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丢死人

  最后,终于让他跑回了已经被大火烧得只剩焦炭的咸鱼道观。
  他将藏在后院井下的除非和锦官儿,以及梨音给弄了出来,然后带着他们,一路奔命。藏到了人迹罕至的大山里,过了一段非常非常艰辛的日子。
  但,也得益于这段艰辛的日子,让这几个孩子,锻炼出了异于常人的坚韧心智。
  后来,他们慢慢长大,也逐渐的修炼出了本事。
  经过再三商议,大家决定再回咸鱼道观,将其重建。只是,他们并没有再收纳前来拜道听课的火居道士,也没有收徒弟。
  甚至在道观外面布下了障眼阵法,以迷惑外人探究此处的眼光。
  不过,虽然没有收徒弟,但道观里却不请自来的进了许多山林里,想要修仙得道的一些小动物。
  也罢,它们比人类机敏,有什么危险,也能提前察觉!让他们待在道观参悟修行,也算是招了一群能够预警解闷儿的玩伴了。
  所以,道观里并没有人类在。而解莲尘在重建道观后,又开始重新在凡界走动,以完成他师父咸鱼道长交代下来的积德行善,广结善缘,修渡人间的遗愿。要不是因为有咸鱼道长这番要求,恐怕…解莲尘也不愿如此苟活多年。
  也因得时常见解莲尘去人间走动,这年纪最小的梨音,才会对凡界充满了好奇,总想跑出来去人间看看。
  是了,以妖的年纪来说,梨音正是叛逆不可束的时候。
  所以,今次她脱逃出来,解莲尘决定,也不再强行约束于她了。毕竟,一百次的说教,也比不过一次的亲身体会来得直观又有效。
  言归正传
  入夜,灯盏渐明的卧龙村,显得一派繁荣祥和。
  卧龙村最大的酒楼,今日,已经被财大气粗的百里庆律给包了下来,用以设宴款待书院里的一众教书先生们。
  酒楼的大堂,此刻已经被布置成了放置着两排单独桌椅的样式。
  桌面上,整齐摆放着上等的美味佳肴。席间酒香涌动,混合着菜肴的香味,闻着真是叫人忍不住的想要十指大动。
  但,此刻端坐于席间,包括拾秋在内的十二名教书先生,却没有一个动筷的。毕竟,大家今日愿意前来,多少也都知晓了百里庆律和拾秋的真实身份。所以,无论是看在百里庆律的身份上,还是拾秋的面子上来讲,今晚这场夜宴,大家都是得来的。
  相较于大家的严肃和拘谨,反倒是那仿佛许多天没有吃饭一样的解莲尘和除非两人,还不等那百里庆律招呼,就已经自行开始吃饮了起来。
  这幅饿死鬼投胎,又看起来没有半点儿教养的模样,别说不知直接闭眼不看了。就是坐在拾秋身边的梨音,现下都恨不得自己不认识他们,真是丢死个人了!
  “师弟,多吃点儿!这等上好的酒楼,师兄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可都还是第一次进来呢!”
  “哇,真的吗师兄,好好,那我多吃点儿,待会儿再给锦官儿带些回去!”
  “嗯嗯,可以可以。诶!?诸位先生,你们怎么不吃啊?噢,来来来,这位学生家属,多谢你的盛情款待,哎,真是失礼,贫道受伤几日,正是腹中饥饿,多少有些失态了,还请莫要见怪,宽恕则个,宽恕则个哈!”
  解莲尘的行为和他这一番话,把坐在主位上的百里庆律,简直给气得不轻。
  但又碍于面子,也不好当场发作,只得是咬紧了后槽牙,从那紧抿的薄唇间,吐出了几个字。
  “无妨!道长是为百姓受伤,这顿饭,理应吃得…”
  哟呵,百姓?听他这口气,这厮是不打算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咯?
  “好好,吃得吃得!既然东家都发话了,大家也都不要拘谨客气了嘛!来来来,都吃,都吃,别叫人家难得布置。这么多吃食,不吃多浪费呀!”
  “就是就是!大家都不是外人,人家一番好意,既然来都来了,多少…还是吃…点儿…”
  一众教书先生里,年纪最小的百树,已然是按捺不住自己嘈杂的五脏庙,硬着头皮就接下了解莲尘的话,然后又在众人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突然就没了胆量…声音也愈发细小了下去。
  仿佛,他这一番言辞,就跟叛变了书院没什么两样。
  这尴尬到几乎能将鞋底扣穿的宴会现场,真是叫人如坐针毡。
  “好了…大家也不必如此拘谨。想必,对于…对于太子和我的身份,诸位都已经知道了。”
  就在现场的气氛已经尴尬到了极点的当下,拾秋终于开口打破了这种局面。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拾秋竟然会直接挑明了他和百里庆律的身份。
  言罢,拾秋便站起了身,然后带头拱手冲着主位上的百里庆律行了一礼。
  其余的人见状,也立马跟着起身行礼。
  “参见,太子殿下。”
  一见拾秋竟然主动捅破了那层掩饰身份的窗户纸,这厮倒也没有特别意外。也好,既然他亮明了大家的身份,也省得待会儿一些话不好说得。
  “呵呵,十九弟,瞧你。不是说好了,我此次只作微服私访,不要向外透露身份么。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也就都不必如此拘束。来来来,起筷,这家酒楼,我尝着味道还不错,大家吃吃看。”
  “哎呦喂~~没想到,这位学生家属,您竟然就是当朝太子爷啊!?真是失礼失礼!”
  这眼见着气氛就要缓和下来,可那人是个好人,可偏偏就是长了一张嘴的解莲尘,非要不合时宜的插进一句话来。这整的,让百里庆律发火也不是,想顺坡下驴的原谅了解莲尘嘛,好像又心下不怎么情愿!
  弄得他好像噎了一团又烫又黏的糍粑在喉间一般,吐又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难受到了极点。
  “呵呵,道长不必如此介怀,我皇兄一向宽宏大量,断是不会跟你计较的。再者,不知者无罪,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关键时刻,还是拾秋站出来同他打了圆场。
  百里庆律闻言,先是脸色不甚上佳的睨了一眼帮腔的拾秋,然后又转头看了一眼吃得油嘴儿油嘴儿,让人觉得多看他一眼都是一种人格侮辱的解莲尘。
  真是...让人即使咽不下去,也要咽下心头的那口恶气。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