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突发

  “啧...嘶,怎么又是你这位学生家属呢?不是,受累问您一句啊,我究竟要做一场什么样的法事,才能将你给送走啊!?”
  百里庆律本就气恼解莲尘这厮突然出现坏了他的好事,现下再一听他这番话,真是一口气没忍住就差点儿翻了脸。
  “你这厮,怎的哪儿都有你!”
  “嘿,你这话说的,我是这书院的先生,我不在这儿我在哪儿呀。你还说我呢,你一个学生家属,如何会半夜三更的出现在我们书院唯一的女眷寝舍门口啊!?你小心我将你扭送官府,治你个采花大盗的罪!”
  “你!”
  “你什么你,还不速速离去,可别逼我在世界上最有学问的地方抽你!”
  “怎么了这是?嗯?莲尘道长,这位是...咦,这不是庆棠的家属吗?这大半夜的,你如何会在这儿呢?”
  这边的两人眼见着就要起争执,住在旁边被吵醒的断蓝先生,忍不住的走了过来查看情况。
  其他的院子,也逐渐的亮起了灯光,许是觉得面子挂不住,百里庆律这厮愠怒至极的瞪了解莲尘一眼之后,伸手便夺回了仍旧还在他手上的红木匣子,转身便拂袖而去。
  目送这厮灰溜溜的离开以后,解莲尘转头便招呼着断蓝先生。
  “啊,吵醒先生了,没事儿,没事儿,就是这家属想私下找不知先生多多关照一下庆棠,拿了点儿东西来,你懂的。不过被不知先生拒绝了,正要死皮赖脸的不肯走呢。我这将好打发了他,已经没事儿了,先生回去接着睡吧。”
  “哦哦,原来如此。那,道长也早点歇息。”
  “嗯,好好。”
  解莲尘三两句将断蓝先生劝走以后,又转头看了看眼前禁闭的房门。
  “人已经走了,女善人你可安心歇下了,时候不早了,贫道就先行离开了。”
  言罢,解莲尘站在门口稍等了片刻,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倒也不甚意外的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便消失在了院子里。
  确定门外没了动静,其实一直站在门口没有离开的不知,这才再次将房门悄悄打开,当看见外面确实是空无一人后,她不知为何,心下竟生出了些许期望落空的感觉来...
  诶!自己这是想什么呢,这两尊瘟神走了,自己应该轻松了才是。
  思及此,不知又将门再次合上。
  “唰啦...”
  正要转身回到床榻上的不知,突然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纸张脱墙落地的声响,她疑惑的回头一看,恰好就瞧见了刚刚坠地的一张成色看起来颇为老旧的符纸,上面洋洋洒洒的画着一道她看不懂的咒语。
  嗯!?自己的房间里,何时有了这个东西?
  她有些疑惑的伸手将这符纸拾捡了起来,然后借着屋内的灯光,下细一阵端详。
  自己并没有收到过这种东西的印象,所以,只能是在自己来这儿之前就已经贴在此处了,或者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贴上的。
  不知道的情况下...那就只能是解莲尘这厮了,不过,他没事儿贴张符在自己房间里作甚!?
  看着手里的符咒,不知又回想起刚刚他突然出现的样子...难道,是因为百里庆律那厮强行抵住门的时候,触发了这符咒,所以解莲尘才会突然出现。
  他这是...在暗中保护着自己?
  这个想法,让不知的心下,顿时生出了一股子陌生,又觉得让人心下一暖的感觉来。
  不知小心的将这符纸收捡妥当,打算,找个机会问问他。可转念一想,若这符纸不是人家贴的,自己去问...岂不显得很是尴尬?
  诶,罢了。既然这符咒的存在,对于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倒不如,还是将它给贴回原位,总合也省得自己去多想。
  如此一番折腾,竟也让不知生出了几分困意来。躺上床榻,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隔着屋瓦,听力过人的解莲尘,在听见床榻上的人传来了均匀呼吸之声后,不由得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嗬...就知道你这小妮子,定然是不会当面来问的。”
  言罢,解莲尘便消失在了屋顶上,因为被他给灌醉了的拾秋,还晾在半山上的观景亭里呢,再不去把他给弄回来,怕是要将那儿的蚊子都给撑死了。
  翌日
  一大早,书院的大门就被人给敲得哐当作响。门房守卫忙去应门,将将打开,就只见一个浑身仿佛是从那水里将将捞起来的人,十分慌张的站在门外,连鞋子都没有穿。一瞧见门房开了门,忙不迭的就要朝里面钻。
  “诶诶!你谁啊,是个人就能往里面钻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镇捕头!?哎呀,原来是镇捕头,这,您如何会弄成这副样子啊。”
  门房拦下此人,本想好好教训一番,可定睛一瞧,发现此人竟然是镇卯,这倒是把门房给惊了一跳。
  “对不住,失礼了。请问,莲尘道长是否是在你们书院啊?”
  “莲尘道长?”
  “对对!听闻他来了你们书院做玄学课的授课先生,我现下有十分紧要的事,要找莲尘道长帮忙。还请这位大哥通传告知一下莲尘道长,说镇卯有万分火急的事要找他。”
  见着镇卯脸色凝重,门房也知道事情可能紧急,他忙应下了话,然后转身就去了先生寝院里解莲尘住的那个院子,可敲了半天,都没人来应门。无奈之下,门房就只好调转身形,去了拾秋先生的院子,打算先找拾秋先生去了解情况再说。
  可当门房来了拾秋先生的院子,正要伸手敲门,却发现院子的大门是虚掩的,门房不疑有他的推开入内,行至屋舍前正要敲门,眼前这门却突然自己开了。当门房看见开门之人时,却瞬间愣住了,因为,来者便是方才自己敲了好久都不见来应门的莲尘道长。
  见着一边开门,一边拾掇着身上衣衫的解莲尘,这门房整个人都懵了。
  “道...道长!?您怎么会...怎么会在掌院的房间里啊?”
  说罢,这门房还抻长了脖子的往里间瞧了瞧。当瞥见那床榻的纱幔后面露出来的那只手臂以后,这门房脸上顿时一副“我是不是要不中了”的表情,连忙背过了身去。
  “我...我...那个,我什么也没看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