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心之殇

  旁边看热闹的一帮小道士们,听得也是哄堂大笑,纷纷取笑起了那独眼道士的小徒弟。这下,让这本就气不过的小道士,脸色愈发挂不住了。
  “哼!!你说我讲大话,那你呢!你师父又有什么本事,能教出你这般伶牙俐齿的小恶徒,你那师父定然也不是什么有能之辈!”
  “你说什么!侮辱我可以,你竟敢看轻我师父!告诉你,我师父,可是已经修炼出了舍灵金身的得道高人,岂是你师父那般身残又脑残的半吊子道士能拿来相提并论的!!”
  “莲尘!...”
  解莲尘的话刚刚脱口,就只听得身后传来了自家师父咸鱼道长有些不怒自威的声线。吓得他赶紧噤声端正了身形,然后转过了身去,本以为身后只有他师父一人。结果,待他转身一看,发现那些来参加论道大会的道士,竟然全都在。
  完了...
  这件事,本是秘密。
  一个道士,要修炼得道成为不老不死的金身道士,那可是需要极为难得的厚实功德和过人的悟道之心,以及一颗绝对的善心,方可达成。因为一旦修炼出舍灵金身,便意味着此人随时可以经受天雷渡劫,飞升成仙。
  可是,修真如此长久的历史当中,真正靠着自身修行得到舍灵金身的道士,唯有天界现下协助天帝主管道教事物,如炼丹讲座等事宜的太上老君,又名太清道德天尊。亦称道祖老君,道祖老君上处玉京,为神王之宗。下在紫微,为飞仙之主。是至尊天神,而且传闻他常常分身降世,传教度人,弘扬道法。
  由此可见,一个舍灵金身的出现,是如何的惊为天人。
  虽然当时众人的脸上并未表现出过多的表情,但,现场的气氛,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舍灵舍灵,意思就是,这舍灵金身,只要金身的主人愿意奉献,舍弃自己的灵魂以金身赠予他人助力其修行,这舍灵金身也可为他人所用,只要最后你扛得住雷击天劫,就能飞升成仙,理论上来说,这本是一种大道无私的高尚品质。
  但前提是,人家得愿意。
  所以,那日因解莲尘的一时口舌之快过后,咸鱼道长已有舍灵金身的消息,在整个修道界,不胫而走。这也是,给他们今日带来杀身之祸的事件缘由。之后,这帮不学无术的道士,就联通了妖界的一些有点儿道行的妖兽,借故挑衅,设下像今日这般的局中局,让咸鱼道士误杀了一只兔妖,之后,一众道士便以咸鱼道长滥杀无辜,不配为修道中人为由,对他的咸鱼道观加以围剿屠戮。
  咸鱼道长一共收留了包括解莲尘在内,三个男弟子,一个女弟子。几个孩子年纪都小,解莲尘是咸鱼道长收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的第一个弟子。在解莲尘之后,咸鱼道长还陆续收留了八岁的除非,六岁的锦官儿,以及唯一的女弟子,四岁的梨音。在他们之前,来咸鱼道观参道修行的,因咸鱼道长并未收他们为徒,所以他们就只是在道观有授业课听的时候,前来书院听课的火居道士,并不是咸鱼道长的入门弟子。
  可惜,他们本不该有此杀身之祸,却在这帮乌合之众前来咸鱼道观围剿的时候,尽数葬身火海。除非和锦官儿,还有梨音三人,则是被解莲尘在咸鱼道长出去御敌的时候,将他们偷偷藏在了道观后院的水井里,然后自己跑了出去,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将他们引出了道观。之后,身负重伤的咸鱼道长,便同引敌出去的解莲尘,在上得这处山崖的半山腰处汇合了。
  原来,这师徒二人...竟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宁死不愿苟活。
  不给别人机会,也不给自己留后路...
  悬崖边上,咸鱼道长抱紧了年纪尚小的解莲尘,附在他耳边悉心叮嘱道。
  “莲尘,你不必理会这些人,师父得道以后,一直没有飞升,原因有二。其一,就是天下道友众多,可领悟正道之人,却是寥寥无几。为师本想在凡界多加走动,以传扬更多正确的修行之道,可惜...人有千千万,心有万万千。我愿渡人,而人却难以自渡嗔痴贪念...其二,就是师父也并不想飞升,这副金身,对于为师来说,可有可无。处之凡界天界,不过是换个地方修行罢了,我于身居何处并无要求。只是,你们师兄妹几个年纪尚小,原本,我想带着你们好生修行,将你们培养成材,再做打算。可是,如今...为师已然是等不到看见你们长大成材那天了。”
  “呜呜~~师父!是莲尘的错,都怪我...”
  “不,莲尘,师父当初给你起这个名字。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领悟你的名字里所蕴含的大道理。解己惑,解彼惑,如莲出尘,于泥生而不染半分世俗。希望,你能懂得师父的苦心。”
  “是,师父,莲尘明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可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能有多成熟的心智呢。
  “好了,收敛心神,待会儿可能会有点儿疼...”
  说罢,咸鱼道长就将解莲尘从怀里拉了出来,然后诀别一般,用眼神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疼?!师父!!师父,您要做什么!?不,我不要,师父,师父!!”
  大约有些读出了咸鱼道长想要做什么,那双眼泪汪汪的单纯眼眸,顿时有些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本能的开始抗拒。
  “收敛心神!!记住,今后,于天下苍生而言,你要做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于自己而言,解意随心,如风自在!”
  这是解莲尘听见咸鱼道长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也是...他一辈子都不敢再去触及的回忆...
  “师父!!我不!!我不要....不要啊,师父...我求你了,我求求你师父...”
  可是,咸鱼道长却并没有理会解莲尘的失声哭喊,而是强行将他调转了身形,随即一道金光闪过,解莲尘就顿觉自己身后的各处大穴,仿佛被人强行打通了筋脉,下一秒,一股强大到他现下幼小的身体还无法承受的灵力,顿时从那疏通的穴位中,蜂拥而入!!
  “额!!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