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担心

  “嗬...十九弟说得对,不知者无罪,以前,都是误会。来来来,诸位都是为我大虞做出过贡献的杰出人才,这一杯,是我替父皇敬大家的。”
  不愧是储君啊,这变脸消化情绪的速度,也算是叫人叹为观止了。
  既然人家太子都发话了,大家也都不好怠慢。于是纷纷举杯遥敬,这一杯黄汤下去,等于此前的种种,都算是一笔勾销了。
  “嗯,果真好酒!!太子殿下,果真好品味。”
  “吃饭都堵不住你那张嘴么!”
  这解莲尘,真是非要找存在感还是怎么的,明明默不作声吃他的饭就是了,硬要上来搭话。
  不过,还未等百里庆律面露不悦,不知满是嫌恶的话,就已经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不知突然间发话,倒是叫众人微微一愣。不过,细想一下,倒也明白不知为何会是如此反应。因为,解莲尘在百里庆律的观念里来说,应该算是拾秋的人。而他一再的给百里庆律找不愉快,以这厮的性格,他多半会认为这是拾秋指使他这么做的。所以,不知出言呵斥解莲尘,其实也是在警告他不要给拾秋找麻烦。
  聪明如解莲尘,他又如何会不明白不知的意思呢。但,他要是怕百里庆律找麻烦,就不会这般举动了。
  “哎呀呀,女善人,你这话讲的,我好没面子啊。”
  “你这种神棍,脸面对于你来说,不过是张皮罢了。太子不与你计较,你倒真打算蹬鼻子上脸了。”
  不知的口气听着,颇为严肃。
  “我...这...好嘛,好嘛,你长得漂亮,你说的都有道理。”
  说着,解莲尘当真就坐回了位置上,然后提筷继续吃喝了起来。
  众人见状,倒也不甚意外,毕竟,不知一向是说一不二,能动手就不会动口的主。今日这般跟解莲尘说上了两句,已经是将拔剑的手忍了又忍了。解莲尘再是不知好歹的继续掰扯,恐怕这夜宴就要杀个人助助兴了。
  不过,有一个人对于不知的这番言语,却如那燃起了星星之火的草原一般,看着不知的眼神,竟是越发炽热了起来。
  “呵呵,这都无妨的,不知先生。莲尘道长一向是快言快语,心思不坏的。本太子倒是喜欢同像道长和不知先生这样的人打交道,大家都是快言快语,省去了许多的言语弯绕。来,我再敬二位一杯!!”
  这百里庆律,倒还晓得找准时机插话。不过,这厮看着不知的眼神,却明显不是主人看客人,而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种!
  “叔叔~~梨音也想敬叔叔一杯!”
  正当百里庆律那厮的眼神,借着饮酒的动作,变得愈发肆无忌惮的对着不知上下打量之时,一个软软糯糯的声线,突然就从百里庆律的桌边响了起来。
  这厮正纳闷儿的低头一瞧,就看见了梨音冲着他露出的一副萌到让人无法自拔的表情。饶是可恶如百里庆律,也难逃每个男人都想拥有一个女儿的梦。
  他丝毫不加犹豫的躬身将梨音抱在了怀里,然后笑得一副慈爱无比的样子,伸手接过了梨音手上捧着的那杯酒。
  “呀,这是谁家的小可爱啊,还知道敬酒呢。好,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那我就喝了你这杯酒吧。”
  说着,百里庆律仰头便将梨音递给他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梨音,不得无礼。快回来师傅身边,看来,回去要好好教教你席间礼仪了。抱歉,皇兄,这是我今日刚收的一名无父无母的小孤女,我见她可怜,就打算将她收在身边,今后就在书院里跟着学生们学习。”
  见着梨音竟然不知何时的跑到了百里庆律的身边,手里还捧着一杯酒,拾秋赶紧走上前来,伸手从百里庆律的手上接过了梨音,抱在怀里说教了两句。然后赶紧向他解释清楚了梨音的来处,但他并没有说出梨音其实是解莲尘他们带来的孩子这件事,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哦?原来如此,嗨呀,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有着如此凄惨的身世。真是可怜了,不过,还好你遇上了我十九弟。诶?不如,本太子收你做我的义女呀!来,叫我一声爹爹,你将来可就是身份尊贵的公主了!”
  没想到,这百里庆律竟然会说风就是雨的认下了梨音做义女。不仅仅是拾秋感到意外,连埋头苦吃的除非,都吓得瞬间抬起了头。他连忙伸手,扒拉了一下正同眼前那只盐焗鸡,做着“斗争”的解莲尘。
  “诶诶!师兄,师兄!!这太子...要收梨音为义女诶!怎么办!?这俗话不都说,伴君如伴虎么?这厮可是将来的皇帝,梨音要是成了他的义女...”
  “哎呀,除非!你怕什么呀,梨音成了他的义女,你是怕这厮的命撑不到他登基么?我们只管顾着自己,既然梨音想见识见识这凡界人间的种种际遇,那皇宫,岂不是最好的去处。里面最是能够见识人心狡诈的地方,把咱们家这大魔头放进去,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原来,除非听见百里庆律竟然要收梨音为义女,首先担心的并不是梨音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而是担心百里庆律这厮,会被她给玩儿死。要知道,他们那道观的阵法,可不仅仅只是起个防止外人进来的作用,还有一个就是为了防止本体为四眼狸猫,天性爱玩儿的梨音偷跑出去。
  “嗯,也是。算了,我还是赶紧吃饭吧,吃了好给锦官儿带点儿回去,他在家里眼巴巴的望了我们好几天了,该是担心了。”
  “现在知道锦官儿会担心了,下次再这样,回去我就布个只有我能解开的结界,看你们还怎么跑出来。”
  “哎呀,知道了师兄,我这也是被迫出来的呀,梨音一个人偷跑了,我们总不能放任他不管呀。”
  “行了,行了。少说话,多吃饭!还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们。今次我解决的这件事,与当年杀了师父的那帮人有关。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发现了我就是当年得了师父舍灵金身的那个孩子。所以,最近道观里,要加强戒备。我担心,他们会卷土重来。”
  听见解莲尘的话,除非的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