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槐序

  他只是淡淡笑笑,然后伸手顺了顺梨音鬓边有些凌乱的发丝道。
  “嗬…皇兄言重了,我只是怕这孩子没有学过宫里的礼仪规矩,到时候冲撞了父皇…再者,眼下正是盛暑槐序之时,书院的学生们,也要进行上半学年的结业总试了,所以,之后的一段时间,书院都会非常忙碌。年年如此,导致我也没有时间回京,这事,总合还是得请皇兄替我在父皇面前美言几句,以恕我这做儿子的不孝之处。”
  见着拾秋如此谦逊的模样,纵使百里庆律知道总试结束后,就是书院要放学生槐序纳凉,回家避暑月余的日子。
  而京城来去卧龙,不过只需花上十日时间而已…
  所以,你拾秋到底忙不忙,他百里庆律心下,还是有点数的。
  不过是知晓他心下对于庆阳嫁去歇逻的事,仍旧心存芥蒂,不肯回京触景伤情,以及不想费力做表情的应付父皇,所以他也就没有点破罢了。
  “呵呵,老十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你许久不曾回京,也确实该抽个时间回去看看了。还有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比你小的庆云都已经结亲娶了两名妻妾了。你也该努努力,争取呀,今年就把这件人生大事处理了。诶?我回去就在京城的名媛圈里帮你物色几个,你放心,皇兄的眼光,一定包你满意!”
  “皇兄…这…现下书院正是…”
  “好了好了,别总拿书院说事儿。将来书院的学生都成家了,你若是都还没有成,岂不是平白惹人笑话。你在外这么多年,父皇也真是放心,任你就这么单着。得,这事儿啊,父皇不管,皇兄就替你做主了。”
  嗬…左右你这厮都想对人家拾秋的人生横插一脚进来干涉,这幅假意兮兮,伪善至极的样子,看了都让人觉得恶心。
  “我…”
  “哎哟喂,这一餐吃得,真是八辈子都没这么饱过。除非啊,你吃饱了没!?”
  拾秋明显不想再同这百里庆律周旋的表情,差点儿就要挂不住。身后就突然传来了解莲尘十分突兀的一阵撑唤声。
  “啧…嘶…”
  果真,解莲尘一番上头的操作,瞬间就让百里庆律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换作旁人,这太子稍稍脸色不对,立马就诚惶诚恐了。
  可咱是谁啊,别说你仅是个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登基的太子了,就是同那天帝见了面,天帝都要给个笑脸的金身道长解莲尘啊!
  他要怕你这纨绔太子,就不会一开始就跟你对着干了。
  “哟,怎么?太子殿下,你牙疼吗?哎呀,这牙疼可得早点儿去寻个大夫瞧瞧啊!都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太子您这身体多金贵呐,来来来,大家都别吃了,走吧走吧,咱们一起送太子殿下去医馆瞧瞧牙去。迟了…怕是不好搞噢!”
  解莲尘这一番听了叫人简直想拍手叫好的话,顿时便引来了大家的附和。虽然明眼人都知道,这解莲尘是故意这样糊弄事情曲折。但,这场难吃的夜宴,大家早就已经“吃够了”!所以,明知道解莲尘是故意要给百里庆律难堪,也是给拾秋解围。众人还是纷纷站起了身,配合着他的说辞,当真就要送这厮去医馆。
  (医馆:嗬!忒!真晦气!)
  “行了行了!!你这道士!真是叫人扫兴…罢了!本太子并未牙疼,这也夜深了,看来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吧。我另外还安排了这卧龙村最好的歌姬前来表演助兴,且做饭后消遣了。不如,大家一起移步楼上,我们换个地方闲聊。”
  啥!?这厮竟还安排了歌姬表演?
  这…还是别了吧。
  明明大家跟这太子待在一起,脚趾头都尴尬到要将鞋底扣穿了。好不容易解莲尘找到了话题由头,大家可以借由走脱,哪曾想…
  “哦!?竟然还有歌姬助兴!?如此,甚好甚好!!所谓,酒色是为炼心魔,亦是修行亦是劫。走吧走吧,贫道已经许久没有渡劫了!”
  “你!”
  “怎么?太子殿下莫非是没有准备贫道师兄弟二人的位置?哎哟,你这也忒小气了,咱们大虞,家大业大的,堂堂太子宴请宾客赏舞,竟然连两个道士都容不下,啧啧啧…说出去呀,也不怕人笑话!哎哟,除非啊,咱们还是走吧,搭着拾秋先生的面子,蹭了顿山珍海味,已然是属咱们的造化了。罢了,罢了。歌舞啥的,咱们还是别奢望了。走吧,诶?断蓝先生,你那盐焗鸡是不吃吗?那正好,快,除非,把那只鸡也包起来,给锦官儿带回去,我这小师弟,最爱吃鸡了。”
  “解莲尘!!”
  “怎么了嘛太子爷,不让赏舞,还不让人包点儿剩饭剩菜走么!?”
  “皇兄息怒,皇兄息怒!可否容我说一句?”
  眼见着这百里庆律脸上的表情就要绷不住,拾秋赶紧站出来打起了圆场。
  “哼!要不是看在老十九的面子上,本太子今日非得…”
  “好了好了,皇兄消消气,消消气。这莲尘道长,素来是江湖修行,恣意潇洒惯了。不懂咱们皇家用餐的礼节,这很正常,皇兄也莫同他计较了,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儿,气坏了皇兄的身子就不好了。另外,我们身为书院的教书先生。若是笙歌夜舞的,传出去,也是有损咱们大虞惜字阁所有教书先生的名誉。这多少会让那些学生的家人心下生出质疑来,介时,若影响了书院形象,就不好了。故此,那赏舞一事,我们就只有辜负皇兄的一番美意了。”
  “老十九,怎么你也变得跟朝中那帮大臣一样迂腐呢!?啧…真是扫兴!”
  “呵呵,皇兄,我这是身在其中,不得不为啊。既然作为书院的掌院,理应将书院的形象作为首位来考量才是,别的,就真没什么可…”
  “罢了罢了,我知道你小子的脾性,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留你们了。时候不早了,都回吧。”
  “是,多谢皇兄体谅。如此,我们就先告退了。”
  “行行行,去吧,去吧。”
  百里庆律一副恨不得赶紧送瘟神走的样子,抱着梨音转身便拂袖而去。
  这倒好,他一走,也省得大家再点头哈腰的行礼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