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水底尸

  门房如此反应,倒是将解莲尘给弄懵了。
  呆愣了两三秒后,解莲尘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这门房为何如此表现。
  “呵呵,门房师傅,你误会了。”
  “是是!误会,误会!哦哦,对了,那个,镇卯捕头来了,在大门口候着您呢,说是有要紧事找您,我瞧着他有些异常,您还是赶紧去吧。”
  “镇捕头!?”
  这么早,镇卯来这里作甚...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嗯嗯,道长穿戴好了的话,就请赶紧过去吧。”
  “好,我这就去。哦,对了,拾秋先生有些宿醉,若是没有什么紧要的事,就不用过来打搅他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宿醉...休息...好好,我知道了。”
  门房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直点头。
  “如此,有劳了。”
  言罢,解莲尘抬脚便步出了拾秋的院子,朝着门房处行了过去。
  嗨,昨夜那酒,后劲儿忒足,吞是好吞,就是有些上头,害得后来他从不知的房顶上离开,把拾秋弄回来以后,自己也醉意来袭,索性就在拾秋的房间里歇下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先前在拾秋的房间睡过的原因,还是自己真的有些困了,往拾秋房间里的软榻上一躺,这一觉就睡到了现在。
  “诶,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不过,还好贫道酒量极好,嘿嘿,不愧是我!”
  这厮,脚下步子虽快,可这嘴巴竟也没有闲着,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唠叨臭屁了半天。
  好容易到了书院大门处,远远的,解莲尘就看见了仿佛像只落汤鸡一般,全身都湿哒哒,甚至衣袍下摆都还在滴水的镇卯。
  在看见解莲尘的身影后,镇卯那双清澈的眼眸,瞬间便亮了起来,仿佛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走上前来,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径直拽着解莲尘的手腕就往外走,还急急开口道。
  “莲尘道长,可算是找到您了,道长,快随我走一趟吧,出事儿了!”
  “安!?走,去哪儿...诶诶!去哪儿啊镇捕头,你别拽我,先说清楚事儿啊。而且,你这到底是打哪儿来啊,浑身湿透的,先回去换身衣裳吧。”
  “不不,来不及了道长,无妨的,而且待会儿,或许还要下水一趟呢。”
  镇卯仿佛是一刻也不愿意停留,直接拽着解莲尘就上了门口早就准备好的两匹快马,两人一路急奔。镇卯在前面带路,解莲尘就一头雾水的上了马背,迫于无奈的只能跟在他身后一路疾行,总算是奔到了离着卧龙村大约十几里地开外的一处偏僻水潭边。
  远远的,就能看见一群捕快守在那儿戒备着。其间,隐约还能听见几道闻之悲恸的哭喊声。解莲尘眉头轻蹙的盯着那事发点,已经大约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
  “吁!”
  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马儿扬蹄嘶鸣着,乱蹄溅起了地上灰黑色的尘土,让现场看起来顿时灰濛一片。
  解莲尘跃下了马背,然后伸手在马脖子处轻拍了两下。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有贫道在,你慌甚。”
  这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话将将脱口,那原本还在不停打着响鼻嘶鸣着的马儿,果真就不再狂躁乱窜了。
  这一幕,把旁边上来替他牵马的捕快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仿佛,就是那日在槊家大门口,拦下了解莲尘的那个名叫阿五的捕快吧。
  “哟,阿五捕快,我们又见面了。”
  不曾想,这解莲尘看了他一眼之后,居然直接就叫出了他的名字,他竟还记得自己。
  “啊,是,是我。莲尘道长,许久不见了。”
  “嗯嗯,是有一年多不见了。”
  “好了,闲话少叙吧,我们先去看看现场。”
  见着解莲尘和阿五两人在打招呼,镇卯却心神有些凝重的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闲聊寒暄。
  “如此,镇捕头就前面带路吧,顺便细说一下情况。”
  “嗯,好,莲尘道长这边请。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下半夜的时候,我们突然接到这四户人家的报案,说是他们家的相公,自三天前出门说是出去游玩以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他们找遍了这几人有可能去的各处地方,都没有任何发现,甚至在昨日,就已经组织人员在濑溪河里捞过一遍了,甚至连上下游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人,直到今日卯时,两个经过此处,来卧龙村做买卖的货郎,本想在这水潭处暂做修整,待到天亮以后,再赶路。可当他和同行的商贩两人到这水潭边打算取水洗漱一番之时,就看见了眼前这副情景。”
  说话间,解莲尘和镇卯两人,已然来到了刚刚听闻那悲痛哭泣之声的声源处,一个宽窄直径不过二十米左右的深水潭。
  此刻,几名妇人模样的女子,正伏趴在水潭边,哭的呼天抢地,声泪俱下。
  解莲尘的目光越过她们,再朝那水潭里一瞧,那双犹如深渊一般的眸子,瞬间便沉了沉。
  只见那水潭里距离水面大约五米深的水里,居然屈膝跪立着四个耷拉着脑袋,头上的发丝披散开来,犹如四团恣意生长的水草一般,在水里荡漾招摇着的男子。看这情形,他们已然是没救了。最诡异的是,他们既没有浮起来,也没有沉下去。
  “道长,您看。这便是他们报案失踪的那几名男子,卯时那货郎和同伴来衙门急报,说在这水潭里发现了四具尸体,我们立马就来了此处。并唤来了这些报案的人,让他们辨识。现下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脸,但,通过身上的衣衫,他们确定这几人就是他们家里失踪的人。当时我们抵达此处的时候,这四下,除了那两个第一发现人货郎的脚印,居然连一点人为活动的迹象都没有,按理说,要是这四人在生前起过争执的话,附近应该有很多痕迹可循才是,可我们却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这几个人,仿佛就是从天而降一般,凭空出现在了这里,若非如此,我也实在想不通他们是怎么来到此处,还溺死在了里面的。虽然诡异他们为何会齐齐溺死在此,但之后,我还是下了水去,想着把尸体打捞上来,看看能不能通过验尸,来查出他们的死因。可是,神奇的地方就在这里,我们一共下去了四个人,可这些尸体,饶是我们四人合力,竟然都无法将他们从水中挪动半分!我觉着事情有异,于是便想到了道长您。这就冒昧去了书院,请道长您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