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梦魇

  但,解莲尘的面色在提醒着她,他已然是撑不了找到仙丹妙药那一刻了。不知的心下,第一次,慌了。
  她低头细细查看了解莲尘腰间的伤口一番,虽然没有造成大面积的创伤,可是,那蛇妖的毒,仿佛是有抑制伤口愈合的功效。此刻,两股犹如涓涓细流一般的黑色血水,正从那两个毒牙造成的伤口中,不断的沁流而出,这没过去多久的时间,地上,就已经淌下了一大滩血水,瞧着,颇有些触目惊心。
  这要是不赶紧将解莲尘身体里的毒素清除,等到蛇毒攻心,这厮...岂不是要凉凉。
  一番快速的思量之后,不知心下已然有了决定。
  她将解莲尘小心的放在了地上,然后大力出奇迹的伸手扒着他腰侧破损的衣裳一撕,“唰啦”,布料的纤维断裂的声响,在这充满了雄黄味道的院子里听来,竟有些凄凄凉凉的意味在里面。
  解莲尘腰侧的伤,从不知扒开的那个衣服口子处,显露了出来。她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就躬身下去,张嘴便附在了解莲尘身上的那个毒牙孔洞上,然后用力一阵吮吸。
  “噗!”
  第一口毒血,被不知给吸了出来,满嘴的血腥味,闻着都叫人上头,可不知却像丝毫没有感觉一般,紧接着进行了第二口,第三口,如此反复,直到伤口流出来的血,不再是黑色的。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不知将解莲尘身上的两个毒牙孔洞都清理干净之后,她自己也因为摄入了微量的毒素,整个人眼前一黑,朝前一栽便趴在了解莲尘的身上,彻底昏死了过去。
  而此时,守在外面的拾秋和镇卯等人,终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只鸡,将符纸灰烬上的米粒全数啄食干净了。大家迫不及待的就冲进了院子里,恰好,就瞧见了不知栽倒在同样昏迷不醒的解莲尘身上这一幕。
  “不知!!”
  “道长!!”
  拾秋和镇卯两人同时惊呼出声,然后几个箭步就冲到了晕趴在一起的解莲尘和不知的身边。
  看见插在院子中央的那柄不知的长剑,以及那剑下被斩成了两截的蛇妖尸体,大家在忧心不知和解莲尘的情况之余,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很快,大家就商议着,合力将解莲尘和不知给小心搬抬着,打算送去医馆医治。当众人从门内运着人出来之时,那方才还活蹦乱跳着的鸡,现下竟然两脚蹬蹬,肠穿肚烂的倒卧在了那层符文灰烬上,那臌胀到破腹而出的鸡内金里,竟然蹦出了无数条已然死亡的乌青小蛇...
  这副场景,看得众人忍不住的一阵头皮发麻。
  大家都暗暗感叹解莲尘果真是有些本事在的,这明明是他们亲眼见着这鸡吃下肚去的米粒,竟然就变成了蛇,这要不是亲眼得见,谁敢相信。
  而此刻被大家暗暗称赞的解莲尘现下,却正陷在那一辈子他都不想再提起的回忆梦魇当中。
  高绝的悬崖边,一群手执长剑的道士,追着另一个牵着一名,年岁不过十一二岁的半大孩子还身负重伤的道士。那半大孩子,俨然就是小时候的解莲尘,而牵着他奔命的,就是他的师父,咸鱼道长。
  前方已然是绝路之地,万丈深渊焉能完尸...
  “莲尘!你听我说,师父的大限已到,今日,便要离开了。”
  “呜呜...师父,不要,不要离开莲尘,不要啊...”
  小小年纪的解莲尘,哭得有些难以自己。
  “好了,你是我们道观里的大师兄。师父走后,你要答应师父,不可寻仇,照顾好你的师弟师妹们!要广结善缘,行善事,积德渡人!”
  “可是...师父,我害怕。我做不到...我一个人,如何能照顾得了三个师弟师妹啊...”
  他还只是个孩子,独立尚且困难,何谈照顾他人。
  “男子汉大丈夫,难承重任何以渡天下!”
  “师父...”
  “行了,不许再哭!我要你现在就答应师父,刚刚我说的那些,你全部都可以做到!!”
  看着师父充满了寄托,希冀和严肃的眼神,解莲尘终于强迫自己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哽咽着说道。
  “嗬...嘶...呜呜...莲尘,莲尘答应师父,不会寻仇,照顾好师弟师妹,弘扬道法,广行善事,积德渡人...”
  “好孩子...”
  见着解莲尘如此懂事,一向坚毅如斯的咸鱼道长,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他忍不住伸手一把将解莲尘给抱紧在了怀里,师徒两人...泪洒衣襟...
  可是,如此这般温馨又叫人动容的师徒情深的场景,却偏偏有些人不想苟同。
  “咸鱼道友!你说你又是何苦呢,我们不过是想借你的舍灵金身一用罢了,你何必又表现得如此伤感呢,你瞧瞧你这小小年纪便出落得松柏之姿的徒儿,何必为了一副金身,舍弃这么难得的师徒情谊呢,你说是不是。”
  那为首的一个独眼道士,满脸的阴鹜狡黠,说出来的话,没一句是人能听的。气得解莲尘转头就想冲上去同他们打上一架,可是,咸鱼道长却拽住了他,然后摇了摇头。
  见着自己师父如此模样,解莲尘心下的内疚,就更甚了...
  事情的起因,是半月前,在裴松山举行的道友传教交流大会上,解莲尘同一帮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小道士,聚在一起等着自家师父从论道大会上下来。
  其间,有一小道士,就是那独眼道士门下的徒弟,他同身边的小道士正大肆宣扬着他师父是如何如何的厉害,能活死人肉白骨,能医百病解百毒。那一副吃不完要不完的样子,看着真的是让人心下不爽。
  年稚好胜的解莲尘看不过,就走上去驳斥了他的话。
  “你说你师父能肉白骨活死人,呵呵,真是笑话,那人死以后,就该魂归冥界,身归大地。哪一样轮得到你师父管辖,照你这么说起来,岂不是那冥界神君帝释天,和那管辖大地的地天神君荼荀,都要听任你师父差遣咯!哈哈哈,你以为你家师父是父神再世啊!?吹牛不打草稿,虚伪说大话!”
  “你!!”
  那独眼道士的小徒弟,被解莲尘这一番话,给气得脸蛋儿涨得通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