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木巧巧

  梨音此言一出,大家都愣了愣,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四岁的女娃娃,居然会如此懂得人往上走的生存法则。
  谁都知道,纵使百里庆律是为了为难拾秋才提出的要认她为义女,可此事,却只有梨音一人当了真。
  当然,这是大家都不知晓她真实面目的情况下,在替她感到一丝丝的担忧。
  可实际上,该担忧自己前景的,是百里庆律这厮才对。他以为,不知和梨音,他带走其中任何一个,也算是擒住了拾秋的一处软肋在手里。当是出了这么多天,在这里受的这些窝囊气。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认为的这两根连是拾秋的软肋都算不上的奇女子,其实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甚至会让你疼到怀疑人生的盔甲。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铁板。
  再者,他也打算好了,今晚拾秋若是没有挑破他和自己的身份,那么,他也已经安排了人,会在适当的时机进来,假装暴露他和拾秋的身份。让这一群对拾秋忠心耿耿的教书先生,对他生出嫌隙来。可不曾想,拾秋竟然会自己捅破这层窗户纸,而他也低估了这群教书先生的心理素质。
  也是,这些人,本都是可以在朝为官的人,愿意远离朝堂,来当个天高皇帝远,自由自在的教书先生,不可谓是没有大智慧的人。
  这也是百里庆律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所得出来的结论。
  故此,你说,这样一个看起来好像孑然一身的拾秋,身边有着一群能文能武的帮手,他们的手上,算上已经结业出去的人才,以及在院的学生,这已经是一笔不容小觑的力量了。
  这些人,虽然不是朝廷的根基,却有可能是将来朝廷的栋梁!
  能撑起整个大虞的栋梁,仅是这两个字,就已经足以叫皇帝忌惮,叫眼前这大虞的储君心生恶寒了。
  所以,解莲尘先前对拾秋说的话,是完全正确的。
  拾秋认为自己是一无所有,可是,在百里庆律,甚至是他父皇的眼里,他已经积攒了一股足以动摇大虞基业的力量了。
  这样一个在每日增加实力的隐患,如何能叫那皇城里的人夜晚安睡呢。尤其是,他定然还一直记着庆阳被执意嫁去了歇逻和亲的事。
  前因后果加起来,如今,百里庆律再回去一番添油加醋的细说,想必,那皇帝老儿,很快就要按捺不住了。
  不过,眼下,梨音竟然答应了要跟着他走,这倒是意外的惊喜,原本,百里庆律都以为今日这番夜宴,怕是除了受气以外,就要一无所获了。可不曾想,这半路居然杀出来一个梨音小可爱,顿时就解了他心下的不痛快。
  看着拾秋脸上那抹难以掩饰的心痛和为难,百里庆律现下,简直脸都快笑烂了。
  “哈哈哈,好好,我的梨音小公主,今后,你就跟在本太子的身边了。义父保证,叫你吃香喝辣,穿金戴银,让全天下所有的小孩子都羡慕你!这可比你呆在这只会成天逼着你做学问的教书先生身边,要来得有趣多了!”
  看着怀里笑得天真烂漫的梨音,这百里庆律简直别提有多高兴了。反正,那不知迟早会是他的囊中之物,而眼下能先让拾秋不爽一阵,他心下觉得也是甚好的!
  而在场的人里面,真正高兴的,除却百里庆律以外,恐怕就是解莲尘和除非两人了。
  豁,这下好了。这厮以为领了个甜心小公主回去,还损了拾秋的心情。熟不知,眼下,解莲尘和除非向他投去的,已经是同情的眼神了。
  “师兄,我们打个赌好不好,要是这太子没有撑到登基,你就放我和锦官儿出来人界游玩一番怎样?”
  “好啊,我跟你赌。不过,我是赌他不能活着到京城。”
  “哇!狠还是师兄狠啊!”
  “那是自然,你瞧见梨音方才给他喝的那杯酒里,掺了什么吗?”
  “什么啊?难道...是木巧巧?”
  “对喽!”
  “嗬...那此后是有得他受了。”
  “还有一点,你感觉到刚刚在门口经过的那几个百姓的眼神了吗?依我看,他们应该不是大虞的人才对。”
  “师兄的意思是,已经有人盯上这太子了?”
  “八九不离十吧,所以,你瞧见今日这夜宴的玄机是什么了吗?”
  “玄机!?难道是指...兄弟内斗!?”
  “非也,非也,应该说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啊?我不懂...”
  “呵呵,你不懂,很正常!”
  这师兄弟俩嘀嘀咕咕,脸色精彩的一番议论。成功的引来了听力极好的不知,向他们投来的一抹警告的眼神,吓得解莲尘赶紧将除非的脑袋按进了面前的餐碗里,然后自己也伸手抓起一个啃了一半的鸡腿,假装忙碌的继续吃饭。
  啧…
  这姑奶奶,莫不是八字同解莲尘相克吧!?否则,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莲尘道长,如何会惧怕一个凡人女子呢!?
  成功的让解莲尘噤了声的不知,眼下已经向百里庆律解释清楚了自己的态度,再待在此处,也没什么意思。
  索性,这姑奶奶提着手中的长剑,冲着拾秋浅浅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就先走一步了。
  拾秋自然同意,那百里庆律虽然不想不知离开,可碍于眼下还有这么多人在,他也不好强行挽留,故此,也得是假作豁达的放任不知离去了。
  “这…梨音,既然你想跟着太子殿下回京。师傅虽然还未来得及教导你一文半字,可你好歹是称呼我一声师傅,所以,有些话,师傅还是要讲与你听的。你记着,皇宫不比这寻常百姓的人家,里面有诸多的规矩,你要谨言慎行,不可仗着太子殿下对你的喜爱,就肆意妄为。还有…”
  “哎呀,好了好了,十九弟!梨音还是个孩子呢,我看中的就是她如今的天真烂漫,可爱自然!你这条条框框,长篇大论又严肃骇人的模样,倒把我这开心果给吓着了!得得得,你放心好了,我既然认下了梨音做义女,就定然不会亏待于她!你要是不放心,你大可随时回京来看看嘛!更甚的,你明日…同我一起回京也行啊!”
  听见百里庆律话里有话的意思,拾秋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