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除非

  镇卯不疑有他的将身后的老者,小心让进了屋里,扶着这老者安稳坐下后,镇卯正想一起坐下来,可解莲尘那打神鞭却先镇卯的殿位一步,“啪”的一声就落在了他本要坐下的凳子上,然后还一脸无辜的道。
  “对不住啊镇捕头,我这鞭子有它自己的想法...所以...不好意思豁~~”
  这厮没头没脑的一番操作,看的镇卯也是一脸懵。
  “额...呵呵,那不如,你们先聊着,我这在医馆待了也是许多天了。总合我还没有向县令大人述职,要不,我就先回去了。”
  “哈~~你要走啊?”
  听见解莲尘的话,镇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那仍旧搁置在他原本想坐的那张凳子上的打神鞭。随即又抬眼露齿一笑,然后拱手冲着解莲尘和那老者行了一礼道。
  “是了,还请道长和老先生见谅,这公务在身,镇卯不得不先走一步了。”
  “哎,那好吧,你记得常来看我哟!”
  “嗯,一定,一定!那镇卯就先告辞了,二位留步。”
  “那好吧,公务要紧,那我就不留你了,你且去吧镇捕头。”
  这仙人板板,赶人走这点儿技术,还真是炉火纯青。叫人明明就知道是在赶自己走嘛,你偏还就不好挑明了说,你讲气不气。不过,还好镇卯是个看破不说破,性格极好的主儿,这也就没说什么便走了。
  屋内的气氛,自镇卯走后,就开始慢慢降到了冰点...
  解莲尘老神在在的一手拿着打神鞭,一手端着桌上的水壶,想给自己倒点儿水喝。那名姓余的老者见状,立马就站起了身来,然后赔笑殷勤的伸手接过了解莲尘手上的水壶,小心的倒满了一杯清水,递到了解莲尘的手上。
  见着这厮如此殷勤的模样,解莲尘竟也没有第一时间伸手去接。而是手腕一转,将那打神鞭又是“啪”的一声抽在了地上。
  “咳嗯...哟,我不过三五年没回去,那道观就容不下你了!?”
  解莲尘的声线,听着虽然波澜不兴浅浅淡淡的样子,可是...却叫这老者听得顿时腿肚子抽筋,连忙将那茶盏往桌上一搁,整个人“噗通”一声就双膝跪地的立在了解莲尘的身前。
  “除非知错,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师兄的眼睛...诶嘿嘿...我这不是想你了么,你这三五年都不回来看我们,我们定然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有什么事儿呀。”
  说着,眼前这跪立在解莲尘身前的老者,竟然摇身一变,就化作了一名年岁瞧着与解莲尘相差无几,模样俊朗,神采奕奕,身着与解莲尘同款道袍的年轻男子。这人,赫然就是解莲尘的二师弟,除非。
  听见他的话,解莲尘眉峰一挑,随即不怒反笑的道。
  “嗬...你们!?意思是,偷跑下山的,竟还不止是你...”
  “师兄!!”
  解莲尘抓住了除非话语里的漏洞,压制的怒火正要发作,就只听得门外突然传进来一个娇脆脆的声线。
  听见这个声音,解莲尘头都不想抬,甚至扭头就想起身直接跳窗跑路。可他的想法还未付之行动,就只觉自己的手臂一紧,随即一个看起来温温软软,俏皮可爱螓首蛾眉,白皙的皮肤上,还飞着两朵粉嫩红晕的脸蛋儿,就凑到了他的面前。那双笑得像月牙一样的眼睛,仿佛盛满了星辰大海一般,叫人看着不忍拒绝,不忍伤害。
  可是...除了解莲尘...
  只见这厮半点儿怜香惜玉的念头都没有,身手就是一巴掌捂在了眼前这可爱女子的脸蛋儿上,然后一把就将其推离了自己身边。
  “我说梨音啊,你都几百岁的人了,总是以这副娇俏可人的小姑娘模样示人,也不觉得脸上臊得慌吗?”
  原来,吊着解莲尘半边膀子不撒手的这个年岁瞧着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竟然就是解莲尘的四师妹,梨音。
  面对解莲尘半点儿不懂怜惜的举动,这梨音仿佛是习以为常一般,一边闪躲着解莲尘扒拉自己的“魔爪”,一边毫不在意的扭头又是露齿一笑的凑上了前去,继续挂在解莲尘的手臂上。
  “嗨呀师兄,咱们就大哥别说二哥了嘛,你这不也是用的最年轻的样子出来招摇撞骗,迷惑女孩子的芳心么!”
  “啧!!我说除非,你们到底是一天在家里教的梨音什么啊?听听,这是一个女孩子该说的话么,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像什么话!!”
  跪在地上莫名又被点到的除非,一脸无辜的道。
  “师兄,我冤枉啊。这次下山,就是因为梨音小师妹自己偷偷爬墙跑了,我才追出来的,要不然,你借我两个胆儿,我也不敢私自下山啊!小师妹,你赶紧向师兄解释呀。”
  “行了!!都给我闭嘴!赶紧把这医馆真正的老者给我弄回来,否则就别怪我家法伺候了!”
  说着,解莲尘“啪”的一声便将那打神鞭抽在了地板上,吓得梨音赶紧松开了他。
  “道长?莲尘道长,我方才遇见镇捕头了,听说你已经醒...过...来了...”
  就在解莲尘几欲发飙之际,拾秋的声音,突然自房间外面由远及近的传了进来。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害得解莲尘都还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就想将站在身前梨音给藏到身后,可待他伸手一捞,却捞了个空。
  心下顿觉一阵不妙的解莲尘连忙低头一看,果真就瞧见了已然变回了四岁模样的梨音,正用那双溜圆可爱的大眼睛,硬生生的挤出了两滴眼泪,楚楚可怜的瘪着嘴,一副想哭不敢哭的样子,一边抱着解莲尘的大腿,一边语调可怜的道。
  “爹爹...梨音知错了,娘亲已经不要梨音了,爹爹别再丢下梨音和叔叔独自在家了好吗?叔叔身残志坚,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我们叔侄两人,孤苦伶仃,相依为命...”
  哇奥!!
  梨音这一番堪称“封神”之作的精彩表演,看得解莲尘都忍不住想伸手给她鼓个掌了。
  啧...要不是不合时宜,他心下真的是有一万句当讲不能讲的内容,想要一吐为快...
  而现场最最觉得震惊的是,将将走到门口的拾秋,以及...跟在他身后的不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