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溟濛

  一见着女鬼小姐竟然未语先泣了起来,这活了几百年没哄过女孩子的解莲尘,顿时便没了法子。
  “诶诶,你先别哭呀。我不是怪你来早了,我这不是呛了点儿水,休息了一下,正要遣他们走呢嘛,你这就来了,好家伙,倒是省了我一番口舌。罢了罢了,你且上岸来说吧。”
  啥!?还让人上岸来啊!?
  这...这大可不必吧。
  “镇捕头,你赶紧同拾秋先生和不知先生离开此处...”
  眼见着那女鬼小姐就要踏上岸来,解莲尘突然小声的冲着站在旁边的镇卯小声说道。
  “我们走?那...您同不知先生呢?”
  “她身上的怨气太重,你们不是她的对手,别说了,让你们走,就赶紧走。晚了,待会儿想走都走不了!”
  “可是...这...”
  听见解莲尘的话,拾秋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镇卯却出手制止了他。示意他听解莲尘的,然后便强行拉着拾秋以及站在原处的不知,往来时的路疾行而去。
  待到确定拾秋,镇卯和不知三人走远后,解莲尘这才咬破了指尖,然后就地以血画符。
  “天罡地绝,阵破!祭!”
  “轰!!”
  脚下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震荡过后,这四下的景致,仿佛白驹过隙一般,眨眼间就变换成了另一番景色。只见方才还是电闪雷鸣的天,现下已经被一颗夜明珠给代替了光亮,高高的鼎立在一处看起来虽然不大,但屋舍建筑都很华丽的府邸屋顶之上。一个透明的结界,不断的荡漾着乳白色的波纹,将这处水下府邸,给包裹其中。形成了一个干燥且充满了氧气的空间,如此,现下才能呼吸自由。眼前那方才已然到了水潭边上的女鬼小姐,竟突然摇身一变,化作了一条青龙,那青龙瞧着,还有些眼熟。
  嘿!这不正是解莲尘前几天帮着它渡劫化形的那条走蛟么!?
  只是,它如何会在此处!?
  “孽畜!!还不显出人形!”
  此刻的解莲尘,身上已然不见平日里的嬉皮笑脸,而是从内由外的散发出了一股很强的威压。这种威压,让眼前这青龙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脑袋。
  许是知道再也躲藏不过,这厮也只好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身着墨绿色水鳞纹样的广袖束腰长袍的男子,老老实实的跪在了这水府的前院里。
  这厮的模样瞧着,也还算不赖。不过,现下并不是细说他样貌如何的时候。
  只见解莲尘不知何时竟将他那柄被自己给斩断了一半的红色拂尘,给抄抱在了手里,整个人不怒自威的盯着那跪伏在前的青龙,声线郎朗的道。
  “贫道念你修行不易,恐你再兴水灾,徒增伤亡,于是便出手助你化龙。可你倒好,你明知因为你的缘故,导致这卧龙村出了如此枉死惨案。竟先发治人的将这件命案的关系人,全都拘来了此处,并设下结界,让鬼差无法找到这冤死女子的魂魄和去处。好你个孽畜,让你化形为龙,是想让你感知天地苍生之苦,以渡人为己任,你倒好,竟然干出这等混账事来!要不是你不敢再将那四名男子弄死,故意封住了他们的五识,将他们封印在了此处,从而留下的痕迹,你这“好事”,倒是真叫人发现不了了!”
  “道长恕罪,道长恕罪!!溟濛...知错了...”
  “这是你一句知错就能作罢的事儿吗?原是你一人犯错也就罢了,现下害得贫道也成了帮凶,如今,不仅是你要去那剐龙台挨上一刀,贫道怕是也要自去天帝处领罚了。最最无辜的,还是被你藏在这水府之中的那位姑娘!生前惨死不说,连死后,身魂都还被你拘在了此处!都说人心歹毒,你这厮,更加可恶!
  “不,不!!道长,求道长放溟濛一条生路,我修行数千年,就是为了化龙,若道长...”
  “孽畜!!到了此时,你竟仍旧不知悔改!?”
  “道长,道长您听我说,现下这件事的所有知情人都在此处了,不如,道长您就当做不晓得此事,我已经好好的将那姑娘的尸身保存了起来,上千年都不会腐败,若是她愿意,我还可带着她一起修行...”
  “冥顽不灵!!”
  “唰啦!”
  见着这溟濛死活不知悔改,竟然还打着如此主意。解莲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唤出了打神鞭,打算好好的教训一下这溟濛。
  原来,眼前这水府,瞧着富丽堂皇,实则是他囚禁这因他兴起洪灾而惨死的小姐的身魂处。甚至,为了不让这小姐因为心生怨念而尸变,他还将那几名背了命债的罪魁祸首,都拘来了此处。为的就是给这小姐减少怨念,哄得她不要生事。不过,因为现下他已经化龙了,轻易不能再造杀孽,若是将那几个人一起杀了,事情就更难收场了。再加上最近冥界查此事查得紧,要是他们以入梦之法去找真相,让鬼差发现起因是自己这件事,去那龙王处告上一状,岂不哀哉。所以,他便想到了将人藏在那水潭里,以法术封住了他们的五识。等着风头过去,再想办法处理。但是没想到,他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几人的家眷里,竟然有知晓甚至有参与其中的人,顾头不顾尾,光想着去堵死人的嘴,却忘了堵活人的嘴。
  在这件事里,人虽然不是他杀的,但却是因为他的一己私欲,所造成的惨案,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然是扰乱了轮回秩序。这不是一件小事,所以,冥界才会如此在意。
  故此,自解莲尘到了这处现场开始,他便已察觉出了异常。再瞧见那被困水中旁人无法挪动半分的几个男子,解莲尘就看出了里面的结界。所以,在刚刚同镇卯推搡的过程中,他才会故意掉下水来。借由此举,名正言顺的下来查明究竟。果真,叫他发现了此处。因得这水府里的屋舍被溟濛布下了阵法,用以延迟尸体腐败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明明他和不知下来没多久的时间,回去的时候,外面却已然过去了极久的缘故。若是他强行破阵,说不定会伤及被禁锢在里面的那位无辜小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