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夜宴

  天知道这几百年来,他和锦官儿被这小妮子给折磨得“人模狗样”的,早就想脱离这小姑奶奶的魔掌了。现下有人“接盘”,这如何能叫他不想笑!
  “这...师兄,怕是不好吧。这毕竟是我们单方面的想法,人家拾秋先生的意思...我们还未问过呢...”
  “两位不必多虑,我同意!!”
  除非强忍着笑意,还是假吧意思的转头同解莲尘说道了一番。可还未等解莲尘搭话,拾秋就已经先他一步的开口同意了。
  看着拾秋眼里的诚意,除非都已经开始同情他今后的日子了。不过,秉着他们的祖传家训,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优良”传统,除非顶多只能心疼拾秋两秒钟。
  “如此,那真是太好了。梨音,你今后,可要好好跟着拾秋先生哦。”
  啥!?这就如此轻易的把她给“卖了”!?
  梨音本想回头同解莲尘他们再掰扯一番,可一接收到那俩仙人板板要吃人的眼神,梨音也知道自己这是玩儿大了,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她只好偷偷咽了咽口水,然后假装乖顺的趴在拾秋的肩头上。
  诶,罢了。总合在哪儿不是待呀,解莲尘和除非以及锦官儿三人虽然也是三个样貌出众,气质上佳的男子,但,仿佛都不及她现下抱着的这位教书先生来的精彩绝伦啊!
  思及此,梨音心下一番权衡利弊之后,索性还就顺坡下驴,使劲巴紧了拾秋。
  “梨音多谢先生收留,以后,梨音就跟着先生了,我吃的少,好养活的!”
  听见梨音这番话,身后那俩仙人板板的白眼都快翻上天去了。不过,一想到今后受到荼毒的人终于不再是他们了,真是想想就开心啊!!
  “不曾想,今日本是前来看望莲尘道长的,却意外与梨音结下了师生缘分。”
  “师生缘分!!”
  “师生缘分!?”
  “噗…师生缘分…”
  三道分别来自于梨音和解莲尘,以及除非略带着丝丝嘲讽意味在里面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梨音惊讶的是,她可不想做他的什么学生…解莲尘疑惑的是,本以为拾秋会收她做义女养在身边。而最了解梨音的除非,则是嘲笑着梨音的打算落了空。
  这三人的反应,倒叫拾秋懵了神。
  “这…有什么不妥吗?”
  “哦,没,没有!极好极好!学以幼为佳,梨音四岁,跟在先生的身边,正是合适!启蒙便能遇上拾秋先生这样年轻又优秀的老师,真是梨音三生修来的福气!梨音,还不赶紧叫师傅。”
  这除非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通添油加醋,把心下本就不痛快的梨音,给气得不轻。不过,她现下是个四岁孩子的模样,也不敢像平常那样上去就揪着除非暴打一顿。
  好嘛,今日这笔账,先给你记上了!
  “好了,既然道长已经没事,拾秋先生,我们还是尽早回书院吧。今晚,那位…那位学生家属,不是要请书院所有的先生夜宴么。去晚了,也不好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不知,见着他们也谈得差不多了,抬脚便想闪人离开。
  不过,她刚刚那番话,倒是让解莲尘有些意外。都这么多天了,那百里庆律怎么还没走!
  看来,他怕是真的在等自己给他做场法事才能送走了。
  思及此,解莲尘伸手拎着梨音的后衣领,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将她给抛到了除非的身上挂着,随即便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拾秋,走出了门外。
  因得这里是医馆二楼,所以底下街道上的景象,他们便可轻易的一览无余。
  “你这皇兄,怎么到今日都还没走?如今还要大张旗鼓的宴请全书院的先生,是不是…他存着些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要不要我替你…”
  听见解莲尘有些担忧的话语,拾秋倒显得不甚在意。
  “嗬…我一无朝中势力,二无兵马在手,三无群众党羽。唯一的亲人,还被他给送去了歇逻国和亲。我唯一能对他造成威胁的,恐怕就只有我这一条命了。”
  “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首先,你的身份,现下可是大虞教育质量最好的卧龙分院的掌院,虽然你不在朝中,但,你又如何能保证,这些学生里面,没有那些大臣通过手段塞进来的自家孩子?虽然你可能真的不知晓实情,但,百里庆律,可不这么认为。再者,你虽然没有兵马在手,可是…天高皇帝远这句话,想来,先生和你家老爷,应该比我理解得通透。你家老爷千辛万苦的让这百里庆律将百里庆棠送来你这里的目地,想必,你也不会以为你家那么大的家业,会没有一个比你这书院的先生教得更好的师傅吧。最后,群众党羽…你瞧,从我们方才站在此处开始,街道上,有多少百姓向你打过招呼了?现在,你还认为…你除了这条命以外,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他了吗?”
  解莲尘仿佛闲聊谈天一般讲出来的话,听得拾秋的脸色,竟是愈发的凝重了起来。
  他抬眼看了看天边已经逐渐落沉下去的血红色夕阳,那双时常都是清明之色的眼眸里,此刻,竟晕染了天边那抹残阳的些许绛红…
  良久,这才终于听见拾秋长舒了一口气道。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我已经退步到了这样一种地步,他们仍旧不肯放过,那么…我也只有做那与风周旋的长鹰了…”
  看着拾秋眼中的那抹少见的坚毅之色,解莲尘也明白,眼前这个温文儒雅的拾秋先生,也不全然像他的外表那般从容随和。至少,在他所坚持的事情面前,是轻易不会见到他让步的。
  “呵呵,贫道只是胡乱妄语罢了,先生权当贫道…”
  “不,莲尘道长,我明白你想为我好的苦心,道长放心,拾秋…心下自有断定,多谢道长为我费心思量!”
  言罢,拾秋便拱手冲着解莲尘行了一礼。
  解莲尘倒是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然后伸了伸懒腰,笑笑道。
  “嗨呀,今儿这天气真好,如此,正合适去赴一场夜宴!除非,走吧,师兄带你去见见世面!”
  听见解莲尘的话,拾秋倒有些讶异了。因为他知道百里庆律同解莲尘,其实是有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过节在的。
  今晚的夜宴,虽然百里庆律也邀请了他,但…其实解莲尘完全可以借着重伤未愈,避而不见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