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花儿

  但,对于可能发生的不愉快避而不见,一向不是他解莲尘的风格。相反,越是可能不愉快,就越要迎难而上。
  反正,只要我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嘿,不知先生,你要走了吗?我们一道去送送这学生家属吧,要说贫道一个人送不走他,今儿加上我师弟,两个道士出山,怎么着也得给他送走喽!”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连看他一眼都嫌麻烦,直接潇洒的调转身形,抬脚就率先下了楼去。
  “诶诶!不知先生,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啊,那天先生亲自用嘴将蛇毒帮我吸出来的事…”
  “咻!!”
  “嘶…这…”
  这解莲尘本想就那晚,不知亲自给他吸出毒素救治一事,表示表示感谢。于是他便追着不知的脚步下了楼去,还边走边大声嚷嚷。可他话还没说完,不知那柄熟悉又冰凉的长剑,就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要是将这件事说出去,我保证连你的妖术…也救不活你!!”
  不知饱含杀意的声音,简直凉得比这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还凉…
  “好好,不说不说…可是,就算我不说,他们…他们也已经全都知道了…啊…行行行,我忘了,我忘了这件事了。我让他们也忘了,嗯嗯,晚上我就去给他们挨个儿下咒!”
  提到下咒,不知忽然就想起了自己门后面的那张符咒…
  见她不说话,解莲尘也不敢做声,只得是偷偷咽了咽口水,然后尝试着想去将不知横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柄长剑挪开。可他的手还未碰到剑身,不知像是突然回过了神一样,不等解莲尘反应,直接就抽走了长剑,转身潇洒万分的就离开了医馆。
  “啧啧…果真是个驯兽师!”
  “师兄,你说谁是驯兽师啊?”
  将梨音交给了拾秋以后,跟在解莲尘身后一起下了楼的除非,正好就听见了自家师兄嘴里冒出来的这句话。
  “喏,还能有谁,自然…就是那朵开在悬崖边的花儿咯!”
  “哈!?悬崖边的花儿?花儿,怎么又跟驯兽师扯上关系了?”
  “嗨呀,除非,你还小,你不懂…”
  “是了是了,我不懂…我都几百岁了,还说我不懂…你总讲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可是,以我为数不多的下山经历来看,我感觉这些凡间女子,也不像你说的那样啊。”
  “嘘!除非,以后你要想在凡界行走,就断不可将你的年岁暴露于旁人知晓。那样,你会被当成疯子抓走的!”
  “哦哦!我知道了师兄!诶!?师兄,那你这是同意我在凡界活动了吗!?”
  “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年纪大了,记不住事儿喽。今晚去吃完饭,你就赶紧回去!”
  “啊?你又是这样,每次都来这一招!我回去了,那小师妹怎么办啊?难道,真的就放之任之的留她在拾秋先生身边么?”
  “既然她总想见识见识这人间的七情六欲,我们跟她讲再多的大道理,都没有社会实践来得直接。有些时候,总要让她经历过了,才能懂得为人的艰辛。”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
  “二位道长,如何站在此处说话?”
  除非正想再说点儿什么,身后抱着梨音走了下来的拾秋就正好搭进了话来。
  “啊,没事,就是我师弟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我正教他一些席间礼节。”
  解莲尘打了个哈哈,就将原本的话题遮掩了过去。
  “呵呵,这不过就是一场普通的宴会罢了,我本不想让书院的人去。可是…”
  拾秋的话没有说完,但剩下的话,解莲尘已经能够理解一二。
  “罢了罢了,就当送瘟神了,再者,吃饭这么快乐的事儿,可不能抱着不愉快的心情去。”
  “嗬…还是道长看事通透。”
  “嗨!有什么通透不通透的,不过就是心态如何端正的问题罢了。行了,天儿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干点儿正事儿吧。”
  “好,来时医药费我已经结清了,我们直接离开便是。”
  “那真是让拾秋先生破费了。”
  言罢,几人便相携着,步出了医馆。
  说到医药费,解莲尘还回头瞪了除非一眼,示意他赶紧将真正的先生弄回来。
  除非立马点了点头,借故内急,又折回了医馆二楼,走到一个无人的房间,口中轻念咒语,眨眼间,那真正的医馆老先生,就出现在了空房间里的床榻之上。
  “委屈老者了,歇息一炷香的时间,你自会安然醒来。”
  说着,除非就原地消失在了房间里。
  按道理说,修道之人,要练成除非他们这般的本事,已然绝非易事。但…咸鱼道长收的这几个徒弟里,除了解莲尘以外,其他的几人,其实都不能算是人类。
  他们都是山中灵兽的孩子,只因他们的父母皆是得道的妖仙,故此,他们生下来便已然是人形。
  后来,因为异界无脸魔尊冲破了封印,大肆捕杀妖仙以吸收其修为,来助长自己的功力。
  他们三个,就是在无脸魔尊追杀其父母之时,被咸鱼道长恰巧遇上,可惜,虽然他救下了这几个孩子,但他们的父母非常遗憾,都被无脸魔尊给抓走了…
  之后,他们就被咸鱼道长带回了道观。可惜,咸鱼道长还未来得及好好的教导他们,就被那帮同行妖道给迫害了。
  好在,最后的关头,咸鱼道长将自己的舍灵金身,给了解莲尘,并将他直接推下了悬崖。
  有他身体里的金身保护,解莲尘不会有什么大碍。
  其实,那时候咸鱼道长本可以不管解莲尘的死活,虽然身负重伤,但给他点儿时间,靠着身体里的金身,他也能全然复原。
  可是,那时的情况,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复原了。更甚的,自己与解莲尘之间,顶多只能活一个…
  所以,最后,咸鱼道长将生的希望,留给了解莲尘。
  虽然解莲尘活下来了,但那种因为自己害死了咸鱼道长的深深内疚感,一直是解莲尘不愿去回想的梦魇。
  那时,在悬崖下清醒过来的解莲尘,甚至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就赶紧爬起了身。小小的身形,在那满是荆棘的丛林里东奔西跑,不断的躲避着那些仍旧不肯死心的乌合之众的搜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