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没付钱

  见此情形,众人连忙四散开来,一人一处地界,开始见蛇就杀!
  “千万不可沾染上这些毒蛇身体里的汁液,有剧毒!!”
  站在大门口同拾秋两人惊险万分的看着院内与群蛇混战的众人,解莲尘立即出声提醒道。
  原本,这区区蛇妖,他的打神鞭三下便可抽得它道行全废。但,他现在还不能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和身份。更甚的,这个书院,现下自己恐怕都不能再待了。既然那些妄想得到他金身的家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出入地。再呆在书院里,恐怕会给他们带来危险。书院里那么多孩子,虽然他们不能直接动手杀凡人,只能借由蛇妖这样的妖物之手,来搞像这件案子一样的小动作。
  可是,长此下去,定会扰得这卧龙村不得安宁。
  这不是他隐居在此想看到的局面,所以,此事平息过后,看来,自己是时候得找个由头,离开书院,离开卧龙村了。
  言归正传,奋力斩蛇当中的众人,听见解莲尘的话,连忙就避开了地上已经有着许多死蛇流出来的墨绿色汁液,小心的尽量往高处站。
  可这些蛇,就像是怎么也杀不完一样,这边斩成了两截,过不了一会儿,这断成了两截的尸体,就会变成两条活鲜鲜的蛇。一条变两条,就这么一直裂变下去。现场的蛇,已然只多不少了起来。现下众人除却不知还在缠着那蛇妖追杀以外,其余的人,已经找不到地方落脚了。只能且战且退的回到了解莲尘和拾秋的身边。尽量控制着出口,不让这些蛇跑出去。
  可是,只要那蛇妖还在,这些蛇就会源源不断的再生,这如何杀得完。
  “道长,怎么办,这些蛇邪乎得很,怎么杀都杀不完!还会再生!”
  镇卯眉头紧拧着,一边尽量不再将眼前这些蛇弄死,一边将它们给抛出去远远的,避免给它们再生的机会。
  如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解莲尘又如何不知道这些蛇十分棘手呢,只是,他现下又找不到借口将他们支开施展法术。
  啊!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百姓驱蛇最常用的雄黄,只是这蛇妖有些道行了,需要的雄黄应该不是一笔小数量。
  “镇捕头,你赶紧去找雄黄来,越多越好!!快!”
  “雄黄!?是了,是了,蛇最怕雄黄,我这就去,这就去!你们先撑着,撑着啊!!”
  说着,镇卯转身拔腿就往外冲了出去,跨上马背就朝着卧龙村最大的药铺疾行而去,现下也顾不得会不会吵到村民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怕是想不吵到他们都难了。
  到了药铺,镇卯不待马儿停蹄,就直接飞身跃下了马背,然后奔到了药店的门口,一阵快要将门板给拍烂的敲门声响起过后,药铺里总算是传来了应门的声音。
  “吱呀”,门开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探出了头来,脸色不甚上佳。
  “谁呀....那么早...哟,镇捕头!这么早,你这是打哪儿来啊!?”
  “抱歉老先生,衙门里来了一窝蛇,我现下急需大量的雄黄,还请老先生将店里所有的雄黄都拿给我,哦,多少钱,我这就结给您。”
  这是卧龙村里最有名的大夫,几乎可以说是看着镇卯长大的人,所以,镇卯对他也是特别客气。
  “哦哦,好好,你稍等,我这就给你。”
  说着,这老者就进了屋内,然后没多久,就抱出了一个通体呈暗红色,酒缸大小的坛子,坛口,以油纸做封。老者疾步走到了门口,然后将这一整坛雄黄都递给了镇卯。
  “来来,这是店里所有的雄黄了。这夏日蛇虫本来就旺盛,你们可得小心着点儿诶。”
  镇卯伸手接下了老者递过来的一大坛雄黄,然后微微颔首以致谢意。哟,重量还不轻。方才看着这老者抱在怀里,行走随意,还挺轻松,不曾想,这一坛雄黄,竟还有些分量。想来,对付那一院子的蛇,应该是够了。
  “多谢先生,这雄黄多少钱,您说个数,我把钱结给您。”
  “诶~慌甚!你不会跑,我也不会跑,这钱,自然就不会跑。可那窝蛇可是不等人的,你且先去。再者,付了钱,这雄黄的功效,恐怕就不会这么好了。还有,这雄黄,若是佐以童子尿,效果更佳!”
  “啊?还有这等讲究,也罢,那我就先谢过老先生了,明日我定来结清银钱,如此,镇卯就现行告辞了!”
  言罢,镇卯也不再多做逗留。转身一手抱着坛子,一手握紧了马缰绳,一个呵斥,架着马儿就急忙朝着张家赶了过去。可是,一路上,镇卯都始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他一路细想,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镇卯干脆放弃了,专心驾马。
  紧赶慢赶,镇卯总算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张家。
  “来了来了!!我来了,都让开,让开!!”
  又是一个飞身下马,镇卯直接落脚在了仍旧挡在门口死守的众人身后,随即十分豪气的伸手一揭那坛口的油纸,眼见着他就要作势豪放的扬洒一番。可解莲尘却突然自人群中探出了一只手来,及时阻止了他。
  “且慢!!”
  镇卯顺着按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往上一瞧,就看见了解莲尘那张满是严肃神色的脸。
  “道长,怎么了!?雄黄拿来了,咱们不是应该先洒再说么!”
  听见镇卯的话,解莲尘却有些答非所问。
  “这雄黄,你是不是没有付钱!?”
  “安!?”
  “我问你这雄黄是不是没有付钱!?”
  “啊...是的。不过,道长你是如何晓得的?”
  “出去!”
  “???”
  “我说,让你们都出去!快,就现在!”
  “哈!?可是,道长,这么多蛇,您一个人怕是处理不来吧!让我们留下来帮忙,总归是要快着些的。”
  解莲尘在见到这坛雄黄以后,那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连如此这般严肃的表情,都是他们第一次见到。
  “不,这里有我和不知先生就行了。你们先行出去,在大门口逮来一只鸡,将这一沓符纸焚烬,在再上面撒上一滩米。等到那鸡将米粒啄食完毕,你们方可开门入内。期间,你们不管听见院内有任何声音,都不准进来!!可记下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