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剔仙咒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不知竟然突然下来了。
  迫于无奈,解莲尘只好救起了不知,再设下障眼法,让外界的众人看见的,是不知驮着他,而不是自己在...用自己身体里的氧气,渡给不知。
  也罢,经由此事,多方考量,他还是决定先支走镇卯他们,回头再来处理,免得人员越多,牵扯就更广。至于他故意说要留下那些女眷在水潭边,其实不过就是想吓吓这些贪念过盛的小妇人而已,她们经此一番教训,以后,定然是不敢再恋来路不明的钱财了。
  “啪嗒!!”
  打神鞭被解莲尘摔在地面上,发出了炸啦啦的脆响,光是听着,就叫人感觉皮肉一紧。
  “今日,贫道就先废去你的法力,拔了你的龙筋,再将你送去龙王处受死!”
  “不!不要!!道长,道长,求您再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求您了道长!!”
  这溟濛见着解莲尘动了真格的,吓得立马跪跌在地,连连后退。
  “正因为我先前给了你机会,才会到了如今才发现这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的惨案!”
  “啪!!啪!!”
  言罢,这蕴含了解莲尘八成灵力的两鞭,毫无遗漏的尽数抽在了溟濛的身上。
  “额啊!”
  溟濛身上的墨绿色长袍,顿时便被解莲尘给抽得呲裂了两道口子,那裂口处,瞬间便被鲜红的血液给侵染成了黑色,其间还夹杂这些许被那打神鞭的鳞结倒刺给带出来的血肉。
  “这两鞭,是打你不知悔过!”
  “啪啪!!”
  解莲尘的话音未落,紧接着又是出了全力的两鞭,相继落在了溟濛的身上。
  这溟濛被他给打得满地乱滚,连连求饶。
  “道长饶命,道长饶命...饶命啊...溟濛知错,溟濛知错...”
  “你尚且还有机会在此求饶,可被你困在那水府里的姑娘,连去枉死城替自己伸冤的机会都没有!你实在可恶!!得道飞升固然重要,可你心下浮躁,难成仙骨。嗬...如今想来,难怪那桥下的古剑会如何也不肯调转剑锋让你过去,想来,也是知道你贪念太重,急功近利,不肯给你机会飞升!倒是我...自以为是的为了不让你破损功德,还助你强行过桥,入海化龙!真是...气煞!哎,说到底,你是有错,我又何尝不是呢...如此顾头不顾尾的作为,与助纣为虐,又有什么区别。”
  说着,解莲尘突然将那打神鞭高高抛起,随即手指轻挥,那打神鞭竟像是活了一般,自己在半空中微微曲体,随即“唰啦,唰啦”两道听着比先前抽那溟濛还大声的鞭笞之声,就重重的打在了解莲尘站得笔直的身体上。
  这两鞭下去,楞是将他左肩的锁骨都给抽断了,可解莲尘却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只是抬起尚且还能动弹的右手,收了打神鞭,随即单手捏决,就着身上刚刚被打神鞭给刮出来的血,凌空画就了一张看起来菱角走势颇为霸道的符咒。
  见着这张符咒,那溟濛顿时便懵了。因为这是剔仙咒,专门用以处理犯错的神仙。其作用,就是强行剔除被罚者的仙骨,仙骨一除,从此便是凡人一个,再也无法修仙习道。
  这对于一个好不容易才修炼化龙的兽类修仙者来说,简直是与死无区别。试想一下,一条不能修仙的蛇,只能沦为老鹰的猎物,要么就是被同类吞食,这叫一个原本触及了神殿的人,如何心甘呢!
  更别说将化龙作为毕生所愿的溟濛了,一见着解莲尘画出了这道符咒,他彻底慌了。也顾不得刚刚被打神鞭抽得几乎站不起身来的伤势,连滚带爬的一路朝后奔去。本想着入了这有结界的水府,至少能给他点儿时间脱逃,可解莲尘哪儿肯让他这么轻松的就开溜。
  “咻咻”两条蕴含着浅金色光亮的绳索,应声便凌空飞跃到了已经快要奔至水府门前的溟濛身前,不出半个呼吸,便将其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这厮还想着以化为龙身来挣脱绳子,可无论他如何挣扎,竟然也没有办法调动半分灵力。
  “滴答...滴答...”
  一个带着仿佛水流滴落之声的脚步,逐渐行至了溟濛的身后。不必回头,他也知道这是身上负伤在滴血的解莲尘,已经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唉,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己今次,确实是犯下了错事,一是不该急功近利的迫切化形,二是不该藏尸至此...
  可现在知道错误,又能怎么样呢?
  抱着侥幸心理的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是...自己却忘了,举头三尺有神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
  瞧见他已然不再动弹挣扎,解莲尘倒也没有径直将这剔仙咒现下就种于其身,这厮固然有错,但,其实也轮不到他越俎代庖。龙族,只有龙王管辖,所以,解莲尘只是将他好生拘了,然后命其撤了此处的结界,再将其扭送去了灵府深渊龙王处,让龙王自行处置。
  而他自己,在将溟濛送去了灵府深渊后,就再次折回了此处。
  本想着,将那解除了结界封印的冤死小姐,好生劝说一番,再亲自做场法事超度了,如此,也算是给冥界赔不是了。
  可待他再回到水潭底下时,那水府当中哪里还有那冤死小姐的尸首。
  解莲尘当即掐指一算,可算出来的结果,却让他暗叫一声不好!
  他连忙出了水府,正要往上奔去,却只见那水潭上方原本悬浮跪立着的四名被溟濛封住了五识的男子,现下竟然全数肚儿翻翻,真成了四具溺亡死尸,漂浮在了潭水面上。
  完了,千算万算。他倒是忘了,今夜乃是这冤死小姐的头七回魂夜,虽然祸根起因溟濛已经被自己给扭送到了灵府深渊。可是,这冤死小姐同这四名男子的恩怨,却也是真实存在的。所以,仅仅是解决了溟濛,根本不算完全处理好了这件事。
  此刻已经回到地面的解莲尘,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这已然浮尸水面的四名男子,心下真是许久没有出现过如此糟糕的时刻了。
  现下恰好是寅时,正是晚上阴气最重的时候,那地上躺着的几名小妇人,乍一看好像都在,可是,独独缺了那个下毒的张家胖妇人!!
  连带着不见的,还有那些装满了骨灰的蒲坛。
  但,解莲尘还忘了一个人,那就是揭发事件的尤家小媳妇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