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我有

  听见解莲尘严肃万分的交代,众人心下虽是讶异,但也都晓得他绝非容易儿戏之人。
  “哦哦!!对了对了,拿雄黄给我的那位老先生说了,这雄黄佐以童子尿使用,效果更佳!!道长,道长,童子尿,需要我给你弄来吗!?”
  镇卯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在解莲尘一边将他们轰出门去,一边提防着地上的那些异蛇攻击的空档,突然想了起来。
  “不用,童子尿...我有...”
  ....
  解莲尘这话,说的不卑不亢,不骄不躁,隐隐的,还有着那么些许自豪...
  此言一出,连一向最为雅正端方的拾秋,都忍不住的握拳抵唇,假意咳嗽了两声。随即便招呼着大家将地上被不知给踹飞了一块的门板,又重新投回了门框上。然后快步退出了门外,以留给解莲尘弄童子尿的私密时间。至于不知,她同那蛇妖缠斗得一副“没事别烦老子”的模样,哪儿有空张实这已然一边提溜着装了雄黄的坛子,一边踢踏着地上的毒蛇,转眼就闪身进了里屋去弄童子尿的解莲尘呐。
  “你这臭小子,这都火烧眉毛了,竟还敢给我弄这么一出!!”
  屋内,已然爬到了高处的解莲尘,一边伸手解着腰带,一边骂骂咧咧自言自语着,所幸,因得方才那些蛇的攻击目标都在院子里,所以,这屋内还没有蛇进来。只不过,他嘴里骂的那个臭小子,仿佛,并不是在说镇卯,而是在说,给他雄黄的那个老者...
  言归正传,一阵高山流水的动静过后没多久,解莲尘便一脸嫌恶的伸着两根纤长的手指,拎着那坛口偶见湿漉装着雄黄的坛子,踏出了门来,然后颇有些撒气意思在里面的朝着地上一摔!
  “哐啷!!”
  “滋啦!!”
  雄黄坛子应声碎裂,随即,一阵仿佛是肥肉放在了火炭上的声音,顿时在这仿佛已然是千蛇之窝的院子里响了起来。
  只见那掺杂了百年童子尿的雄黄,犹如能让这些蛇瞬间肠穿肚烂的烈性瘟疫一般,一条沾染,再稍加接触其他的,瞬间就会被腐蚀成一滩腥臭发绿的浓水,随后青烟浅升,不多时就被蒸发成了一团干涸的墨绿色污渍。这不过三五个呼吸的时长,院子里的群蛇,就被灭了大半。
  这边的雄黄刚起作用,就只听得那边同不知从正房打到了东厢房,又从东厢房打到了房顶上的蛇妖,突然间惨叫一声,随即就从那屋顶上扭曲成了一团,骨碌碌的就滚下了屋檐,重重的摔趴在了院子里。
  在落地的瞬间,这蛇妖就化为了人形,捂着她的肚腹,不停的向解莲尘告着饶。
  “饶命,饶命...道长饶命...小妖也是被逼无奈,我的孩子在他们手上,若是我不愿意替他们卖命,他们就会杀了我的孩子...还请道长宽宏大量,饶恕于我...额...啊!!”
  看来,这百年童子雄黄尿,还是有些作用。显然这些院子里的蛇被消灭了,对于那蛇妖的影响,也是极大的。
  “冥顽不灵!!到了现在,你还想说谎诓骗贫道!”
  “还跟她废话什么,不杀了还等着弄去泡酒么!”
  站在房顶上,将长剑竖立于身后的不知,满脸肃杀的盯着院子里仍旧在扭曲打滚着的蛇妖。解莲尘抬眼看了看身姿潇洒的不知一眼,随即脸上那幅严肃的表情,瞬间便转换成了平日里的那般嬉皮笑脸的模样。
  “嘿嘿,果真还是女善人厉害!这蛇妖成精有些时日了,拿回去泡...别!小心!!”
  解莲尘嘴里正想同不知打趣一番的话还未讲完,就只见那一向是人狠话不多的不知,将手中的长剑在身侧舞出了一朵凌厉的剑花,随即纵身一跃,就朝着那躺在地上打着滚儿的蛇妖直射而去!
  可是,对付这些狡猾的妖孽,不知哪里有解莲尘有经验。
  妖,最是懂得如何蛊惑人心的。
  所以,刚刚这蛇妖说什么那帮人以她的孩子作要挟,逼她来此的话,在解莲尘听来,简直跟听了一个笑话一样。
  可他还未来得及讲出如何处置这妖孽的话,不知就已然动了杀心,提剑就要杀到那蛇妖的跟前,这就正好中了那妖孽的计。只见那原本哭得梨花带雨,疼得捧腹打滚的蛇妖,见着不知临近,突然间就凶相毕露的张大了呲着毒牙的嘴,眼见着就要一口咬中冲着她杀了过去的不知腰腹处。
  解莲尘吓得连瞬移之技都使了出来,半个呼吸不到就瞬间出现在了那妖孽和不知的中间。
  “噗呲!!”
  “额...嘶...”
  毒牙没入血肉的声音,伴随着解莲尘的一声闷哼,现场的局势,在刹那间,就发生了变化。
  “解莲尘!!”
  “嗬...没想到,第一次听见你叫贫道的名字...竟然会是...会是在这样的...这样的...额...”
  那替不知挡下了蛇妖致命一口的解莲尘,眉眼含笑的瞧着因为一时惊诧,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喊了他名字的不知,口中的话还未讲完,整个人瞬间便白眼翻翻的晕厥了过去。
  而那阴差阳错咬了解莲尘一口的蛇妖,趁着不知接下了受伤昏迷的解莲尘稍有愣神的空档,瞬间变化了身形,化作了一条纤细的小蛇,打算悄悄滑走。
  可是,你以为我们不知先生只会拆门板么!?
  “咻!”
  “找死!!”
  “嘶...啊!!!!”
  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犹如一道流星划过,裹挟着不知语调冰冷的“找死”二字,“噹”的一声便插进了不远处的青石地面里,顺带着将那蛇妖也给斩成了两段...
  确定了那蛇妖终是不再动弹以后,不知这才搂紧了怀里已然脸色都开始变化了的解莲尘,小心的出声呼喊着。
  “解莲尘,解莲尘你醒醒,醒醒!神棍!!”
  因得解莲尘这厮平日里总是稀奇古怪,上次受了那么重的伤,都只用了一夜就好了。眼下这蛇妖的毒,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看着解莲尘变得越来越乌青的脸色,不知忍不住在心下如斯细想着。
  可是,她转念一想,这蛇妖都已经可以幻化出人形了,定然不是普通的蛇妖,毒性定然也是极为烈性的。
  怎么办,普通的蛇毒,或许还能找郎中医治,可这成了精的蛇毒,要上哪儿去弄来仙丹妙药医治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