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泥菩萨

  “泥菩萨...”
  听完镇卯的话,解莲尘突然没头没尾的冒出了这么三个字。
  “泥菩萨!?”
  “是了,怒水沉江,自保亦难何谈他保。”
  “这...道长,恕镇卯愚钝,没有听懂道长话里的意思。”
  “呵呵,那你可曾听过,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句话?”
  “是有听闻,可,这跟我们眼下这个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意思就是,他们原本只是一人犯事,可为了不走漏风声,于是互相包庇,最后,因果报应,就做了这潭下冤魂,嗬...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你这半吊子道士!!胡言乱语什么,我家相公平日里连鸡都不敢杀的人,如何会杀人...”
  解莲尘的话音刚落,那趴伏在水潭边的一名身形颇为丰满的妇人,就突然抬起了头,张口就对着解莲尘一通驳斥。
  可是,听见她的话,解莲尘却不怒反笑。
  “呵呵,这位女善人,贫道方才那些话里面,哪一句提到了...杀人这两个字?”
  意识到自己仿佛是失言了,那妇人立马便埋下了头去,然后接着嚎啕大哭。
  “呜...我可怜的相公啊,你惨死这寒冷水潭之下,官府的人不作为就罢了,甚至还请来了一个神棍道士,在此胡言乱语。呜呜...我苦命的相公啊,你叫我这孤儿寡母的,去何处伸冤呐!”
  听见这妇人的一通胡乱编排,镇卯本想上去阻挠,可解莲尘却伸手拦下了他。
  “究竟是不是贫道胡言乱语,今晚丑时,你大可见着他亲自问问啊。”
  “什么...你这妖道,竟心思歹毒到了如此地步,居然咒我死!嗨呀,捕头大人,你莫不是想整死小妇人啊!请来这么个妖里妖气的臭道士,在此大放厥词...”
  “行了!道长所言,定然是有其道理的,再者,若是你们心下真的没有什么脏事儿藏着,那么今晚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陪着你们候着,你怕什么!”
  “我...”
  “算了,与其同她在此胡言,镇捕头不如先带人去这几户人家的家里查查,看看有没有一些...带血的罗裙...朱钗...首饰...以及,像是这位女善人脚上的这双,精致的绣花鞋啊什么的东西。”
  说着,解莲突然转过了身,盯着位于自己身后的那名身形较为娇小,并没有像其他的妇人一样嚎啕大哭,而仅仅只是偷偷抹着眼泪的女子的脚。
  一听解莲尘这话,镇卯随即便眉头紧蹙的招呼了一声自己的人马,转身便要去这几户报案的人家里。
  这番说风就是雨的阵仗,吓得最开始的那个妇人顿时就煞白了脸。
  “不不,不能去,不能...”
  在场的人当中,唯有她的反应最大,其余几个妇人虽然也不太想让镇卯带人去搜自己的家,但,大家都还是没有提出异议。
  “算了,张家嫂嫂,你还是如实同官差大爷们讲出实情吧,早一时说明,或许,他们的尸首便能早些升潭,入土为安...”
  此时,那刚刚被解莲尘看了一眼脚上的绣花鞋的女子,忽然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径直站起了身,还顺手脱下了脚上的那双十分精致的绣花鞋子。
  “尤家妹子,你怎么...”
  见她如此举动,那胖妇人顿时慌了,连忙拍了拍身上的黑灰,然后快步走到了那纤瘦女子的身前,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悄声询问着。
  可显然,这纤瘦女子并不想同她一路。只见她伸手拿开了胖夫人拽着自己的手,然后语气肯定的道。
  “既然你不肯说,那么,就由我来说吧。半月前,那时候,洪灾初见泛滥,所以来我们卧龙村的人,还不是很多。但,已经有些其他地方的有钱人,害怕自己的财产受到损失,提前搬运了自家值钱的东西出来,准备在我们村暂避水灾,免得到时候村内人满为患,就更加找不到地方落脚。那是一个暴雨的傍晚,我那平日里总是嗜赌成性的夫君,忽然自外面回来了,怀里,还抱着这双绣花鞋。”
  说着,那纤瘦女子便将手里提溜着的那双绣花鞋,摊在了众人的眼前。这鞋子,绣线精美,花样独特,煞是好看。上面除了沾上了一些这附近的灰黑色的尘土以外,并没有任何损毁的地方。
  这纤瘦女子望着手中的绣花鞋,似乎陷入了回忆里,顿了顿,她又接着道。
  “我初嫁于他之时,原本他并没有染上嗜赌这个恶习,我们夫妻的感情,也算得上是相敬如宾。可在结识了这潭水里的其他几位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每每出去赌博不说,还偷偷变卖了我的嫁妆,叫家里的生活,捉襟见肘,粥粮不济。我屡次劝阻,他都说改,可他们只要一来约他,就什么誓言都忘了,依旧如此。直到那日,他突然献宝似的给了我这一双绣花鞋,说是送给我,以作弥补他先前所做的错事带给我的伤害。当时,我都天真的以为他真的转性学好了,可是,当我拿着那双鞋子,细细查看时,却发现这鞋子的线缝处,隐隐的有一点好似血污一样的东西。我当时心下惊颤,以为是他去扒了死人坟,从哪个亡者的脚上给脱下来的。我气极的找他理论,他却说,叫我不要声张,安心穿着便是,还向我保证,这鞋子,绝不是死人身上的,至少...当时还不是。”
  “当时不是,也就是说,后来,这绣花鞋的主人,就...”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大约是七天前的夜里。他半夜慌慌张张的回来了,一身的脏污,平日里我叫他去洗漱都还懒得动弹,可那日,他竟然自己就去了后院儿洗漱,还将当天所穿的那身衣裳都洗了个干净。我心下狐疑,一再逼问他去哪儿了,他却如何也不肯说,只道是同几个好友出去游玩,不慎摔了一跤,所以衣物才会如此脏污。那时洪灾正是最为吃紧的时候,我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没有再问。但,我隐隐的觉着,他定然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于是,我隔天便尾随他出了门,想看看他究竟在干什么。我跟着他,一直到了一处破烂房子外,透过门缝...我看见...我看见了他们,竟然在将一个身上满是血污,已然没了气息的年轻姑娘,偷偷的藏上了一辆马车,准备拿去抛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