事儿了!”
  “哈!?还有四十七鞭!?我看不是你完事儿,是我要完事儿了吧!啊啊啊,救命,救命呀!!”
  “别跑,别跑啊!”
  “唰啦!”
  就在百里庆棠逃也似的奔离了百里庆律的身后,跳脱到了教舍外的院子里之时。解莲尘本想再次挥出去的长鞭,下一瞬,竟被一个青筋暴起的大掌,给硬生生接在了手里。紧接着,百里庆律满是愠怒的声线,就传进了解莲尘的耳朵里。
  “够了!这位道长,还请你自重!”
  “诶!?这位家属,我懂你爱惜孩子,不过,我这都是为了你家的孩子好。诶诶,你别走啊,还剩四十七鞭呢!真是的,我这驱祟的技术,可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啊!”
  说着,解莲尘便不想再理会这百里庆律,一个寸劲便强行收回了被他给攥在了手心里的鞭子,抬脚正要追着那已然跑没了影儿的百里庆棠而去。
  “道长!!且慢!”
  这是,拾秋的声音。
  闻声,解莲尘顿时停下了将要前行的脚步,然后转身看向了明显是匆忙赶来的拾秋。
  “哦,原来是拾秋先生,怎么了?我正要替那新生驱邪呢,你有事儿快说,可别耽误了孩子的病啊!”
  “这...”
  拾秋的眼神有些无奈的落在了解莲尘的身上,随即就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抬脚行至了解莲尘的身前站定。
  “莲尘道长,今日初次授课,想必你也是累了。如今也快到用餐时间了,不如你先回去修整一番,然后再去饭厅用餐吧。”
  解莲尘自然明白拾秋现下的意思,再者,方才已然抽了那百里庆棠两鞭,这两鞭,也够他疼上两个月了。心下虽然觉得还不够解气,但,看在拾秋的面子上,还是见好就收吧,免得让拾秋难做。
  “那...好吧,改日我在亲自画两张符咒,让他焚过以后再化水喝下,也是应该能无大碍的。”
  “好,如此,便有劳道长了!”
  “无妨,无妨,一切为了书院,也为了我们的学生好!这位...额...这位学生家属,你无需过多担心,既然你将孩子交到了我们书院,我们就一定会负责将你家的孩子给教育好的。噢,无需言谢,这都是我们身为先生,该做的!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解莲尘这厮一副任重道远脚步颇为沉稳,不疾不徐的就离开了此处。
  丝毫没有在意明显恨他恨得牙痒痒的百里庆律,那几乎要在他潇洒离去的背影上烧出两个窟窿的眼神。
  待到解莲尘离开以后,拾秋这才走上前去,拱手冲着百里庆律行了一礼。
  “皇兄恕罪,这解莲尘本就是如此性格,他的为人极好,道法高深,性格有些乖僻,也是情有可原的,还请皇兄某要介怀。”
  听见是拾秋的话,百里庆律只是淡淡的睨了他一眼,随即便一拂袖袍,仿佛是要抖落方才解莲尘带来的晦气一样,然后将双手负于身后,转身看向了院子里那株开得正好的木槿。良久,百里庆律才沉声道。
  “老十九,这个解莲尘,我劝你还是尽早将他逐出书院为好。毕竟,这涉及到关乎我大虞人才的未来,岂能如此儿戏的让一个道士来带学生!相比之下,那不知先生,就真是好的太多了,今日庆棠在课堂上那般的行为,她竟能全然镇场不说,还将庆棠给说得哑口无言。果真是一奇女子,不愧为我大虞独一无二的女先生。”
  百里庆律的这番话,听得拾秋的眼神瞬间便暗了下去。
  “皇兄,你离开京城也有些时日了吧,打算什么时候启程回京呢?”
  “怎么,我才待上几日,你就嫌你皇兄麻烦了吗?”
  “庆羽不敢,只是,我担心皇兄离京太久,消息若是不慎走漏,怕回去的路上,有人暗下埋伏。如此,对于皇兄的安危不利。若皇兄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好向父皇交代。”
  拾秋不卑不亢的对着百里庆律拱手行了一礼,随即便罗列出了让他早日回京的缘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